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29 我是想对你做点什么!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29 我是想对你做点什么!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她当然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可是,听夜枭这语气,似乎他也清楚。

    所以

    之前她想吻他的心思,难不成,都写在了脸上

    “我什么时候盯着你了我没有盯着你,也没有想对你做什么,你少自作多情。反倒是你现在这样更像是要对我做什么的样子”

    原本声音还不轻不重,可是,说到最后,对上他的眼神,她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了

    后面几个字,她像是连自己都听不到了。

    只听得夜枭的声音传入耳里,“你的感觉没出错,我就是想要对你做什么”

    他嗓音,在夜里听起来,非常的性感。每一个字,都像鼓点一样,一下一下叩击着她的耳膜,直直的渗入她心底去。

    安静的氛围下,白粟叶能听到自己砰砰砰完全乱了节拍的心跳声。

    明明很害怕和他发生什么事,毕竟前两次的经历,都让她心有余悸。可是,心弦的颤动,却又那么分明。

    她在期盼什么

    她都不敢去深想

    思绪混乱的时候,夜枭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那气息喷洒过来,甚至还没有碰上她,她已经觉得一颗心快要从唇间跳跃出来。脑海里一片混沌,思绪不轻。

    就在他的唇,真的要碰上来的时候,隔壁的门,咔哒一声响起。

    隔壁的奶奶这会儿正要出门扔垃圾,看到她,也同时看到了正抱着她的夜枭。白粟叶脸上划过几丝不自在,推开了夜枭,自己往后退了一步,和他保持距离。

    奶奶笑容满面的看着他们,“白小姐,这么晚还没睡”

    “啊嗯。”她觉得很尴尬。一旁的夜枭,却始终还是寒凉着脸,白粟叶真担心他会吓到老人家。

    “男朋友哦以前都没见过。很帅很酷嘛。个子可真高哦~”老奶奶面色慈祥。

    “啊”白粟叶因为老人家的男朋友三个字,而愣了愣。回过神来,摇头解释,“不是,他只是我一个普通朋唔~~”

    话还没来不及说完,唇,蓦地被含住了。没出口的那个友字,被男人的吻直接吞噬掉,咽下腹中去。

    “唔~夜枭”她推他宽厚的肩膀,让自己尽量清醒些,不沉溺在这个吻里。

    要知道,现在还有一位老人家在看着。

    可夜枭却是不管不顾。原本,旁人什么样的目光,对他来说,就丝毫不重要。

    老奶奶看到他们缠吻在一起的画面,笑意更深,摇着头感叹:“年轻可真是好啊”

    她说着,提着东西转身下楼去了。

    这一楼是有四户,夜枭就这么在楼道上吻自己,白粟叶怕被邻居们看到,心思根本不在这个吻上。她推了他两下,他岿然不动,她懊恼,只得张唇咬他。

    吃了痛,夜枭这才退后一些,眼神定定的盯着她,却变得更具侵略性,就像一头原野上的雄狮。

    “咬我”他拇指从下唇上摸过去,能感受到那儿都是她的气息,他气息低沉,眼神灼灼的逼迫着她,“你敢说,刚刚在包间里,你不是想这么对我”

    “夜枭,你还是一样自大。”

    “可你比以前可恨得多”他说罢,又将她重新搂了过去。俯身,不由分说重新吻住了她的唇。原本他想要粗暴的逼她就范这个可恨的女人,他对她再如何粗暴,如何不懂得怜香惜玉,也算是她活该她什么时候值得被温柔对待

    明明是这样想,可是,唇齿间尝到那抹香甜的味道时,力道一下子莫名的缓下来许多。

    突然间,想巨细无遗的尝遍她的味道

    尝遍,这十年间,都没有尝过的味道

    白粟叶本还在抗争他的粗暴。可是,下一瞬,他突然温柔起来,叫她心一颤,所有的抵抗一瞬间都不争气的丢盔卸甲。有些人,似乎从不懂得什么是温柔,可是,一旦温柔起来的时候,却叫人根本无法招架。

    那湿软润滑的唇舌触感,让她只觉得浑身酥软,双腿无力。她只觉得像是沉溺在大海中无助的浮木,无意识的攀住他的脖子。

    她这样一个小小的举动,让夜枭呼吸一下子更重了,彼此的吻也越发激烈起来,好似**。

    白粟叶莫名的觉得鼻尖泛酸。这样的吻,是阔别多久了十年重逢后,他们不是没有接过吻,他甚至讥讽她技术差,可是,那种吻和此时此刻意义又是截然不同的。

    那些吻,粗暴无礼,是惩罚,是发泄,却不似现在这样

    夜枭一向理智,可是,遇上这个女人,什么理智,什么克制力,统统见了鬼他重喘着,吻着她,将她压在门上,又继续吻

    白粟叶被吻得迷迷糊糊的,眼眶迷离湿润,但还是抓着一丝理智,喘息着:“夜枭钥匙”

    夜枭摸了钥匙,插到门孔里。试了好几次,才把钥匙试对,开门的时候,他的唇甚至一刻都没有从她唇上离开过。直到门开了,他率先进去,把她拽进去后带上门,将她压在里面,继续重重的吻,吮

    他们俩,只是吻。

    这个吻,像是要把这过去他缺失了十年的吻都一次性要回来。吻到彼此心醉,吻到身体绷得胀痛,都始终没有分离。

    白粟叶已经站不住了,双手攀住他撑在自己身侧的双手才得以站稳。她甚至觉得,这个吻,好像要吻到地老天荒去。

    直到

    被他吻得唇瓣红肿,有些破了皮,夜枭的唇才从她唇上离开。他深邃的眸子里,迸射着危险的暗光,却始终还专注的停留在她的唇上。

    好像,这样还不够

    白粟叶咬了咬充血的下唇,只觉得那儿麻麻的,有些疼。她手指盖在唇上,“你退后一点。”

    声音,都隐隐有些发颤。

    夜枭觉得这女人应该是给自己下了催丨情药。否则,刚刚对那五个女人一点性趣都没有的他怎么可能像个野兽一样,见到她就想发丨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