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74 狭路相逢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74 狭路相逢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地铁,开了又停。

    夜枭和她之间原本还有一两步的距离,可是,随着人越来越多,他身子靠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在一个最繁华的站,人群蜂拥而入,她被旁人挤得跌跌撞撞。夜枭看着那些男人在她身边蹭来蹭去——她身上就一件白色衬衫,被雨一淋,变得有些透明。旁边那些男人眼神时不时的就往她身上飘!

    他冷眼横扫过去,下一秒,已经伸手把她整个人圈进了怀里。

    他一手还拄着伞,一手烙在她后腰上,把她密密的贴在自己胸口上。

    白粟叶一怔,突然的靠近,他的气息全数涌过来,让她只觉得心跳失律,鼻尖发酸。

    她真的很想什么都不管的沉溺在此。感受他的温度,呼吸属于他的气息;不用管自己的立场,不去管他的死活……

    可是,理智却让她下意识的往后挪了下身子,和他保持点安全距离。

    “别乱动!”他没好气,虎视眈眈的盯着身边的人群。

    “我身上全是湿的。”

    “……”夜枭根本没理会她,只是在人群撞过来的时候,扔下了伞,两手一起把她抱紧了,圈出一方安全的空间来。

    男人把她搂紧了,她能听到他的心跳声,感受到他身体的热度,白粟叶从未觉得如此踏实过。

    他就像一颗苍天大树,长在这儿,给她遮风挡雨,让她安然沉定。可是,就是这样的踏实,才让她心里越发的难过。局长那些话,情报科拍下的那些照片,还有他的生死……

    那种结局她不敢想。

    …………………………

    地铁,坐了10多个站。

    白粟叶绷着身子,不允许自己忘乎所以的沉溺在他的怀里。

    中途,他的手机响起。他掏出来一看,屏幕上闪烁着‘纳兰’二字,白粟叶也看到了。双手,握紧了些。她不动声色的将脸别开去,落到窗外。

    窗外黑沉沉的,只是隧道,她却盯着看得一眼也不眨。

    而后,便听到他的说话声。

    “嗯,我马上就回来。你们俩在那等我。没什么,我只是取个落下的东西。”

    挂了。

    再无话。

    白粟叶的身体又往后退了一小步,夜枭能感觉得到。

    他垂首凉凉的看着她,想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来,在意也好,吃醋也罢,甚至生气都行,可是,看了许久,她脸上也只有平淡如水的淡然!

    夜枭突然觉得自己拿着伞冲出来的举动非常可笑。

    他想,他如此在意她的感受,不过到底是心有不甘。不甘心她曾经耍弄了自己后,如今真把他放弃得彻彻底底。那么,对她还有爱吗?不可能有的!除非他疯了!

    正在他想着的时候,地铁到站了。下去很多人,空间松动了许多。白粟叶从他怀里退开,率先下去。

    夜枭跟在她身后。

    最后,夜枭也没有上楼,白粟叶取了他的领带夹送了下来。

    “那我先上去了。”

    夜枭撑着伞,冷漠的点了下头。隔着厚重的雨帘,看着她在雨中奔跑着,进了小区楼里,全程,走得头也没回……

    撑着伞的手,握紧。

    雨丝,挂在他脸上,让那张冷峻的脸,更添了寒气。

    …………………………

    夜枭没吃晚饭。

    回到餐厅,脸色很不好。

    唐宋和纳兰也没什么胃口,三个人,便直接买单走人。夜枭先送唐宋回医院。

    唐宋让纳兰在车里等着,自己和夜枭进医院里抽了支烟。

    “我说,你这回过分了啊,就这么把人家小姑娘扔给我,她都伤心死了。”

    夜枭猛抽了一大口,没有吭声。

    唐宋道:“夜枭,你闷着不吭,到底在想什么呢?你说,你要是不喜欢她白粟叶,你还见不得她难受?不是说要折磨她吗,她淋点儿雨,你就急着赶着去给她送伞。你这折磨,可真是挺有意思啊!”

    夜枭面上的线条绷得紧紧的,“她伤口是因为我造成的,我送伞,只是出于道义。”

    “我呸!上次被你弄折了手的那女人,现在还在医院里休养呢,怎么我就没见你去看过一眼了。您这道义,跑哪里去了?”

    夜枭烦躁的看了唐宋一眼,“你少啰嗦,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夜枭,你玩不过白粟叶的,你要再这么和她玩下去,折磨的不是她,而是你!”

    “我他妈怎么就玩不过她了?”

    夜枭的脸色已经相当的不好看。

    若在往常,唐宋不会再继续说下去,但是,现在不一样。

    “因为你爱她,比她爱你要多得多,所以你十年前玩不过她,十年后你照样还玩不过她!”

    夜枭把烟头扔掉,一把揪住了唐宋的衣服领口,“唐宋,我警告你,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你想清楚了!”

    “我比你都清楚得多!你看看你,这几天你都变成什么样子了,从来不会喝醉的你,都能把自己喝得醉醺醺的。可你看看白粟叶!没有你在,她日子照样过得好好儿的!身边有个男朋友,知道按时来医院做检查,精神也比你好得很!要玩,你玩得过她?夜枭,你十年前为了她穿肠烂肚的事,我早就告诉她了,我问你,她可有问过你一句?可有和你为了这件事道歉过?又有心疼过你?关心过你吗?她不过是视作不见而已!”

    一连串的问话,让夜枭只觉得一颗心四分五裂。

    有些情绪,在胸口压抑着,咆哮着,冲撞着他的心脏,像是无处可泄。

    他抡起拳头,一拳就朝唐宋挥过去。

    唐宋没躲,硬生生的挨了他发泄的这一拳,一抹唇角上的血,“你也就敢这么对我!你要有精力,你这么对白粟叶去啊!你狠得下心吗?”

    夜枭眼眶赤红,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狰狞。他却收了拳头,没再下手。

    “夜枭,我是你兄弟,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过一次,我不想再去拉你第二次,你明白吗?”唐宋咬着牙,想要骂醒他,“白粟叶是你这辈子的生死劫,已经让你死过一次,你聪明的话,就该离她远远的,有多远就多远!”

    远离?

    如果可以,他比任何人都想要远离她!

    可他妈每次……每次的结果都是情不自禁!都是一败涂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