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54 怜惜她 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54 怜惜她 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白粟叶洗澡的时候,尽量避开自己头上的伤口。身上到处都是他的吻痕和齿痕,触目惊心。

    她想起那晚依然还觉得心有余悸。

    所谓做丨爱,第一前提是彼此间有爱。可是,夜枭对自己……应该只有恨和发泄……

    她心下怅然了些,没有再多想下去,给自己上了药后,随手拿了睡袍把自己裹住。

    睡袍里,什么都没穿。在家里,怎么舒服怎么来。

    走出去,想去书房取电脑看看新邮件。到大厅的时候,却听到夜枭低沉的声音从露台那边传来。

    “文件都送到这里来,嗯……这两天的应酬都改期……她受了点伤,不算太严重……好。”

    没有说太多,便把电话挂断了。

    白粟叶看着那背影,怔愣了一会儿,也没明白他说的把文件送到她这儿来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打算在她这儿办公?

    夜枭挂了电话,回过身来,就见她正站在大厅里看着自己。再一看她身上的穿着,眼神幽暗,深邃,迸射出危险的暗芒,“你里面什么都不穿就敢站在我面前,是打定了主意觉得我现在不敢把你怎么样?”

    白粟叶后知后觉才想起自己身上现在就披了件黑色的真丝睡袍。显然,可能还有些透明,他一眼就看穿了她底下的春色。

    她立刻往后退回去,以最快的速度穿了身居家服出来。夜枭正坐在沙发上,听到动静,微微转过脸来看她。

    一身灰色的居家服。

    原本随意披在肩上的头发,用一个黑色的保守发圈随意的束在了脑后,颊边散落了两三缕。很难将这样的她和平日里那个干练利落、心机深沉,又心狠手辣的的安保部部长联系在一起,看起来更清丽,甚至有几分娴静,还不失诱人的美色。

    白粟叶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被他看得颇有些不自在。

    她率先开口,“刚刚我听到你在讲电话,你让虞安把文件送到这儿来?”

    “嗯。”他淡淡的回。像是和在自己家里那般,顺手打开电视,拿了遥控随意的看着。

    “你可以去公司办公,我这里没什么要紧的。”

    又一次赶他走!

    他冷冷的皱着眉,“你不用管我。”

    “……”白粟叶真是无奈,这是她家啊,她怎么能不管?

    不过,她也清楚,夜枭做的决定,谁能改得了?再说,他如果真有这是她家的意识,也不会妄自就配了把钥匙。自己若是多说,肯定是浪费口舌,兴许还会惹他不快。这么一想,白粟叶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道:“那我先忙我的去了。”

    …………………………

    才几天,邮箱里已经堆满了新邮件。

    两个小时,她也才处理完两三封。门铃声在外面响起,她头有些晕,便伸了伸懒腰起身。

    拉开书房的门出去,率先听到的是虞安的声音。

    “先生,这是今天急着要处理的文件,这边是不必太急的。”虞安抱着一摞文件进来,搁在茶几上。身后,有人抱着整整齐齐的衬衫、西服、领带进来,“先生,衣服要放在哪?”

    一直没吭声的白粟叶,这会儿终于是回过神来。

    “夜枭,你这是干什么?”

    “你的衣柜都在卧室?”夜枭没回答,而是反问。

    “是。不过……”

    “就放在这儿吧,一会儿让她收拾。”夜枭和抱着衣服进来的人说话。白粟叶觉得如果自己没有理解错误的话,那个‘她’字,他应该指的是自己。

    “现在没你们什么事了,回去吧。”夜枭支退他们。

    大家都默默的退了出去。

    虞安站在厅里,有一会儿没有动。看看夜枭,又看了眼白粟叶,眉心皱了一下。

    白粟叶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不是我留他在这儿,我自己也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虞安大概是最不愿意看他们在一起的人。

    “白部长,你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你又别有用心!”

    白粟叶叹口气,“如果我真的别有用心,依然会和十年前一样,不会被你发觉。”

    “你!”虞安往前跨了一步。

    夜枭抬手,把他挡住,“行了,你也走吧,晚点再过来取文件。”

    他说着,瞥了白粟叶一眼,“现在不是十年前,她伤不了我!”

    她能伤的,不过是真正爱她、真正关心她的人。比如他,比如虞安。如今,前提不成立,她连伤人的武器都不具备,何需担心?

    虞安不会在夜枭面前造次,最终,绷紧的脸色缓和下来,和夜枭道别,便带上门出去了。

    站在门外,虞安又回头看了眼。

    神色复杂。

    夜枭真的对白粟叶已经完全放下了吗?如果是,那便最好。

    可是,如果不是……那后果会怎么样?

    一旦他真和白粟叶在一起,就代表背叛了十年前那些牺牲的兄弟,更背叛了这么多年忠心耿耿一直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到那时,他要承受的又岂止是十年前那样的穿肠烂肚?

    虞安不得不担心。

    就因为这层担心,所以,对白粟叶更添忌惮。

    …………………………

    虞安一走,房子里,就只剩下白粟叶和夜枭两个人。

    夜枭已经拿了文件,往书房去了。一切的动作,都再自然不过。就好像她这里是他家一样,来去自如,没有半点生疏感,也没有要和她客气的意思。

    走到门口,回过头来,和她道:“如果有空的话,麻烦帮我把衣服收拾一下。挂在你衣柜里就行。”

    “……”白粟叶懵了一瞬,跟上去,“夜枭,你是真打算在我这住下来?”

    夜枭看着她,“如果你不欢迎,那你和我回我那。这是你之前答应我的。你自己选。”

    “那你还是住下吧。”白粟叶当然选择前者。

    “嗯。”夜枭推开书房的门,进去了。

    白粟叶看着沙发上他的衣服,沉吟一瞬,还是抱起那堆昂贵的手工西服,走进卧室。

    她也就一间卧室,一个橱柜。

    所以,只能把他的衣服也挂在自己柜子里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