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50 相拥而眠 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50 相拥而眠 5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夜枭。”白粟叶看着那背影,忍不住叫住他。

    他回头,询问的看着她,“有事?”

    “昨晚……你什么时候回去的?”白粟叶试探的问。

    “很早。”

    “哦。”

    “还有事?”

    “昨晚你又来医院了吗?”

    夜枭眉心微皱了皱,最终,薄唇掀动,只吐出两个字,“没有。”

    “……”

    不等白粟叶再问什么,他已经甩上门,出去了。

    ………………

    等他走了,白粟叶把手机从枕头底下拿出来,先是给白狼打了电话。

    白狼一听她在医院,立刻要赶过来,被她拒绝了。

    “你不要来,小问题,根本住不了两天。还有,如果老太太又打电话过来,或者直接去国安局找我,你也不要乱说,只说我在外地出差,我不想让他们担心。”

    “部长,你好歹也是个女人,什么问题都自己扛着,有你这样做女人的吗?”

    白粟叶没再说什么。这十年,很多时候似乎真的都是自己独自一人走过来的。

    身边,许多关心自己的人,从家人,到朋友,可是,真正能进入到她心底的,几乎没有。

    她自己把自己缩在了壳里,脆弱的地方,不愿意给人看。

    “我先挂了,有些累,如果不是很紧急的工作就等我回来再处理。紧要的就给我打电话。医院有准备充电器,我会保持24小时开机。”

    “好。”

    和白狼通电完,放下手机之前,又看到那10多个未接来电。

    昨晚自己和夜枭的事……云钏又听到了多少?

    不管多少,自己总该要给他一个交代。

    沉吟一瞬,白粟叶还是将云钏的电话拨了出去。手机只是响了一声,那边便立刻接了起来,“粟粟?”

    云钏的语气里,多的是紧张和担忧。

    白粟叶心存感激,“是我。”

    “我很担心你。”

    “不用担心,我没事。”

    云钏有一会儿沉默。白粟叶在这边握着电话,也沉默了一会儿。

    良久,她才率先开口,“对不起……”

    云钏有些涩然的问:“那是你男朋友吗?”

    “……不是。不过,我们之间关系比较复杂。”

    “他对你不好。”云钏猜测他们之间大概是前男女朋友关系。那日,在手机里,他能听到一些细微的声音和对话。

    “我不需要他对我好。云钏,我无法和你解释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不过……为了公平,我想,在没有彻底解决掉我和他的关系之前,我们暂时……”

    “粟粟,我们只是朋友,没有什么对我公平不公平的,你更不需要为我道歉。我确实是有些难过,可是,我之所以这样难过,不是因为我自己没办法拥有你。而是觉得你应该有得到一个尊重你、体贴你的男朋友。而不是像他那样,连基本的尊重都无法给你。”

    白粟叶的心,因为云钏,而有了几分暖意。她笑了一下,“你这些话,我都听明白了。你放心,我是聪明人,不会傻到折磨自己。”

    听她这样说,云钏总算松口气,跟着笑笑,“我也相信你是聪明人。”

    就在这会儿,病房的门,被敲响。白粟叶看了门口一眼,只见唐宋和护士已经推门进来了,她便和云钏说了几声再见把电话挂了。

    “和谁打电话呢,这么甜蜜蜜的。”唐宋一进来就调侃她。

    “你从哪只眼睛看出来我甜蜜蜜了?脑袋都砸成这样了,再多蜜灌给我,也甜不起来。”

    唐宋乐了,“我看一下你的伤口,你侧身。”

    白粟叶侧身坐着,唐宋给她把头上一圈圈纱布拆下来,“我给你换药,有点疼,忍一忍。”

    “缝针都忍了,也不在乎这些了。”

    “你说你啊,干嘛老是这么逞强?”唐宋边取药边开口:“夜枭那人,就是吃软不吃硬,你要在他面前随便服个软,我保证你不会受这么多折磨。”

    白粟叶苦笑,“我们最初签下协议的时候,就已经说好了,这一个月,我要做的就是真正的我,没有伪装,没有刻意。如果我真的服软了,也许那就不是我了……”

    这样的白粟叶,是夜枭讨厌的。

    可是,他们之间,彼此讨厌、水火不容,才是真正最安全的关系。

    “你们就是两个人可劲儿折腾。不过也是……”唐宋一阵见血的戳穿他们,“你们俩,要是不彼此折腾,不找点借口闹一闹,这辈子怕是连半点儿交集都不会再有。”

    白粟叶抱着被子的手一下子握紧了,因为唐宋这句话,心脏一抽一抽的痛。

    是,她和夜枭两个人,是走在两条截然不同却相交的道上。

    现在,正好是彼此相交的那个点,也是唯一的一个相交点。一个解不开的结将他们纠缠在一起。有一天,这个结一旦解开了,他们只能继续往前。

    从此,彼此再无交集……

    她突然觉得伤口有些疼,眼眶里不自觉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好了,重新包扎一下。”在她走神的这会儿,唐宋已经拿了新的纱布来给她重新包扎。她深吸口气,将那抹湿润压了回去。

    “今天夜枭已经过来了吗?”唐宋边包扎边问。

    白粟叶还没回答,就听到一旁的小护士道:“夜枭先生根本就没走啊,昨天一晚上都在这儿。”

    “什么?”唐宋和白粟叶都看向护士。

    “你们怎么都这么看着我?”

    “昨晚他没在这儿,我看着他走的。”唐宋觉得肯定是护士记错了。

    “可他半夜又回来了呀。我刚查完房,就在病房外面和他撞一起了。白小姐那会儿睡着所以不知道。反正今天早上我再查房的时候,他还在白小姐身边躺着呢!”

    原来如此……

    昨晚,他是真的在。

    白粟叶心下百转千回,各种滋味都有。

    唐宋笑,“说他闷骚,还真没冤枉了他,就知道这家伙跑不了。白部长,你魅力可真是无穷啊~要夜枭守着谁一晚上,还真是难得一见。”

    “你行了,我现在是病人,不想听你贫。”白粟叶说完,又轻补了一句:“如果现在躺在医院的是纳兰,他还不是一样也要陪着?”

    唐宋意味深长的挑高眉,“那可不一定。”

    只剩下最后十天今年就要过啦。留着月票明年也不会生崽崽,投出来吧。(づ ̄3 ̄)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