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88 爱的禁锢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88 爱的禁锢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最终,唐宋点头做主让白粟叶留了下来。

    也许是因为她眼里流露出来的分不清真假的感情,又或许是因为他累了——这么多天,他时刻都绷着神经,几乎没有一刻放松过。现在有人能替自己看着夜枭,倒也不错。

    唐宋处理完,走了。

    临走前,看了她一眼,下颔比了眼一旁的浴室,“趁着他现在情况还算稳定,你去里面把你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头发也擦一下。先穿着夜枭的吧,他衣服在那边柜子里。”

    白粟叶点了下头,送唐宋出去。

    唐宋走后,整个房间里,就只剩下她和夜枭两个人。

    开着窗,外面的风灌进来,她身上的湿衣服贴在身上,越发的冷得厉害。再这么下去,只怕当真要感冒,如果她伤口也感染,那情况还真挺糟糕。

    白粟叶沉吟一瞬,看了眼床上皱起的眉心已经渐渐松开的男人,轻步走过去,替他将被子拉高,裹好。

    她的目光,长久的在他脸上停顿,恍恍惚惚的想起过去许多的事。如今的他们,大约也就只有一方在昏睡的时候,才能真正安宁以对。

    他们之间,更勾勒不出未来……

    心里,不由得多了几许伤感。

    怕这种情绪决堤,她没有再多想下去,起身,打开他的衣服橱柜。里面一排排的都是衬衫和西服,另一个柜子里才挂着他的睡袍。

    白粟叶随手抽了一件新的,转身进洗手间。

    将身上湿了的睡衣脱下,套上他的。他那么高,睡衣又很宽松,套在她身上,将她衬得越发的娇俏。她站在镜子前,拿着吹风机吹着有些潮润的头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苦笑。以前和夜枭在一起,每次他出任务不在她身边时,她很喜欢偷穿他的睡衣。她喜欢身上带着属于他的味道睡觉,那种感觉,仿佛他就在自己身边。

    白粟叶边想着,边拿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吹着,下一瞬,只听到外面有动静。她微微皱眉,几乎是立刻将吹风机关上。果不其然,隐约能听到脚步声。

    而且,脚步声还是往她在的洗手间的方向过来的。

    谁?

    她秀眉拧起,蓦地将推拉门一把拉开。门外的人,似乎是没想到里面会有人在,见到她,微怔一瞬。

    下一秒,那双迷糊不清的眼顿时眯起,各种情绪在那双眼里聚散。他似乎有些分不清,眼下到底是自己在做梦,还是真实存在的。

    “夜枭?”白粟叶也是惊愕了许久,才从唇间挤出这个名字来。他身上是一身宽松的白色病服,手上还挂着消炎药,架子被他徒手移了过来。他似乎是刚刚发烧的缘故,苍白的脸上有一层病态的红晕。可是,最重要的是……

    “唐宋不是给你打了镇定剂吗?你怎么这时候醒了?”她放下手里的毛巾和电吹风。

    夜枭终于有些分得清真实和梦境了,只冷讽,“我没有干脆睡过去,让你失望了?”

    镇定剂打下去,让他浑身虚软无力是事实。但是,从小到大,经历过太多魔鬼式的训练,他有超强的意志力,那点镇定剂,倒是还不至于真让他一睡不醒。

    白粟叶不想和他吵架,所以没有接他的话,只是抬手,试了一下他额头上的温度。柔软的手掌贴过来,带着她特有的香气,让他呼吸一紧,竟是有片刻的晃神。尤其,她身上此时此刻,还穿着他的睡袍……

    蓬松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

    浑身上下,只有腰间的带子随意的束着,衬出她纤细柔软的腰肢。敞开的胸口,隐隐约约露出来的性感锁骨,雪白肌肤,风情又妖娆。

    她是不知道女人穿男人的衣服,意味着什么?那是一种无声却又致命的诱惑!还是,今晚,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夜枭厌恶被她耍得团团转的感觉,皱眉,一把将她盖过来的手,从额头上抓下来,烦躁的道:“滚!给你一分钟,从我眼里消失!”

    虽然是低吼,但是,声音却是沙哑的,有些无力。毕竟,镇定剂还是有作用的。

    白粟叶的手被他甩开,她疼得闷哼一声,下意识握住那先前被他掰断的手指。

    漂亮的额头上,有一层冷汗。

    夜枭这会儿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只以为是他刚刚那一甩,碰到了她肩上的枪伤。面色,缓和了一秒,但下一瞬,又绷紧了线条,凉凉的开口:“要不想再挨一枪,就别再来烦我!”

    “我答应了唐宋今晚在这照顾你。”白粟叶已经敛藏住了刚刚的痛,神色恢复了之前的淡然,“你是不是要上洗手间,如果是,进来吧。我去给你拿温度计。”

    让夜枭进了洗手间,她转身准备出去。不想和他吵架,他的身体和精力都不允许。

    可是,两个人,要擦身而过之时,夜枭一伸手扣住了她手肘,“答应唐宋照顾我,你就是这么照顾我的?”

    他眼神讥讽的从她身上瞟过去,“跑来我房间,湿着头发,换上我的睡衣——白部长,请教你一句,这是照顾,还是……勾、引?”

    最后两个字,他咬得很重。

    白粟叶知道他不过是又想羞辱自己,不怒,反倒笑了。笑得特别迷人,“原来,夜枭先生这么好勾丨引,穿着衣服,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勾丨引到你?”

    “还真不行!”夜枭扣住她的后腰,手臂一收,将她一把拉近过去。他身上是很重的药的味道,还伴着血腥味,白粟叶拧了拧眉,担心他用力过重,又拉到伤口,只能僵着身子,不敢挣扎。他嘲讽的看着她,声音沙哑,语气恶劣,“像上次那样,脱光了衣服,爬上我的床来主动取悦我,也许,我还能多看你两眼。”

    白粟叶还是那样笑看着他,“我知道。”

    夜枭被她笑得有些心烦意乱,“你知道什么?”

    “知道你现在也真就只能看看而已。都伤成这样了,也做不了什么其他事。谁勾引你,都不过是浪费自己的精力,我没那么笨。”

    “白、粟、叶!”夜枭咬牙切齿。这女人,在藐视他?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