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39 陪她一整夜 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39 陪她一整夜 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白粟叶只觉得自己像是一团棉花一样,浑身都绵软无力。她感觉自己被抱起来,吞了药。那人似乎是夜枭。

    可是,是做梦,还是真实的,此刻的她实在没有太多精神去探究了。

    等她吃完药,躺回去,夜枭并没有离开,只是拉了张椅子远远的坐在一旁看着。

    她闭着眼躺在那,看起来很安宁,整个人就似一朵在雨中浇淋的百合,没有了往日的生气,却多了几分楚楚动人。

    楚楚动人?

    夜枭嘲弄的撇了下唇,目光自她脸上移开,投到外面黑沉沉的夜色里去。

    这种楚楚动人,就是毒药。

    害死了他那么多兄弟,害得他这十年都始终寝食难安。

    他必须不断的提醒自己,让自己不至于再迷恋上这剂毒药。

    …………………………

    时间,缓缓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白粟叶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亮了。就像是刚被重车碾过一样,她只觉得浑身都疼得厉害。被子底下的身体,更是被昨晚流的汗给浸透了。

    好难受。

    她喘口气,想撑着身子起身。一偏头,旁边的画面,让她愣住。

    夜枭……

    他正坐在椅子里,修长笔直的双腿分开,两手交叉搁置在大腿上,身子微微往后靠,闭着眼睡着了。即使是以这样不舒服的姿势,在这种狭小的椅子里睡着,他身形依旧端得笔直,气质不减。

    只是,他睡着的时候浓浓的剑眉依旧紧紧蹙着,立体冷酷的五官间那抹凌人的气势都不曾敛去一些些。

    这人,侵略性太强。连睡觉,都不曾放下防备。

    这种日子……大约也是过得很辛苦吧……

    这么一想,她心里不自觉多了几分心疼。

    她躺在床上歪头看着他,竟不知不觉看得出了神。阳光轻轻的从外面投射过来,打在他身上,她恍惚的希望时光可以就此停在这儿……

    这个人,也只有这种时候,她才敢这样放肆的多看几眼吧。

    不知道看了多久,直到他突然睁开眼来,她才回过神。毫无征兆,所以避无可避,四目就这样对上,彼此皆怔。

    他的眼神,蓦地幽深许多。情绪却是辩不分明。

    “你醒了?”好一会儿,白粟叶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感冒的缘故,声音有些沙哑。眼神已经从他身上移开去,莫名心虚。

    夜枭定定的看着她良久,看得她有些不自在的握紧身上的被子,他才撤开目光去。但也什么都没说,只抬手疲倦的揉了揉眉心。

    她掀开被子,虚弱的坐起身。继续找着话题,“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去洗个脸。”夜枭根本没答她的话,起身,径自就去了洗手间。不出一会儿,他又从洗手间里出来了,整个人看起来清醒了许多。

    白粟叶已经从床上起来了,正抱着睡衣,靠在洗手间的墙上等着他出来。

    所以,夜枭一出来就见到了她。

    “干什么?”

    他瞄了眼她手里抱着的睡衣。

    “我身上黏糊糊的,所以洗个澡。”

    “昨晚还发烧,现在洗什么澡?”他语气不是很好。

    “你昨晚就过来了?”白粟叶抓住的重点却是他前面那句。他眼里还有很明显的红血丝。看样子,昨晚就这么在椅子上坐了一整夜。是在照顾自己?她隐隐记得是他在,那时候只以为是自己在做梦……

    夜枭被她一双直接的眼,看得反倒不自在起来。没回答,算是默认了。

    白粟叶心情莫名的好了一些,“那你怎么进我家的?我印象里,好像我没起身去开门。而且,你今天不是应该还在出差吗,怎么就回来了?”

    只是,提到后面那个问题,眼神又暗了暗。他不是带着纳兰出去度假了吗?

    “你感冒全好了,问题这么多?”她这些问题,夜枭一个也不想回答。凉着脸,抬手在她额头上又试了一下温度。刚刚洗过手,他掌心凉凉的,盖在她脑门上,她觉得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烧应该已经退了。”她轻语。和他离得很近,她还是觉得有些热。

    “嗯。”他把手收回去。

    “那……我先去洗澡了。”

    夜枭到底也还是没有阻止她,放任她进了浴室。

    …………………………

    白粟叶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已经没有他的身影了。拉开门,走出去,环顾了一圈,厅里也没有他在。

    走了……

    看着那空荡荡的屋子,心里莫名有几分怅然。

    也许,人在生病的时候,总害怕独身一人吧,会有种说不出的孤单感。

    她不愿意再多想。走就走了吧。这十年,她也都是一个人过来的,早就习惯了如此,不是吗?

    吁口气,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拿电吹风吹着头发。电视机里,在播着不知道什么节目,她心不在焉的看着。

    就在头发吹到半干的时候,门‘咔哒’一声,从外面拧开了。原本以为已经走了的夜枭,却折返了回来。她愣了一瞬,把电吹风关上,“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

    “配的。”

    “什么时候?”

    “上次。”

    “……”白粟叶有些无语。这人手脚可真快。不过,“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夜枭看了她一眼,“把头发吹干来吃早餐。”

    所以……

    刚刚他不是离开了,而是下楼去买早餐了?

    垂首看着他提在手里的塑料袋,她心里有细微的悸动。好一会儿,只低低的‘哦’了一声。

    吹完头发,穿着睡衣到餐厅的时候,夜枭正在将清淡的白粥倒进碗里。她看着那背影,只觉得心里五味陈杂。他那么恨自己,却在她生病的时候照顾她,他又是什么心思?

    “我来吧。”白粟叶走过去,把粥接过去。夜枭淡淡的看她一眼,没说什么,随她去。她刚洗完澡,很清爽,离得很近,身上透着一股青柠的香味。只是,显然还没有完全痊愈,她小脸看起来有些苍白没有血色。

    她拿了两个碗盛着,两个人一人一碗面对面喝粥。

    一直无话。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