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90 爱的禁锢 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90 爱的禁锢 5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有些念头一旦在心里冒出来,便一发不可收拾。

    像是受了诱惑,鬼使神差的,她俯首将自己的唇贴上男人的唇。

    她轻轻吻他。

    带着深深的眷恋,和浓浓的痛楚,放下所有的理智,任凭自己放肆,不敢去深思自己这样的举动是对还是错。

    可是,哪怕是放肆,也不过是暂时的。白粟叶压抑着,隐忍着,不敢让自己有更深的沉沦,只是在男人唇上流连一会儿,便强逼着自己抽离。可是,在她要抽身退开之时,男人的长臂,突然从被子里探出来,将她的手握住。

    她微惊。

    他醒了吗

    她睁开眼,垂首看他。他并不是清醒的样子,眼睑很努力的想要硬撑起来,可是,始终徒劳无功。意识非常模糊,手却还执拗的握着她的。

    “夜枭”她轻唤他一声。

    因为发烧,他掌心滚烫。苍白的唇,翕动,似乎是在喃喃絮语。白粟叶俯身下去,将耳朵贴上他的唇,仔细的听。

    “粟粟”

    她一震。

    心,剧痛。心脏,像是裂开了一样。

    这一声早已久违

    她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听到他这样叫自己

    “我在。”她把水杯放下,反扣住他的手。

    “痛不痛”他呢喃着问,意识模糊。

    “不痛,一点都不痛”她摇头,眼眶浮出丝丝潮红。无论是肩上的伤,还是手指上的痛,这一刻,瞬间便化为乌有。

    夜枭半梦半醒的,长臂一揽,突然将她直接抱到他身上去。白粟叶怕压到他身上的伤,稍作沉吟,下一瞬,掀开被子,主动的钻进他的被子里,靠近他发热的身体。似嗅到那能让他疯狂的味道,他几乎是本能的就将她抱进怀里。

    抱得很紧,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要将她一直锁在自己身边、刻进自己骨髓那样。

    白粟叶鼻尖一酸,双手贪恋的环绕过他的脖子,情难自禁的将脸埋进他脖子间。寒凉了许久的心,到这一刻,似乎才隐隐觉得有一丝丝的温暖。

    抱着她,他的呼吸,也渐渐变得顺畅起来。两个人,都像是眷恋着彼此那样,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这一晚,他睡得很沉,她也睡得很深。

    这十多天来,似乎是第一次如此。只是,翌日,一大清早,窗外还没有一丝丝光的时候,她便醒了。一整夜,其实不过是睡了不到四个小时而已。

    他没有醒。

    腰间,他的手,依旧用了很大的力气缠着她。

    她摸了摸他的身体,又用自己的额头贴了下他的额头,确定他是正常体温,才松口气。

    就着床头昏沉的光,她枕在他手臂上看了他许久,许久

    她必须要离开了

    这样的相拥而眠,不属于清醒的他们。

    苦涩的,小心翼翼的将他的手,从腰上缓缓移开。似乎是这种空落落的感觉,让他觉得相当不愉快,原本是舒展的眉心,却因为她的抽离而紧紧皱着。白粟叶怕他醒过来,抓了个枕头让他抱在怀里。果不其然,他的神情这才渐渐重新平静下来。

    看着这样的他,她扬唇浅浅一笑。

    翻身从床上下来。理了理头发,进浴室将身上他的睡衣换了下来,重新套上昨晚她穿过的那套睡衣,轻步走出房间。

    带上门,余下一室安宁

    唐宋一直挂心着他的情况,没敢睡得很沉。这会儿,他也打着呵欠,穿着睡衣从房间出来了。两个人在走廊上打了个罩面。

    “早。”白粟叶和他打招呼。

    “他情况怎么样”

    “还行。后来睡了之后,就退烧了。晚上我给他拔了针头。”

    “那就好。”唐宋懒懒的打了个呵欠,还有红血丝的眼看她两眼,“你一晚上没睡”

    “睡了一会。”

    “现在他情况既然稳定了,你也赶紧去休息会吧。晚些我让人过去给你换药。”

    “好。谢谢。”白粟叶点头,离开。

    回了副楼,第一时间便是打开窗,看向对面。

    唐宋进了他的房间。他依然还没有醒。唐宋只是简单的查看了一番,便又出去了。看样子,一切良好。

    白粟叶悬着的心也放下,打了个呵欠,重新躺回床上,睡下。

    很长一段时间,脑海里都是昨晚夜枭那句痛不痛

    其实,她也很想很想问问他:夜枭,十年前的那些伤现在是不是依然还很痛又怎么样,才能变得不再痛

    9点多。

    夜枭醒了。

    睁开眼,第一时间是摸索怀里的东西。看到是枕头,冷了眼,皱着眉,把枕头扔到地上去,扔得远远的。

    唐宋进来,把他的举动抓了个正着。

    “一大早,您这就和枕头闹起脾气来了”唐宋独身进来,把枕头捡起,扔在一旁的沙发上。

    夜枭瞥他一眼,没说话。

    而后,视线冷冷的落到窗外去。

    “看什么”唐宋顺着他的目光也看过去,而后,挑唇,“看对面的白粟叶”

    “唐宋,一大早,你最好别惹我。”夜枭抽回目光。

    “她就住那间房。”唐宋用下颔比了比对面,“你看窗外,不就是看她”

    夜枭微愣一瞬,又重新将视线投到窗外去。这次,确实是看那扇窗。

    只是,窗里,没有任何影子。

    “昨晚照顾你一晚上,没怎么睡,现在应该还在补觉。”唐宋边说着,边将一些简单的仪器从箱子里取出来。

    夜枭瞪他,“这里没人了吗,你居然让她留在我房间里”

    “你们俩不是喜欢斗吗现在两个人都受了枪伤,要真斗起来,应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我想着说不定你们俩还能玩出一出大戏来,结果,你们俩也真是辜负了我。不,应该说是她辜负了我。”唐宋看他一眼,“她被你伤成那样,昨晚没趁机报复你,反而还照顾你一夜,你说,是不是也太没意思了。”

    夜枭横他一眼。

    半晌,绷着脸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唐宋给他做检查,一会儿后,只听得他突然低低的开口:“手,是怎么回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