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79 爱到迷途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79 爱到迷途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最后一天,我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她眸光闪烁的看着他。

    “我没给过你好好说话的机会么?”夜枭狠狠啃咬她的脖子,手在她身上放肆,狠狠的,很用力,“可你总有轻而易举就弄疯我的能力!”

    “夜枭,你停下……”

    夜枭不但没停,反倒是更放肆一些。他低咒,“你怎么能生得这么勾引人?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就想把你捏碎,把你咬死,把你整个人都吞了……”

    白粟叶被他弄得浑浑噩噩的,浑身激颤得厉害,她觉得自己真的快被他揉碎了一样,可是,又莫名的希望他不要停……

    唇,再次被夜枭吻住。这一次,她没有再抵抗,而是主动的吻上他的唇。吻得很激烈,夜枭一震,继而,亦是狠狠的加深了这个吻。

    他的手,更在她身上肆意点火。

    “夜枭,你把我松开……”不知道吻了多久,她躺在他身下,虚软的开口,“你想听我求你,我就求你……求求你把我松开,好不好?”

    我想抱抱你。

    很想,很想……

    如果,今晚不能再好好抱抱你,也许……这辈子,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白粟叶眼眶泛出一层湿润来,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这声求饶,让夜枭身形狠狠一震。

    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服软,恐怕,也会是最后一次了……

    “你不是想要我取悦你吗?你松开我,让我好好取悦你……”

    夜枭的大掌抱住她的后颈,将她定定的看在眼里,似乎是在探寻她的内心。这个女人,让他魂牵梦萦的理由,大抵就是他永远看不清她。

    十年前,他没把她看清。

    十年后,一切该结束的时候,他仍旧穿不透她的内心。

    最终,长指一挑,轻而易举便松开了捆着她的领带。双手得了自由,她半跪着,搂住他的脖子,痴狂的吻他的唇。

    夜枭喜欢她这样主动,她的喘息那么娇软,那么酥媚,像个妖精。

    能吸干了男人的妖精。

    大掌把住她的粉臀,将她一把摁向自己。她雪白匀称的双腿跪在他双腿间,俯下小脸,热切的吻他。

    其实……

    今晚不止他希望她永远记住。

    同样的,她也希望他永远记得这一夜……

    永远记得……

    哪怕,未来他的床上睡着的是别的女人,未来他要的也是别的女人,她也希望,在午夜梦回的某一刻,他还可以记得自己曾经那么用力的要过的一个女人叫白粟叶……

    还不曾离开他,就已经开始深深的、疯狂的怀念,因为她清楚,明天……他们终将分离……

    天亮了,便是再见……

    再也不见……

    …………………………

    夜枭狠狠的要了她。

    一整个晚上。

    从前一晚晚餐时间的7点,到第二天早上,整整10个小时,他要了她七次。每一次强悍的冲撞,都像是深入灵魂。两个人,就像走在绝望的深渊里,好似拽着彼此最后沉沦……

    夜枭忍不住会想,索性彼此就这样永远互相折磨着,一道堕入地狱,一道重新轮回。

    下辈子……

    到了下辈子,他们再放彼此一条生路……

    一整个晚上,她的手机,被扔在一边,轰然作响,但是没有谁理会。她就像听不到一样,沉沦在他给予自己的激情里。

    他确实是说到做到了,这辈子……她都不可能再忘了今晚……

    他的疯狂,他的强悍,他的掠夺,他给予她的快丨慰和高丨潮,以及他们之间的酣畅淋漓,她一概不会忘。

    以后……

    以后哪天,若是她真的再嫁给别人,她真的不知道,在床事这种事上还能不能和对方坦然以对……

    ………………

    一夜的放纵,让房间的每个角落里,都充斥着旖旎的味道,久久,不曾散去。

    凌乱的床单上,是斑驳的水迹,他的交缠着她的。一夜过去,也没有干。

    白粟叶倦极的躺在他的臂弯间,双腿颤得厉害,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有力气可以下床。明明一夜未眠,可是,此刻,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夜枭躺在她身边,闭着眼,像是睡着了。

    她勉强撑着身体,从床上起来,套上浴袍,拿过自己的手机,往门口走。

    手,重重的摁在门把手上。

    她想回头……

    看他一眼……

    最后一眼……

    手指,掐进了掌心,最终,她隐忍着,克制着,没有回过头去。她怕,怕这一回头,更多的不舍弥漫过来,让她一步都走不了。

    ………………

    ‘砰——’一声,门被带上。

    明明是很轻的声音,可是,此时此刻,响在这房间里,却像是一块巨石重重的砸在他胸口。

    夜枭缓缓睁开眼来,双目赤红。

    昨晚他们俩有多激丨情,有多狂热,此刻,留下的就是多少的冰冷,多少的无情。

    他起身,沉步走进浴室。

    热水冲刷下来,能感受到的,却是灭顶的寒冷。

    …………………………

    她很狼狈。

    只隔着几个房间的距离,她却是扶着墙壁,才走了回去。

    整个人,都像是踩在云端一样,每一步都绵软无力。

    她躺进浴缸里,疲惫的泡澡。

    不知道这一洗,是不是就将他的气息洗得一干二净……

    可是,不能再留恋了……

    永远都不可以……

    手机,又在响。嗡嗡的震动。

    她闭着眼,把手机抓在手里,接通了贴在耳边。

    “粟粟,你总算接电话了!”老太太在那边急哄哄的,“你到底去哪里了,人都找不着!我们都快疯了!”

    “我在房间里……”她连说话都已经没有过多的力气。

    “房间里?昨晚我们都进去看过,你根本就不在啊!”

    白粟叶无从解释,只道:“局里一会儿还有很重要的事,我先回去了。我会让司机过来接你们。”

    “我们倒是无所谓,云家自然会安排司机。可我现在就担心你的情况。粟粟,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要是有事,你得和妈说啊!”她那颓然又忧伤的语态,叫老太太在那边已是心急如焚。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