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43 重新回到他怀里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43 重新回到他怀里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夜枭拉着她,走得很快。一出来,就见虞安远远的就站在会场外等着了。见到他们俩出来,虞安满脸惊讶。

    “先生。”

    “钥匙给我。”夜枭只有简单的四个字,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

    见他脸色如此阴沉,虞安不敢说什么,只把钥匙交给他。他扯着白粟叶朝那防弹车走去。

    “夜枭,你等一下,我不要跟你上车!”她还希望他能保持一分冷静。

    可是,这是妄想!

    “我说要上你的时候,你只有打开两条腿等着的权利,什么时候还由得你拒绝了?”夜枭每一个字都很无情,就像是真的只是把她当没有心的玩物。

    他完全没有压低声音,旁边的手下全听了去。白粟叶倍觉气恼。下一瞬,人已经像是麻布袋一样被推进了车里。她扭着身,想要跳下车,夜枭冷冷的看她一眼:“你敢下车,我也不介意陪你这儿玩一把车丨震,你可以自己选。”

    “……”

    白粟叶不再乱动。夜枭一向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她缩回去。

    夜枭没让手底下的人跟着,车,一路往外狂飙。白粟叶默默的把安全带系上,不发一语。

    车厢里,特别的压抑,压抑得叫人喘不过气。她知道,今晚她到底还是逃不掉了。夜枭不会放过她。

    夜枭是等不及想要教训她,或者说,想要她。无论是因为怒气,还是因为身体忍耐到了极限的**,他甚至等不及把车开回去,直接找了个最近的酒店,就把车停了。

    …………………………

    宴会会场。

    灯光重新亮起,音乐声流转在场内。

    纳兰和云钏环顾一圈时,却已经找不到人。云钏一头雾水,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想着会不会是她去了洗手间。

    可是,纳兰没找到夜枭,心却是猛地沉了沉。

    一转头,更是不见白粟叶的踪影,她一步不停,拎着裙摆快步往外走去。

    会场外。

    虞安他们还在候着。远远的见纳兰急匆匆的过来,他已经从车上下来,往前迈了一步。

    “纳兰小姐。”

    “夜枭人呢?”纳兰问。

    “先生已经开车走了。”

    “是和她一起吗?和白粟叶一起!”

    虞安沉默一瞬,最终,点了点头。纳兰鼻尖一酸,眼泪一下子就从眼眶里落了下来。她觉得自己就像个被抛弃的娃娃,夜枭根本不在乎她。她总是自己骗自己,一再忠告自己他其实就是这样的性子,对谁都一样,可是,那是在白粟叶没有出现之前。

    她出现后,一切就都变了!

    “纳兰小姐,上车吧,一会儿大家就都出来了。”虞安拉开车门,怜惜的看她一眼。她毕竟还只有18岁,说起来还是个孩子。

    纳兰知道自己失态了。可是,情绪偏偏又无法克制。她上了车,坐在车上,脑海里全是夜枭和白粟叶在一起的画面,他们现在在干什么?现在她回去,是不是正好能撞见他们上床?

    想到那些画面,她捏着裙摆的手,握紧了。紧到裙子上浮出一层层皱来。

    …………………………

    白粟叶看着面前的酒店,她其实很庆幸,庆幸他没有回那间还有纳兰的屋子里。

    既然不能拒绝,那便安然承受。她套着他的外套从车上下来,夜枭已经,拿了总统套间的房卡。

    全程,他都阴沉着一张脸,走到哪儿,哪儿都像是风暴中心。原本还有几个客人想同他们一并上电梯,可是,待瞧见夜枭的脸色后,皆是尴尬的笑笑,退了出来,和白粟叶道:“我们等下一班。”

    白粟叶叹口气,点点头,把电梯门缓缓合上。

    这男人,脸色真的很吓人,怕是连神鬼看着都要退避三舍。

    电梯狭窄的空间里,气氛说不出的压抑,几乎叫人喘不过气。

    所以,这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起时,显得特别的刺耳。她将手机从小巧的手包里掏出来时,屏幕上闪烁的‘云钏’二字,让她愣了愣,想着夜枭在身边,最终也没有按下接听键。他若是不讲理胡搅蛮缠起来,情况会变得很复杂。

    铃声,没有再响起。

    她正要把手机重新收回手包里,下一瞬,手腕已经被夜枭忽的扣住。他一个用力,她整个人栽到他胸口上。男人一手箍着她的腰,一手已经从她裙底下不客气的探进去。

    “为什么不接电话?心虚?”

    “这里是公共场合。”白粟叶提醒他,顺手把手机收进身上那件西服的口袋后,手压着他乱来的手,“夜枭,请你尊重一下我。”

    “尊重?”夜枭眼神里多了几缕幽暗,像是她说了一句特别可笑的话,“十年前,把我玩弄在鼓掌中,把我捧给你的心毫不怜惜的踩得稀烂的时候,你可有想过要尊重一下我?”

    白粟叶顿时百口莫辩。

    过去的错误,一旦压过来,她在他面前便永远矮上一截,永远无法理直气壮。

    夜枭恨透了她这样的不吭声,他直接将她堵在电梯壁上,愤恨的撕咬着她的脖子,锁骨,再往下……

    “唔,夜枭……别这样……”

    白粟叶闷哼出声,想推开他,可是,他蛮横起来,她那些力气根本无济于事。

    “痛吗?嗯?”他又一路吮上去,咬住她的耳廓,呼吸粗重,眼神幽暗,“白粟叶,告诉我,痛不痛。”

    白粟叶不是个怕疼的人,战场上,训练中,她受过多少伤?可是,直到现在,她才觉悟,一旦这些疼痛是夜枭赐予自己的,原来再轻的疼痛,都会被放大千百万倍……

    可想而知……

    当初,他在自己这儿受的背叛和伤害,又是如何的难以忍受。

    她喘息着,手指捏着他衬衫的腰间部位,抬起头,眼有暗潮的看着他,“这些痛,是不是不及我当初伤你的分毫?”

    夜枭听到她这样问,只觉得她这话是有意的炫耀和讽刺。眉心一紧,恨意似熊熊烈火往胸口外窜。

    “如果你觉得这样对我,能让你好受一点,夜枭,你想如何折磨我,就来吧……”

    “你要有这样的觉悟,就最好不过。今晚你就算哭着求我,我也绝不会饶过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