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46 相拥而眠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46 相拥而眠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抬手,给她擦掉额头的冷汗,立刻又有一层冷汗渗了出来。

    “还受得住吗?”他低声问,声音有些哑。

    她重重的吸口气,良久,才叹出一个‘嗯’字。他的手,无意识的在她后背上轻轻抚着,像是这样能减轻她的痛楚。

    白粟叶虽然闭着眼,可是,他这样安抚的小动作,她却还是清晰的感受到了。原本苦涩难言的心,这会儿又莫名的被丝丝缕缕的暖意冲刷过来,软了许多……

    这个男人啊……

    轻而易举的掌握了她所有的情绪。上一刻,可以将她踩入地狱,下一刻,又能把她带上天堂……

    这样悲喜交加,冷热交替的情绪,来回冲撞着,让她鼻尖泛酸,喉咙里堵得难受。

    她只觉得自己所有的倔强和骄傲,要被他击溃。心下,下一子脆弱了许多,她俯首下去,张嘴一下子就咬住了他的肩头。夜枭身形一震,感觉到肩上有抹凉意传来,他竟是不敢去看那是她流的汗水,还是……

    眼泪……

    这个倔强又刚强还心狠的女人,真的流得出泪来吗?

    ……………………

    唐宋看着他们两个,只觉得氛围变得有些压抑。他没有再乱贫,只是沉沉的叹气,摇头,继而专注的处理伤口。

    …………………………

    半个小时后。

    她身上所有的伤口都处理完毕,他手法娴熟,她少受许多苦,但缝针下来,整个人也都几乎虚脱。

    “要留院观察,防止感染。一会儿,就送到高级病房去。”处理完,唐宋也松口气。再弄不好,夜枭肯定饶不了他。

    “嗯。”夜枭还抱着白粟叶,没立刻放手。

    唐宋点他肩膀一下,“别抱着了,这里有护士看着,不会有事儿了。你出来,给你弄弄伤口。”

    夜枭沉吟一瞬。

    俯身,看了眼怀里的她。

    白粟叶显然也是听到了唐宋的话,强撑着主动从他肩上滑下去。怀里一空,夜枭只觉得胸口凉了许多。下意识想要将她抱回来,可是,手落到半空,终究还是停住,握紧后,收了回去。

    真是可笑!

    才短短的一会儿而已,他怎么能就迷上这样的感觉?

    ………………

    白粟叶被送进了病房。

    夜枭在唐宋的办公室里,由唐宋处理伤口。心里烦闷,抽着烟。反正这里也没病人进来,加上知道他心情不好,唐宋也就由着他,没阻止他抽烟。

    给他处理伤口的时候,连‘啧’几声,“脚上插进去这么多碎玻璃,你不痛?”

    痛吗?

    现在有点。

    不过,当时,真的毫无感觉。一颗心,全挂在了她身上,只想着将她快点送到医院里来。

    唐宋给他把玻璃渣子全挑了出来,每个伤口都包扎了下,自己也点了支烟抽着,“以前我就没看出来,原来你这暴力倾向还能对女人下手?”

    夜枭懒得解释。

    “看她身上那些痕迹,你又把她给那个了?”

    夜枭冷哼一声,“你看得够仔细啊!”

    “那是。医生的天职。”唐宋问:“做得不爽吧?”

    “你……”夜枭要开骂。

    “你别急着骂我,我是为你好,才这么苦口婆心的和你说。我告诉你啊,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做丨爱,知道最爽的是什么吗?”

    夜枭把烟头摁灭了,冷冷的哼出一声,“我没有心爱的女人。”

    “得得得!你不爱她,恨她,行了吧?”唐宋把话纠正,“那和女人做丨爱,知道最爽的是怎么样吗?最爽的不是靠暴力征服她,而是靠技巧让她欲生欲死,保准她欲罢不能,做了这从下次还想做下次。你说你啊,次次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我要是她,见着你脱衣服就怕。真是恨死你了!”

    “谁要脱给你看?”夜枭没好气,听着他这么说,想起刚刚在酒店里自己失控强要她的画面,心里更是烦躁不已。

    抓了车钥匙,径自往外走。

    “走了?”唐宋问。

    夜枭头也没回。

    “你不管白粟叶了?”

    “已经管过了。”送了她到医院,陪着她缝针,身为仇人的他,应该是仁至义尽了。还管什么?夜枭觉得自己不该在这里继续留下去。她不是自己的女人,只是自己的仇人!

    这一点,他要铭记于心。

    唐宋看着那背影,也把烟头熄灭了,“还真挺无情的。”

    …………………………

    唐宋离开医院前,去看躺在床上的白粟叶。

    后脑勺挺痛的,白粟叶其实也睡不太好,昏昏沉沉的。唐宋过来查看了一遍她的药,她便醒了。

    “这药里有些安神的成分,打完就能睡个好觉了。”唐宋和她说。

    “嗯。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都开瓢了还急着出院?就你这情况,至少也得住上两三天吧。”

    白粟叶叹口气。自从和夜枭搅上关系后,自己真是没一天顺畅的过过。

    “行了,你要没事,我就先走了,你也赶紧睡吧。”唐宋交代她。

    “嗯。”白粟叶点了点头,到底没忍住,问:“夜枭呢?他伤怎么样了?”

    “好得很啊,我给他包扎完,他抓了车钥匙就回去了。”

    “……哦。”白粟叶应了一声,趴回枕头上去,眼神平视前方,再不多话。

    唐宋看她,“失落啦?”

    她一愣,笑了笑,“怎么会?头上的伤也不是他砸的,难不成,我还叫他给我负责不成?”

    他没真的弃自己不顾,还愿意送她来医院,陪着她缝针,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吧。

    难道……

    真以为他还会像以前对自己那样尽心尽力吗?她不会傻到抱有那样的幻想。

    “你这伤,不是他砸的?”

    “你和他都这么多年的兄弟了,难道觉得他是个拿东西砸女人的男人?我自己不小心弄的。”

    唐宋笑,“他倒确实不是个能拿东西伤女人的人,不过,你不是个特例嘛。我看他连杀你的心都有,所以自然而然觉得是他砸的你了。”

    白粟叶扯扯唇。

    这个特例,确实是特例……

    唐宋走了。

    整个病房,变得异常的安静。药里明明有安神的效果,可是,她却睁着眼看着窗外,反倒更少了些睡意。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