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45 重新回到他怀里 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45 重新回到他怀里 5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唐宋被一个电话从被子里挖起来的时候,简直要暴走。

    等开着车,晃到自己的医院大楼的急诊室时,小护士早已经被夜枭吓得哭哭啼啼。见到唐宋,简直像是见到了救世主一样。

    “院长,你总算是来了,再不来,这医院只怕都要被拆了。”

    “别怕,有我罩着你们呢。你,跟我进去搭把手。”他随便指了个护士。

    小护士摇头,往后缩了一下,“我怕。”

    “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唐宋一把就把那小护士从人后方给拖了出来,“他板着个脸虽然挺吓人的,不过,也吃不了你。”

    ……………………

    唐宋进急诊室,一看夜枭那副样子,别说是小护士,连自己都吓一跳。

    身上没穿衣服就算了,碎玻璃渣滓还留在皮肤上,这会儿也还流着血。额头上血更多,从眼角一路流下来,配上那张好看又冷酷的脸,简直就是活脱脱电影里妖邪的吸血鬼。

    “大哥,你大晚上的跑我这儿吓人,你至于吗?坐吧,让我看看你的伤,至于让你急成这副德行,脚上连鞋都不穿。”唐宋说着摆弄了下他的脸,夜枭将他的手一把拍开。

    “不是我,是她。”

    “她?”

    小护士连忙把一旁的帘子撩起来,“院长,她后脑勺受伤了。”

    唐宋走过去,就见白粟叶正趴着躺在床上,身上是浴袍,眼轻轻闭着,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

    唐宋看看她,再回头看了眼夜枭,上下打量他,一脸鄙视的‘啧’了一声,“你禽兽啊?做个爱,直接把人脑袋都做成这样儿了?”

    夜枭一记冷眼扫过去。

    一旁,小护士脸爆红,再看床上趴着的女人,满眼同情。

    啧啧,这夜枭先生,果然是和外表看着的一样,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我说你……”

    “你闭嘴,先处理伤口!”夜枭没心情听他任何说教。

    “行行行,先处理她的伤口。”护士已经把药都取过来了,唐宋边换白袍,戴手套,边看了旁边的夜枭一眼。

    只见他一直就坐在床边上,沉目看着床上的女人。深沉的眸子深邃幽远,看不穿他到底在想什么。

    “你也去外面让人给你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和COS吸血鬼似的,大半夜看着渗人。”唐宋道。

    “小伤。”

    “她也是小伤,你用不着这么紧张。”

    “……”夜枭抿紧唇,没说话,但始终也没动。唐宋知道是劝不动他的,回身去给白粟叶处理伤口。检查伤口,从她后脑勺,一直到她脖子上。他手指才撩开她身上的浴袍后领,幽幽的一声就飘了过来,“你再往下看,当心自己的眼睛。”

    “靠!”唐宋低咒一声,“你个变态!她脖子上和肩膀上都割伤了,难道不处理吗?”

    “别管他……”白粟叶半昏半醒的,自己动手,把浴袍领口给拉了下来,露出双肩来。肌肤,雪白如凝脂,可是,上面却分布着某人留下的齿痕和吻痕。

    “果然是个大变态,你怎么下得去手……不,是口啊!”

    那斑驳的肌肤,看着确实是触目惊心。对于唐宋的鄙视,夜枭无话可说。他沉步过去,将趴着的她半抱在自己胸口。一手,小心翼翼的将她长长的卷发撩到另一边肩头,一手扶着她的腰。掀目,警告的看了唐宋一眼,“敢乱看,挖了你的眼泡酒。”

    “这么美好的东西,就摆在我面前,我却不能看,你知道是多大的折磨吗?”

    “闭嘴。”夜枭狠狠瞪他一眼。

    唐宋知道白粟叶不能调戏,至少,不能当着夜枭的面调戏。尽管现在他恨她,但她也依然是他的底线,他不可能去招惹。开玩笑都不行。

    “剪刀给我。”他转头和护士说。

    夜枭拧着眉,“要剪头发?”

    “嗯,要缝针,剪一小撮,应该也看不出来。”

    “缝针后,以后还能长出来吗?”

    “没问题的。”唐宋瞥了夜枭一眼,“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就剪个头发而已。以前也没觉得你这么龟毛。”

    “干你的活!”夜枭抿紧唇,不说话了。

    白粟叶下颔枕在他肩膀上,只觉得有些凉。她身子抖了一下,就被夜枭给牢牢抱紧了。

    一会儿,只听得护士跑进来,“院长,那个……”

    “那个什么?别吞吞吐吐的。”

    “……这里没麻药了。仓库的钥匙又在胡医生手上,他现在人在外地,得明天一早才能回。”

    “你们这什么不入流的医院?”夜枭有些火大。

    “谁知道你会半夜把人家折磨成这样?你要早说,我还不早把麻药给你备在这儿了?”

    “你少给我贫,赶紧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要么你换个医院,要么就不打麻药呗。”

    “滚蛋!”夜枭几乎是想也没想,就准备把她抱起来。白粟叶手指扣在他臂膀上,“夜枭,别动了……我头晕得厉害……”

    “你别折腾了,再换个医院都十多公里远。还不缝,伤口再一感染发炎,更难受。”

    “缝吧。”白粟叶眉心皱着,咬着银牙,“这点痛,我还受得住……”

    “行啊,巾帼英雄,果然不是吹的。夜枭,你别小看人家。”

    夜枭一张脸绷得紧得不能再紧。‘巾帼英雄’这称号,就是十年前给他重创后才得来的,如今听在耳里,特别讽刺。

    ………………

    唐宋拿了酒精给她擦了伤口,而后,缝针。

    她痛得冷汗直落,将下唇咬出血来,都隐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这女人!

    “痛就喊,没有人会取笑你。”

    “有些痛,既然是必须要承受的,又何必喊出来?喊了也不会减轻痛楚……”

    夜枭神色深遂了些,凝目看着她。

    所以……

    刚刚在床上,她也绝不求饶?

    倔得可恨!

    “你轻点!”他没好气的瞪了眼唐宋。

    唐宋冤枉得要死,“我够轻的了。再说,被缝针的人都没叫痛,你反倒是沉不住气。”

    夜枭最终没再说什么。看着怀里的女人,看着她抖得厉害的睫毛,心里又闷又疼。

    【求月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