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698 爱到绝境 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98 爱到绝境 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那么多兄弟的命,每一个,都比他的命要重要得多。

    这十年来

    他几乎是一夜都没有好好睡过。

    他带着对那些生命的愧疚、悔恨,带着对她的憎恶和怨怼,折磨了自己整整十年之久。

    如果真的可以选择,他甚至甘愿十年前她取走的是自己的命。

    活着的人,远远没有死去的人幸福

    这个话题,让白粟叶说不出话,甚至透不过气。

    她是卧底,她肩负着剿灭他们的重责。出卖自己的感情无论是爱情还是友情,替组织获取重要情报,防止更多恶性战争和暗杀发生,这是她必须完成的任务。

    只是

    她和夜枭,终究是立场不同。

    夜枭从小到大,没有真正的家人,恶劣而残酷的生存环境导致他的世界里,没有信仰,唯有他自己的规则。国家、政府、人民,都不存在在他的世界里。他的世界里,是利益,是出生入死的兄弟还有歃血为盟的义气

    为了这些,他可以连命都不要。

    而她的出现,损了他的利益,伤了他的兄弟,负了他的义气

    其实,她早就该死千万次了

    “夜枭,对不起”白粟叶趴在他胸口上,轻轻开口。

    夜枭没有再说话,薄唇抿得紧紧的。一声对不起,在背叛和生命之前,显得苍白又无力。

    他无法原谅她,因为,他甚至连自己都无法原谅。

    当初,若是自己不被她引诱,若是不蠢到把她这枚炸弹托付给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一切也许都不会发生

    因为十年前的这个话题,气氛,一时间变得沉重而又压抑,让人喘不过气。

    因为太沉重了,所以,谁都没有将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那是一道十年了都愈合不了的伤,每提一次,便能揭得鲜血直流。

    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到了一个宽阔的地方。

    中途,白粟叶要求让夜枭放自己下来。他怕抱得太久,会崩到他身上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可是,夜枭执拗的不肯松开她,她的请求被他直接视而不见。

    如果不是他提起十年前,提醒了她他们之间其实隔着多大的仇恨、多远的距离,她大概又会难以克制的去幻想,幻想被他这样抱着一直抱着,抱到生命的尽头

    “这里已经能看到雪了,我们去那座亭子里坐一下。”她拍拍夜枭的肩。

    夜枭嗯了一声,抱着她往亭子里去。这个地方,雪已经有些厚了。在安静的夜里,一脚一脚深深浅浅的踩着,能听到声音。

    夜枭在亭子里坐下,白粟叶下意识的要从他腿上走开,可是,腰上一紧,被他的手扣住了。

    她一怔。

    没有再动。

    就在他腿上坐着。

    她没敢去看夜枭的神情,她甚至也不清楚夜枭为何带自己来这里。

    他把她身上裹着的毛毯,包着她光着的两条腿。

    她的手,始终环在他脖子上。

    “夜枭”

    “嗯”

    “你为什么临时决定带我来这里”

    夜枭良久没有出声,只是转过脸去,视线穿过空旷的地方,投到远远的东方。借着朦胧的月光,白粟叶可以分明的看到他面上的疲倦。

    那种疲倦,是由心底生出来的

    就像心底那根弦,已绷了许久许久,随时都在断裂的边缘。

    本以为他不会再出声了,可是,下一瞬,他却沉沉的开了口:“只是突然觉得很累,想来看看日出。”

    白粟叶心里狠狠一揪。

    她知道他累,这十年的折磨,他的痛苦只会比她来得沉重千百倍。可是,阔别十年,却是第一次听他将他的脆弱表现在她面前

    之前,每一次,他们之间都是提防、疯狂,甚至歇斯底里。

    从未像今晚这样,他如此平静的和她说他累了

    平静得让她心里发慌,只觉得说不出的悲凉。

    她明明抱着夜枭,可是,却又觉得这个人其实在一步步远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她最想要的是这样的结果,可是,内心深处却又害怕这样的结果。

    她突然无法克制,双手环住他的腰,把他抱紧了。夜枭回过头来看她。两个人,四目对上,月光下,她的眼神凄凉脆弱,闪烁着泪光。

    他眸色深沉,情潮翻涌。

    长指,突然捏住了她的下颔。拇指在冰凉的小脸上,轻轻摩挲着。力道甚至算得上温柔的。

    白粟叶鼻尖一酸,抽泣一声,突然仰起脸来,吻上了他的唇。

    那一下,一切都像是失了控。

    明知道她是罂粟,是植在他身体里的毒,可是,还是抵抗不了,拒绝不得。白粟叶更是让所有的理智都缴械投了降。

    彼此的唇,缠绵的纠缠在一起。像是世界末日,又似生命的尽头,他们缱绻缠绵,仿佛要将这样的刻骨铭心烙进彼此的灵魂里才甘心。

    夜枭的**,在她的面前,从来就无法克制。扔掉裹在她身上碍事的毛毯,手已经从她底下的裙摆里探进去。

    这样的夜里,早已经没有人来往。

    唯有他们

    像是溺了水,在疯狂的抓着对方当救命草的他们

    夜枭的手指,挤进她的体内。

    没有太多的前戏,可是,她的身体却比任何时候都敏感,比任何时候都愿意接纳他。又或者说,是在期盼接纳他。

    她吻他的唇,吻他的下颔,吻他的脖颈

    他的手指在她身体里放肆,她难受的用手指挠他,娇吟的声音里,酥媚得叫人骨头都快酥掉。

    “夜枭,我现在真的勾引你你敢在这里要我吗”

    这一刻,她放下了骄傲,放下了矜持,甚至连理智都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

    一切,她都只遵从着自己的心。

    这是一种难得的放肆。

    甚至,放肆不了多久。

    她手指挑开夜枭身上的衬衫纽扣,手从他的衣领里窜进去。夜枭闷哼一声,“我可没想要在这里要你的可你能把我弄疯”

    “那你要吗”白粟叶喘息着,潮雾朦胧的眼,迷离的看着他。那一声,娇软得让夜枭只觉得身体血液倒流,直往身下冲去。

    ()(哈罗小说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