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33 白粟叶,你还是干净的吗?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33 白粟叶,你还是干净的吗?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另一边。

    唐宋顾根本就不上吃饭,一直在偷偷拍照。

    “怎么了”女伴好奇的往他拍照的方向看了又看,“为什么一直拍他们”

    “你不懂,宝贝,好好吃你的。”

    唐宋心不在焉的哄了女人,拨了串号码出去。

    等了一会儿,那边的人接了,“有事”

    “夜枭,我现在正在悦城吃饭。”

    夜枭这会儿已经回了家,和纳兰正在用晚餐,听到唐宋的声音,没什么情绪起伏,“我没有想要知道。”

    “你真无情。不过,我觉得我接下来的话,你一定很有兴趣。”

    夜枭一个字都懒得回给他,让他自己自言自语。

    “你知道我刚在这家餐厅,遇见谁了吗你们家,不,现在是别人家的粟粟了。”

    夜枭在那边用餐的动作微微一顿。还是没有说话,只等着唐宋继续说下去。

    “她呐,现在正在和一个男人约会。对方看起来条件还不错,哦,还送了她一束花。两个人这么坐一起,看起来还真的挺养眼的。要我说,我觉得她挑男人的眼光还不错。”

    夜枭在那边呼吸重了许多,没有再听下去,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重重的往桌上一扔。

    唐宋自说自话了半天,回应他的只剩下嘟嘟声,他啧了一声,“太没耐心了。照片我还没发呢”

    纳兰正在喝汤,他把手机扔在桌上,发出重重的一声响时,她被惊了下,手里的汤勺差点没拿稳。

    悄然看了眼他的神情,心底那根弦也跟着绷紧了。一旁伺候的一干佣人,包括阿青在内,也都下意识秉住了呼吸。

    整个餐厅的气氛,僵凝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他的手机,又短促的震动了好几下。

    他拿过去,随意的看了眼。是唐宋发过来的照片。

    每一张照片,都让他神色阴郁几分,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夜枭拿了手机,翻到电话薄,将那串只看了一遍就莫名其妙记得清清楚楚的号码翻了出来。要拨出去,可是,最终也没有动手,只是将手机再次扔得远远的。

    手机在桌上滑出去很远,纳兰怕手机跌到地上去,便顺手给他把手机接住了。也就是这会儿,一眼就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的名字。

    白粟叶。

    原来又是因为她

    胸口,揪着疼。

    “夜枭。”好一会儿后,终于轻轻开口。

    “嗯”

    “心情不好吗”

    “没有。”说着没有,可是,面上紧绷的线条,却彰显着所有的情绪。

    “那你还记得再过两天,是什么日子吗”纳兰笑望着他,笑容明朗。

    夜枭只需稍稍想了一下,便明白了。

    “你19岁生日。”

    纳兰觉得自己很满足。他还记得自己的生日,刚刚揪疼的感觉又散去了许多。她有些迟疑,带着试探的问:“那这两天你会有空吗我一直想去海边度度假,如果你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以前的夜枭,是不会拒绝她的。

    可是,这次,却是:“再说。”

    两个字,显得干脆又冷漠。

    她只觉得一颗心,又沉了沉。他虽然告诉她,白粟叶只是仇人,可是就是这个仇人出现之后,他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为了投其所好,云钏原本还想邀她去看夜间画展,但是,白粟叶以忙了一天有些累为理由拒绝了。

    “那我送你回去。”还好,云钏也不会逼得太紧。

    “不用了,我自己有开车过来。”

    “那好吧,你总应该让我送你上车。”

    白粟叶颔首,没有再拒绝。抱着花,出了餐厅。

    出餐厅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车童将钥匙送过来,她坐上驾驶座,和云钏挥挥手,正要驱车离去。

    “诶,等我一下。”

    唐宋的声音,突然而至,还没等回过神来,副驾驶座的门被打开。唐宋笑嘻嘻的把之前那束玫瑰抱在怀里,人已经自来熟的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白粟叶诧异的看着他,“怎么”

    “搭个顺风车,不介意吧这里这个时间很难叫车。”

    “你的车呢”

    “送人了。刚那妞,她喜欢,就送她当分手礼物了。”

    白粟叶失笑,把车发动,“没想到十年不见,你还和以前一模一样。”

    唐宋把安全带扣上,笑了笑,“我看你和十年前就大不一样了。”

    “怎么”

    “越来越漂亮了。”唐宋打量她,痞痞的,坏坏的,不过,就是让人讨厌不起来,“身材比以前好了太多。”

    “我是不是要谢谢大天才夸奖”白粟叶拨了下肩上的长发,像是习惯了他这副样子,应对自如。

    “所以,也就难怪夜枭要来找我问怎么才能提高床上技巧了。”

    白粟叶听到他这句话,差点把刹车当油门踩下去。红灯的时候,她险险的把车停下,“你乱贫的这个老毛病,怎么还没改”

    “乱贫是不是乱贫,他夜枭最清楚了。”他一向是口没遮拦,什么话都敢说,“昨天他才给我打电话,问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对他有性趣来着。”

    白粟叶脸上发烧。

    她知道夜枭和唐宋的关系,什么话都能说。

    但是

    没想到他们男人之间,居然会讨论这种问题。

    而且,那天她控诉夜枭技术差,看来,他是真放在了心上。

    “你知道,后来我教他怎么做吗”

    “”白粟叶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不过,还真有些好奇。

    “我给他去点了五个超级销丨魂的美妞,让她们教他。不过,这家伙,真是没救了。不学也就算了,居然就因为一女孩子摸了他那儿,他给人家手直接掰折了。你说他是不是太残暴了”

    白粟叶听着,终于接了他的话,“你说的该不会是昨晚给他点的吧”

    “那不就是昨晚。”

    原来如此。

    “所以最后,他什么都没学会”

    “学会个屁我才上个洗手间呢,一回去,人家四五个女孩子,都给他吓得缩角落去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