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51 怜惜她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51 怜惜她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正当他们聊着的时候,夜枭回来了。

    手里提着药。

    唐宋一看那药,唇角抽了抽,“看样子,比我想得还严重。你啊,叫你去找那些女人好好学学,你还偏不乐意~”

    白粟叶趴在床上只当没听到。这些男人,都习惯性的把床事挂在嘴上讨论的吗?

    “你换完了吗?换完药了就出去。”夜枭把药拿回去,面无表情的赶人。

    唐宋‘啧’了一声,“行,不打扰你们俩的二人世界。”

    他说着,转身准备退出去。

    “等一下。”白粟叶想起什么,回头看着唐宋,“我今天能出院吗?”

    “不准!”

    唐宋还没开口,夜枭已经把话接了过去。

    唐宋摊摊手,表示莫可奈何。

    “只是皮外伤的话,我可以回家休养。”

    “回我那?”夜枭问。

    白粟叶摇头,“回我自己那,医院里总是没有家里舒服。舒服的环境,更有利于伤口恢复。”

    去他那,每天面对纳兰,不见得对伤口有利。

    夜枭回头看向唐宋。唐宋道:“我自然是建议你能多休息两天,不过,以你的身体条件来说,现在回去也不是不可以。只要自己能定时换药。你一个人住,伤的又是后脑勺,上药就是个难题。”

    “这不要紧,我可以想办法。”

    唐宋没说话,只是转头看着夜枭,显然是在等夜枭发话。

    夜枭点了头,“给她办出院手续。”

    “OK~”唐宋转头吩咐护士,护士点点头,率先出去了。

    …………………………

    唐宋一出去,病房里就只剩下她和夜枭两个人。她想起昨天护士说,他昨晚一直都在这儿的话,又侧目看他一眼。

    “看什么?”

    白粟叶摇摇头,“没什么。”

    把手机从枕头底下拿出来,“既然能出院,那我先回去了。”

    没什么要带的,这里也没有她能换的衣服,只能这样一身狼狈的出院了。

    夜枭哼一声,什么都没说,径自将她一把打横抱起,大步就往外走。身子重新跌进他怀里,男人的气息涌入鼻息,白粟叶神色复杂的看他一眼,“夜枭,我可以自己走。”

    “不痛了?”

    “……那还不都是因为你。”白粟叶嘀咕。

    夜枭听到了,什么都没说。走出病房外,才突然出声,“以后,别再惹我生气,就不会被折腾成这样。”

    听到他的话,白粟叶微怔一瞬。

    下意识的轻叹一声,“我们……还有以后吗?”

    他高大的身形一震,抱着她的力道下意识收紧,呼吸也跟着重了许多。

    “你是不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我解除那份协议了?”夜枭问。情绪平淡,喜怒难辨。

    白粟叶心里空落落的。

    迫不及待吗?她以为自己应该是迫不及待……

    可是,现如今,似乎又不是那样。

    她一手揽住夜枭的脖子,突然将脸轻轻贴在他胸口上。小小的举动,让夜枭眼底多了几分柔软,只听到她道:“我们俩已经在一起10多天了,你现在……有放下吗?”

    夜枭脚步没有停顿,“什么意思?”

    “这十几天的我,就是最真实的白粟叶。不再是你心目中曾经那个不谙世事,纯真无邪的白粟叶。所以……十二天之后,你会彻底释然吗?”

    她的话,让他沉默了许久。

    一直抱着她走出医院,放到他的车上,他也没有开口回答。

    白粟叶本以为他不会再回答自己了,可是,在他弯身把她放到副驾驶座上时,没有立刻退开去,反而突然问:“你呢?”

    她双目定定的看着他。

    他身子很高大,弯身在车厢里,显得有些拥挤。两手撑在她双侧,将她能呼吸的空间更缩小到最低极限。男人身上薄荷一般干净清爽的气息,带着灼热,喷洒在她脸上,她觉得脑海里有些混沌不清。只见他性感的唇翕动,“十二天之后,你又会怎么样?”

    这个问题,让她心里隐隐作痛。那种痛,细细碎碎的,像一根针反反复复的扎着。每一下,都不是很痛,可是,却痛得密集。

    十年的时间,她都没有释然,短短的12天,又如何放得下?

    可是,这些话,是永远都说不出口的……

    “十二天后,我会过我原来的生活,过每一个女人都会过的生活。”

    他拧着眉,似乎没听懂她这话,“什么是每一个女人都会过的生活?”

    白粟叶双目和他平视,眼里,清澈的波光潋滟动人,“老太太一直在催我找男朋友,催我结婚,所以……”

    胸口一痛。

    夜枭眼神暗了又暗,下一瞬,突然捏住她的下颔,俯身就重重的吻上她的唇,阻止了她接下来要出口的答案。

    男人的气息,涌过来,白粟叶睫毛颤了好几下,只觉得身体有些发虚,发软。

    “吻我!”夜枭的唇贴着她的唇,哑声命令。

    她心里一酸,下一瞬,像是溺水的人儿,双手迫切的攀住他的脖子,情难自禁的启唇吻上去。又是迎合,又是热情的学着他那样,吮着他的唇,他的舌……

    他喘息得越来越重。

    带着火的大掌,难耐的从她脖子,一路抚到后背,再烙到她腰上……

    “十年前,你还欠我很多东西,没完全还清之前,你休想结婚!”夜枭喘息着,霸道低语,唇却还烙在她唇上。大掌摁住她的腰,把她往怀里摁了一下,她柔软的身段抵向他,“听到没有?”

    白粟叶浑浑噩噩的,‘嗯’出一声,热烫且柔软的手学着他在自己身上游走那样,隔着衬衫在他身上抚摸着。她的娇躯贴着他挺拔结实的身躯,一来一回的摩擦,更让她身体变得柔软轻盈。

    她的娇喘声,特别的酥媚,是叫每个男人都难以把持的那种。之前几次要她,她每一次都忍着,从不肯让自己放肆。现在却敢放肆了!

    夜枭觉得她是有意在折磨自己。他被她几下撩得浑身都肿胀得疼起来,把她乱来的手摁住,喷火的眼看着她,“够了!”

    “我现在被你伤成这样,你会不会再折磨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