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61 放不下,忘不掉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61 放不下,忘不掉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又来了。

    这种嘲讽的语气。

    白粟叶刚想解释什么,只听得外面老太太道:“我打过电话的,粟粟肯定是在家。来,云钏,这个你帮我提一下,我找门钥匙。我有钥匙。”

    下一瞬,就听见钥匙串哗啦啦响的声音。

    白粟叶服了。立刻从夜枭身上翻身下来,拽住夜枭的手,“夜枭,你进我房间去。”

    夜枭从沙发上坐起身来,长臂一带,她整个人就朝他栽过去。

    俯身,目光和他的目光对上。她轻轻拧眉。

    “为什么要躲着他们,怕那男人看见”他觉得这种感觉,相当的糟糕。好像他们在偷情,被人家男朋友正大光明的过来捉丨奸似的

    “”白粟叶沉默一瞬,而后,复杂的眸子看他一眼,才开口:“不是怕他,是怕我们家老太太看见。”

    他神色冷酷,“我见不得人”那个男人,却可以见她的父母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全程在拿自己和那个男人比较。

    “不是。只是你是黑丨道,我是白道。”白粟叶叹口气,“我不想让老太太替我丨操太多心了。”

    十年前,她九死一生,因为过度失眠、抑郁,差点死掉。当时全家人都急得快疯掉,老太太终日以泪洗面。如今,若是知道她又和夜枭在来往,恐怕

    夜枭握着她的手,收紧,面部线条绷得紧紧的。黑白两道,从来就是对立的所以,他们的关系,如今才会走到这一步

    白粟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说服得了他,这个男人,也和她一样倔。她甚至做好了一切坏的打算。可是,还好

    夜枭在狠狠的瞪她一眼后,下一瞬,他已经起身。

    可是,不是一个人,而是扯着她一起往卧室里走。

    白粟叶问:“怎么了”

    她被他拉着进了卧室,下一瞬,夜枭重重的将门甩上。眼神清凉的从她身上扫过去,“把身上的睡衣换了”

    白粟叶这才恍然醒悟过来,自己刚刚走得急,连睡衣都没来得及换下。这身睡衣,确实是不太合适出去见云钏。

    “粟粟,我们进来了。你在哪呢”

    老太太已经顺利进来了,在外面扫视。白粟叶暗自庆幸早就把夜枭的衣服给收进衣柜来了。鞋子也放在了鞋柜里,而不是摆在鞋架上。而且,厨房里碗筷中午夜枭也洗过了。

    只要不进书房看到他的电脑那些东西,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

    “妈,你在外面等我一下,我正在换衣服。”她扬声和外面的老太太说话,把卧室的门反锁上。

    “嗯,云钏也来了。”老太太应着。

    白粟叶在想云钏怎么会和老太太一起过来,完全没有察觉到某人寒凉的视线。夜枭拉开卧室通往露台的门,去了露台上抽烟。白粟叶看着他的背影,发现他似乎不高兴,想说什么,可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只默默的取了居家服出来,去浴室里换上。

    出了浴室,没想到夜枭竟然就在门口堵着自己。离得很近,烟味弥漫过来,她狐疑的抬头看他。他眼神幽静深邃,似一口深不见底的古井。还不待她问什么,他突然将她拽过去,俯身就吻在她红唇上。

    她完全没想到他会这样,诧异一瞬,他的舌便探进她唇齿间去,逼迫着她和他纠缠住。白粟叶受不住他的吻,不出一会儿,被他吻得呼吸娇喘起来,身体软软的贴着他。

    “我不管他是不是你未来的结婚对象,但是,你给我听好了”夜枭的唇贴着她的,嗓音暗哑,说出的每一个字,却都带着浓浓的警告,“在我没玩腻的这最后十多天,你敢让自己身上沾上他的半点儿气息,我都不会放过你”

    刚刚还恍恍惚惚,被他的吻迷得晕头转向的白粟叶,因为他的话,一下子清醒了。

    他这话的意思是

    他只是因为有洁癖,所以,这十多天需要她的忠贞。十多天之后她和谁在一起,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她刚刚沉沦在他的吻里,实属不该。她扯唇,笑了笑,“你放心,我还没有你那么高的手段,可以心安理得的同时睡上两张床。何况如果未来我真要和他结婚,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来,也不会急在这剩下的十多天里。”

    夜枭呼吸一重,烙在她腰上的大掌又扣紧了些,那眼神像是要将她剜了似的。

    她受不住他这样的眼神,会让她忍不住误会他其实是在吃醋

    不愿让自己自作多情,她便轻轻推开他的手,道:“我先出去了。”

    直到房间的门被关上,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卧室,夜枭的脸色也没有半点儿缓和。

    真是好一个一辈子

    这没心没肺的女人,哪怕是经历了十年前那样的背叛,把他的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也丝毫不影响她未来心安理得、平安顺遂的生活

    夜枭有种冲动,现在就从这间卧室里大步走出去

    白粟叶一出来,老太太就在厨房里道:“换衣服也换了这么久,在里面绣花呢”

    “妈,你怎么也不说一声就来了”

    “我不给你打电话了吗”

    云钏这会儿正坐在厅里的沙发上,见她出来,连忙站起身来。

    经历了上次和夜枭闹腾的事,这么快又见到云钏,白粟叶心里多少会觉得有些尴尬。

    “粟粟,你这伤”云钏一眼就看到她头上的纱布,他忧心忡忡又颇觉气愤,“是不是那晚在电话里的那个男人”

    他大概还不知道电话里那个人是夜枭。

    “嘘”白粟叶打断他多余的话,回头看一眼厨房,“那晚的事,不要在我妈面前提起。我不想让她担心。”

    “那你这伤”

    “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着了。”

    “真的吗”云钏显然很怀疑。那晚在电话里他虽然听不出多少信息,但是,从那男人放荡大胆的语言里也感觉得出来,他根本不懂得尊重她

    “嗯,真的。”白粟叶点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