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07 刻骨铭心 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07 刻骨铭心 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夜枭,怎么了”

    纵然心里再痛苦,纳兰也只能佯装无事那样,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夜枭回神,抽开视线去。刚刚那些神情,一瞬间,已经换作了一如既往的淡漠。他将电脑放在一旁,问:“找我有事”

    “我想去和费先生请安,所以,想问你要不要一起去。”

    “你在外面等我,我换身衣服。”

    夜枭起身,沉步往更衣室走。

    纳兰几乎是痴迷的看着那抹身姿,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更衣室内,她才带,落寞的转身出去。

    从他们住的小楼,到费伦斯住的主楼还是有一段的距离。

    鹅卵石的小径上,两个人并肩而行。

    “夜枭,手机里的内容很重要吗你一晚上没睡,眼睛里都有红血丝了。”纳兰忍着对白粟叶的嫉妒,状似无意的问夜枭。

    夜枭没有回答,只是突然道:“我们俩订婚的事,你怎么看”

    突然提到这件事,纳兰心跳得很快,转过脸来迷恋的看着他。他的目光也正好朝她看过来,两个人,四目对上,他眼神幽静寒凉,她却羞红了脸。垂在身侧的手因为紧张而握紧了几分,“我我都听费先生的安排。”

    夜枭将视线抽回去,“你没有自己的思维能力”

    “我无父无母,是个孤女,是你救了我。所以就算不是费先生安排,我也是想要嫁给你”最后三个字,许是因为害羞,她说得很轻很轻,轻到几乎都要听不到了。

    这是来自一个少女的表白。

    可是,夜枭听在耳里,面上却始终平平淡淡的,没有多的波动。

    他只缓缓开口:“你知道我当初不过是因为你这张脸,所以才会救下你,继而留下你。如果没有这张脸,你的死活,都不会和我有任何关系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这是实话。

    可是

    却是比任何利剑还要伤人的实话。

    这个男人,从来都是如此残酷。

    她真想知道,他这份浑然不顾别人感受的无情,在那个女人面前是不是也一样

    “夜枭,我是真的很爱你”纳兰顾不得难堪,突然转过身,拥住男人的腰,小脸紧紧埋在他胸口,“我倾慕你,崇拜你,仰望你。在我眼里,你是头顶的天我知道,也许我什么都比不上你心里的那个人,也许我极力踮脚都不一定够得到你,可是至少,我爱你的这颗心,远远胜过她爱你既然你们没有可能,夜枭,你何不和我试试看”

    她说到动情的地方,眼眶里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看起来,很真诚。

    可是,这样的真诚,却打动不了一个有着顽石一般心脏的男人。尤其,她说的那些话

    字字,刺中他的心脏。

    他垂首,深目看着怀里的女人,克制不住的想,如果,此时此刻,靠在自己怀里,和他说这番话的不是她,而是那个女人

    呵~永远都不可能

    纳兰和她最大的差别,就是个性的差别。她永远都那么克制,那么理智,不懂得服软,更不会甘愿委曲求全。

    理智得让人生恨可偏偏,就是那个可恨的女人,时时将他耍得团团转

    人,有时候犯贱起来,连自己都觉得不可理喻

    “我说,怎么都这时候了,还不见你们俩来给我请早安。”就在这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乍然响起。费伦斯由成明推着,从花园里缓缓过来。

    他笑呵呵的看着相拥的两人。

    纳兰被瞧得小脸一红,连忙松开夜枭,退到他身边去。

    “义父。”

    “费先生。”

    两个人前后打了招呼。

    费伦斯嗯了一声,和身后的成明笑着打趣,“现在的年轻人啦,一大早的就恋爱。我们两个老头子,可真是不识趣,打扰了他们。”

    “您是少主的父亲,少主一定不会在意。”明叔笑着接话。

    “会不在意”费伦斯抬手,笑着指了指始终面无表情的夜枭,“你看看他这脸色,摆明着写了你们真烦四个大字。”

    “费先生,您就别笑话我们了。”纳兰反倒是难为情起来,手下意识的揽住夜枭的手臂,“我和夜枭,是正要去和费先生请早安呢”

    “嗯。早安呐,今儿就算是在这儿请了。小丫头,你呐,让明叔送你回小楼去,把你未婚夫暂时借我一借,没意见吧”

    未婚夫三字,让纳兰红了脸。娇羞的点头,“不敢。费先生,那我先和明叔回去了。”

    “去吧。”

    费伦斯挥挥手,一会儿,就只剩下他和夜枭二人。

    “推着我,在花园里走走吧。我看你最近心情不好,就当是散散心。”

    夜枭推着费伦斯,淡声道:“我没有心情不好。”

    “行,算是你没有心情不好。马上就要订婚,我也不准你心情不好。”

    “义父,关于订婚一事,你还没有正式问过我的意见。”夜枭语气强硬。

    “请柬,我差不多都已经发出去了。今晚,我会让明叔把名单给你送到你书房去。你仔细看好了,查漏补缺,若是还有遗漏的,赶紧补上。”费伦斯就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自说自话,“我知道你怕麻烦,所以,订婚宴的事,你什么都不用准备,只需要到了那天,人到就行。对了,你不是还想见你母亲吗订婚宴上,你一定能亲眼见到她,就当是义父送你的订婚礼物了”

    夜枭呼吸一重,推着轮椅的手,绷紧了些。

    这话里的意思,他听得分明。

    费伦斯把玩着手里两颗翡翠球,像是感觉不到身后某人的情绪,只是继续不疾不徐的开口:“夜枭,你一向最知道我的脾气。谁若是让我过不去了,我便会让他更过不去。十年前,你那小情人的帐,你没和她算,那是你大度。十年后让我受重创这笔账,要真算起来,我可得亲自会一会她。你说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