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85 爱的深渊 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85 爱的深渊 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门外的人,听到枪声立刻冲了进来。

    虞安举着枪,走在最前面。几乎是忍不住立刻要冲白粟叶开枪,可是,待看清楚开枪的并不是她后,才稍稍松了口气。

    “先生,你没事吧?”

    “叫唐宋进来!”

    夜枭吩咐。

    那张铺满白色的床单的大床上,此刻,已经全是血。

    他的。

    还有她的。

    白粟叶捂住肩上的伤口,抬起眼皮看了夜枭一眼,“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夜枭根本不搭理她。

    她索性站起身,走下床。

    唐宋就在此刻已经进来。见到床上到处是的血迹,心里亦是隐隐一跳。再看她肩上的伤,便知这次白粟叶是真把夜枭惹怒到了极点。否则,他怎么可能舍得下手?!

    只不过……

    白粟叶在他心中的位置,到底还是太重要。不然,也不会到这般狼狈的地步了,他竟然还舍不得要她一条命。

    “带她去处理伤口!”夜枭的目光投向唐宋,“别让她死了,我还没玩够!”

    “先生,你的伤……”虞安皱眉,他不理解,都已经这样了,她白粟叶也不过是死不足惜,何必还管她的伤?

    “放心吧,有我在,都死不了。”唐宋宽慰的拍了下虞安的肩,让自己的团队跟进来,给夜枭的伤口做重新的处理。而后,他亲自领着白粟叶走出房间,“跟我来吧,我给你处理伤口。”

    …………………………

    白粟叶跟着唐宋离开。虞安守着夜枭,吩咐人换了床单,给他重新处理伤口。

    虞安立在床边,唇几番翕动,似有话要说。夜枭皱着眉,“有话就说,别在我这里磨磨蹭蹭。”

    “我只是不能理解。明明可以要了她的命。”

    “要她的命?”夜枭冷然的嗤笑一声,抬目看一眼虞安,“如今我自己不过也是半死不活,躺在这不能动,如果现在我杀了她,国安局过来要人,总统府过来要人,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回应他们?扔给他们一具尸体,让他们把你们都弄死,再给白粟叶抵命?值吗?”

    虞安抿紧唇,没有再说话了。这些,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夜枭不动白粟叶的原因,恐怕远远不只有这个。

    “行了,你出去吧,我累了。”夜枭没有再多说。

    虞安等医护人员都出去了,自己便也带上门,缓步出去。

    夜枭躺在床上,虽然很累,崩开的伤口也隐隐作痛,可是,却是半点儿睡意都没有了。脑海里,全是她捂着肩膀的样子……

    那该死的女人,该死的倔!

    就是子弹打穿了肩膀,她都不曾哼过一声!

    枪顶在她头顶上,她竟敢连眼都不眨,更没有半点儿求饶!若是换做别人,敢如此挑衅他,早就被爆头无数次!

    ……………………

    另一边。

    唐宋亲自给白粟叶处理伤口。切开她肩上的肉,取出子弹来的时候,她眉心上已经一层冷汗。

    “我看你手指也不正常,是不是也受伤了?”

    “嗯。”她只淡淡的应一声。

    “给我看看。”

    白粟叶抬起手来,唐宋掀目看了一眼,“夜枭掰断的?”

    她点头,轻语:“他自己也不知道。”

    唐宋叹口气,吩咐旁人给她处理一下手指。唐宋给她处理肩膀上的伤。

    “痛就叫一叫,夜枭也不在这里,你不用故作坚强。”

    唐宋的话,像是戳中了白粟叶的某一点,眼眶差点就红了。可是,最终,她也不过是深吸口气,苦笑,“唐宋,是不是夜枭以为,这次费伦斯的行踪被窃听的事,和我有关?”

    “和你无关吗?”唐宋看也没看她,“那是你们国安局的行动,你又是部长,撇不开关系吧?”

    白粟叶点了下头,这句话,确实无从反驳。

    但是……

    “这次国安局的行动,连半点都没有透露给我。所以,我全程都没有参与过。”

    “这些话,夜枭会信吗?”

    “他觉得我在耍他。我说什么,他都不会信我。”

    “不奇怪。”唐宋总算是抬起眼皮来,“就好像现在我和你说话……我也一样不信你。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一旦被破坏,就根本无法修复。你和夜枭之间的这一个月,原本就没有任何信任可言。所以,出了任何事,自然是要算在你头上的。但是,这也并没有冤枉你。你和夜枭之间的帐,早就算不清了。”

    白粟叶心里突然涌出一丝悲凉来。

    她和夜枭这段时间,其实不过是彼此提防着、试探着,谁也不会甚至不敢往前迈一步。

    他怕她再利用,再背叛,再算计。

    而她也提防着他的仇恨和报复……

    “那夜枭的伤……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吧?”

    唐宋垂首看她一眼,“你被他伤成这样,你还关心他?”

    “……”白粟叶没说话。

    “生命危险不知道,不过,他心脏还有一颗子弹没有取出来。”说到这,唐宋的语气很低落。

    白粟叶呼吸一紧,“你的意思是……”

    “伤在心脏,子弹连着心脏,如果擅自取出来,他有80%的可能会立刻大出血而死。谁都不敢冒这个险,费伦斯心疼他,不准任何人来冒这个险。”

    白粟叶怔忡的坐在那,许久,脑海里都是一片空白。

    唇,几番翕动,才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如果……如果不取出来,子弹留在体内,随着肌肉的收缩力道,弹头很有可能穿透心肌,进入心腔……”

    “如果到了那一天,他必死无疑!”

    ‘必死无疑’四个字,让白粟叶眼眶的泪终究没有忍住,“所以,这根本就是一枚定时炸弹,甚至,随时可能会爆炸……”

    “是。”

    白粟叶颓然的靠在椅子里,眼,紧紧闭上。却有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角不断的流出来,越流越多,越流越凶。

    唐宋垂首看着面前面色惨白,泪痕四纵的女人,心有感慨。

    她自己受伤伤成这样,一滴泪都不见得落下来,可是,知道夜枭的处境后,情绪却彻底崩溃……

    他原本以为,白粟叶是真的完全没有心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