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23 夜枭,你就是个禽兽 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23 夜枭,你就是个禽兽 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你被人割一刀后,隔天再被人割一刀试试”她声音有些沙哑,细眉皱着,“夜枭你先出去,好不好我真的有些难受”

    夜枭一手还摁在她臀上,有些不甘心,“你对我,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睫毛颤抖了下,缓缓抬起来,看他,“你平时对纳兰也是这样横冲直撞,不管人死活”

    “”夜枭脸色僵冷,“我们的事,不要把她扯进来。”

    她讪讪一笑,“也是她看起来那么娇弱,恐怕也受不得你这样的蹂丨躏。那你还做不做做我就受着,你要不做我进去敷药”

    “做个屁”

    他没好气的吼了一声。

    受着

    和他左爱,对她来说,真的就这么难以忍受

    夜枭猛地抽身出来,白粟叶痛得闷哼一声,双腿不稳,差点滑落在地。被夜枭直接打横抱了起来。

    她白皙的大腿上,滑下来的点滴血迹,让他眉心突突直跳。明明就想看她受折磨,可是,现在看她流点儿血,却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白粟叶是真的疼。也没有挣扎,只任他抱了自己回房间去。

    他打开灯,在她床头胡乱的翻着。

    “你找什么”

    “那晚买的药呢”

    白粟叶微微一怔,睁开眼看着他,“你说那药,是你那晚临时去买的”

    夜枭翻东西的动作一顿,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因为心急,竟然说错了话。

    薄唇,绷紧了些。

    一会儿后,侧目,嘲弄的看着她,“怎么以为我特别买给你的”

    “”白粟叶的心,又沉下去一些。自作多情的事,会显得很可笑。她把自己埋进枕头里,有气无力的道:“你不用找了,药我搁在家里忘了带还有”

    她顿了顿,从枕头间又抬起头来。

    “你以后可不可以把技术练好了再和我做这么糟糕的技术,真让我同情忍了你这么久的纳兰。”

    夜枭脸色冷沉下去,咬牙切齿,“白粟叶,你简直是找死”

    以前,没发觉这女人这张嘴有这么可恨。

    白粟叶没再搭理他。

    砰一声,门被甩上,出去了。

    她趴在枕头间,眼泪不自觉地从眼眶滚出来,打湿了枕巾。

    本想去洗个澡,可是,动了一下身体,便觉得疼得厉害。她索性就趴在那,一动不动了。

    本以为自己会这样一睡睡到天亮,可是,三十分钟后,门又被拧开了。

    她只听脚步声,就知道是夜枭回来了。她有些怕他又兽性大发,折腾她,索性闭着眼窝在枕头里装睡。

    还好,他并没有开灯,黑暗是她的伪装,让他不至于轻而易举就把她看穿。

    “睡着了”夜枭站到她床边,试探的问了一声。

    她不回答。总不能她睡着的时候,他还来强迫她。

    正这么想,下一瞬,身上的被子被蓦地掀开。

    凉意袭来,她眉头浅浅蹙了蹙,还没等回过神来,继而,身侧的位置蓦地下陷。男人如火般的身躯贴过来,靠近她。

    她佯装不安的侧了侧身,防备性的用背对着他。这男人到底要干什么

    身后,能感觉到窸窣声。她始终不敢睁眼,但还是明显感觉到男人的手,从她凌乱的裙子下探进去。

    “夜枭”忍无可忍,她哼出一声,把他的手给拦住。

    她转过身,看着他。

    房间里由黑暗笼罩着,可是,她被眼泪冲刷过的眼睛在黑暗里,更是透亮。这会儿,那双眼里,带着几分抵触和惶恐。

    夜枭看得清清楚楚,胸口憋闷。没想到,现在的白粟叶还会有惶恐怎么她把自己当洪水猛兽了

    “把手拿开”他冷酷的命令。

    “我知道你想折磨我。”她疼得连说话都没什么力气,“不过如果你真是急不可耐,为什么不去找纳”

    兰字还没说出口,已经被夜枭咬着牙,冷厉着俊颜,打断,“在我第三次强丨奸你之前,你最好选择乖乖闭嘴”

    “”

    “拿开”

    白粟叶咬着唇,手执拗的扣着他的手腕,不肯松。他皱眉,像是不剩半点耐心,撇开她的手。

    她呼吸微重了些,闭上眼,本以为又是钻心的痛在等着自己。

    可是

    下一秒,席卷而来的竟然是清凉感

    他的指尖上,有沁凉的药膏,在她伤口上轻轻按摩着,打着转。力道并不是很温柔,动作有些笨拙。

    可是

    却让她觉得很舒服。

    这

    所以

    她是误会他了

    唔~~

    一种让她觉得羞耻,又觉得难耐的快丨慰感让她差点哼出声,她死死咬着唇,不准自己那样丢脸,却能感觉到身侧的男人,身上越发的滚烫,呼吸也越来越重

    “想要了”夜枭开口,嗓音沙哑得让人心惊肉跳。

    “谁想要”白粟叶深吸口气,倔强的咬了咬下唇,“想要的是你吧”

    “”夜枭没有否认,像燃着火的眸子,灼热的盯着她。那眼神,像是恨不能将她完完整整的吞噬了一样。即使是在黑暗里,白粟叶也感受得分明。明明是寒凉的天,可是,莫名的觉得浑身热烫,小巧的鼻端都浮出一层薄薄的香汗来。

    “夜枭,行了”终于,忍无可忍,她身子往后缩了下,避开他的手。娇喘一声,嗓音有些打颤,“不疼了”

    夜枭倒是也没有再缠她。

    白粟叶本还想问问他这药是哪里来的,可他却已经断然的翻身从被子里出来了。

    下床,将药膏扔在床头,“既然不疼了,就早点休息。这药,按时上。”

    说罢,毫不留恋的出了房间。

    头都没有回。

    白粟叶怔忡的探头从被子里看着他,直到门完全关上了,她才落寞的抽开视线去。

    他走得那么干脆,一丝留恋都没有,好似刚刚他替她上药的画面,都是她的错觉一般。

    她抱着被子缓缓坐起身,拧开床头的灯。药膏躺在床头柜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