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55 怜惜她 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55 怜惜她 5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她的衣柜很大,但是衣服也很多,很难腾出空间来。

    白粟叶简单整理了下,把位置空出来。将他的衬衫和西服挂上去。带了好几套过来,是想在这儿住多久?

    白粟叶怔忡的看着那些不属于自己衣柜里的衣服,心里多了几分怅然。她其实很害怕她的空间里,留下他太多痕迹。她怕,未来他们之间彻底结束的那天,那些痕迹会怎么努力都抹不去。

    收拾完,白粟叶又想起一件至关重要的事。她家里就只有一张床而已。

    叹口气,从柜子里搬了几床被子出来,往书房走。

    书房里,落地窗的米白色窗帘开着,外面丝丝缕缕细碎的阳光洒进来,在光洁的地板上投射出耀眼的光斑,让人觉得很温暖。

    夜枭沉静的坐在窗户边的椅子里,双腿闲散的交叠,文件搁在膝头上,偶尔翻着。

    他神情专注,哪怕是听到开门的动静也没有抬起头来看她一眼。

    白粟叶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有些贪恋的看着这一幕。有些画面,越是美好,心里便越是疼痛难言。

    她也没有出声叨扰他,只是将手里好几床被子扑在书房的角落里。拆了全新的枕头,套上枕套。动作熟练。

    夜枭总算是抬起眼来,看了她好一会儿,又把视线投到文件上,“怎么?你打算今晚睡这儿?”

    “这是给你睡的。”白粟叶将被子拍得松软一些。

    “平时你有客人来,就是这样的待客之道?”

    “你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别的客人是我请过来的,你是不请自来,当然是这样的待遇。如果你觉得不行,完全可以回你自己家去睡。”

    夜枭不再搭理她了,低头继续忙自己的事。白粟叶就当他是已经答应了。

    …………………………

    摆弄完被子出来,已经是中午11点多。白粟叶觉得有些饿了,打开冰箱翻了翻,里面除了一些速冻的东西,什么都没有。

    她必须要出门一趟了。

    回房间换了身出行的衣服,拿了钥匙出门。

    “去哪?”

    没想到在书房门前遇上刚好拉开门出来的夜枭。

    两个人,四目对上。白粟叶淡淡的开口:“去菜场,总不能饿着。”

    “嗯。”

    夜枭只给了她这么一个字,率先往门口走。白粟叶看着那背影,正在斟酌他这话里的意思,便见他已经在玄关换好了鞋子,回头看她,“还愣着干什么,已经中午了。”

    白粟叶叹口气,跟上去,“你其实不用和我一起去。”

    夜枭神色冷淡的看着在换鞋子的她,“白粟叶,看来,你是真的很讨厌和我呆在一起。”

    她没吭声。

    夜枭继续,“我和你一样,也非常厌恶和你呆在同一个空间里。”

    “那你还在我这儿?夜枭先生所谓的‘厌恶’,还真是与众不同。”她站起身来。

    夜枭发现这女人这张嘴,倒还是和十年前一样尖利。他大掌环到她腰后去,一把扣着她纤软的后腰,稍一用力,就让她身体贴到自己身上。男人强悍的气息和力道都让她呼吸有些乱,她下意识将身子往后绷了些,可是,她的力气在他面前,也不过是无济于事。

    “为了你这三十天,葬送了我和宋国尧一笔大单,所以,就算再厌恶你,这些天也不能浪费。”夜枭眼神冷沉,“何况,不和你呆在一起,怎么能看清楚你这张虚伪的面具下,到底是什么丑陋的嘴脸?”

    白粟叶心里轻轻疼了一下。

    但是,那种感受,却不会达至心尖。她只是淡淡一笑,“还有10多天,你可以慢慢看。希望撕下面具的时候,不会丑到吓到你。”

    夜枭冷哼一声,把她推开。而后,什么都没说,推开门率先出去了,只留给她一记僵冷的背影。

    她重重的吁口气,心里的怅然又多了几分。甩甩头,将那些情绪拂开去,带上门,缓步跟在他身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了电梯。

    菜市场,离她住的小区没有多远,两个人一路走着过去的。

    路上,又遇到上次见着他们的隔壁奶奶。远远的,白粟叶就笑着打招呼,“中午好。”

    她笑起来的样子,和平时对他冷着脸的样子截然不同。就好似那冲破云层的阳光,和煦温暖。夜枭站在一旁,看着她含笑的侧颜,一时间竟看出了神。

    “粟粟啊,你这头上是怎么回事呢?怎么还缠着绷带?”

    白粟叶摸了下自己脑门,笑了笑,“没事,就只是小伤而已。很快就能好。”

    “小伤?每回你受伤都说是小伤。这几年,你住这儿,我可见你伤过好几回了。”

    白粟叶笑着,也不说话。

    无意的一转头,对上夜枭探寻的视线。她放低声音解释,“你知道我工作性质的,偶尔有些小伤也避免不了。”

    夜枭唇角绷着,没接话。没见过哪个女人,工作性质如此危险,还甘之如饴的!

    “年轻人,你可得把你女朋友照顾好了。这外面风大,脑袋受伤了,就要尽量少出来走。”老奶奶说着说着,话就转到他身上来了。

    夜枭不是个擅长和陌生人打交道的人,对方再热情,他也装不出太温和善良的样子。一会儿,也才从唇间憋出一个‘嗯’字。白粟叶也没和老奶奶再解释他和夜枭的关系,确实也是不清不楚。

    现在都能算得上是同居了。

    虽然……

    只剩下十多天……

    “这几年,看来你受过不少伤。”两个人并肩往菜场走,夜枭像是闲聊一样,随口问她。

    她也没有隐瞒,“受过几回吧。不过,工作需要,没什么好抱怨的。”

    语气,云淡清风。

    坚强又倔强,像是无懈可击的样子。

    这副样子,更叫夜枭莫名的觉得烦闷。

    昨晚她缝针时,分明就疼得厉害……

    他哼一声,冷嘲:“以前跟在我身边的时候,没发现原来你这么敬业。当时是随便一个伤口都能掉……”

    说到这,他的话,忽然戛然而止。‘眼泪’二字,也没有说出来。

    【这个月,剩下最后几天啦,感谢大家的月票~~还有的,就砸来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