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15 此生漫长,你却难忘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15 此生漫长,你却难忘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她没有醒,始终紧闭着眼,他便放肆的吻得更深些。

    吻到气喘吁吁,吻到快要克制不住,恨不能将她吞了,他猛地松开了她。

    翻身下床,套上衣服,沉步走出房间。

    门,被带上的那一刻,床上,原本没有任何反应的她,缓缓睁开眼来

    半晌,盯着他离开的方向,眼神,木然而空洞

    唐宋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揉了下眼,黑暗里突然见到一团黑影,吓得低咒一声,警惕的从床上翻身而起。

    “什么鬼东西”背上,已经是一片冷汗。

    “我。”

    低沉的一个字,让他大喘口气。人吓人吓死人好么

    身上的被子被一把掀开,冷得唐宋坡口大骂:“靠,你不至于半夜天都没亮,跑来强丨奸我吧我性向可是正常的”

    “起来,陪我喝酒”夜枭掀开他身上的被子,啪的一声将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来。

    唐宋睡没睡好,强光一照,照得他一双眼都睁不开来,只拿手挡着,一边烦躁的骂:“你特么不爽,就可劲儿折腾我,让我也不爽,是吧都什么时候了,还喝什么酒再说,也不看看你那破身体”

    夜枭直接将他的话无视掉。

    径自走向酒柜,利落的开了瓶酒,倒了两杯。橙黄色的酒,很烈。

    唐宋见他是来真的,有些头疼,“你到底怎么进我房间的”

    “你说呢”他是这里的老板,有特殊卡,想进哪间房都不是问题。

    “我要投诉有你这么当老板的吗半夜来扰民”

    夜枭不吃他这套。

    面无表情的端着酒杯,站在窗口,沉沉的看着窗外。这时候的海上,蒙着一层薄雾,点点星光,若隐若现。

    他想起那一年的烟花

    那年之后,这片璀璨,他连看都不敢再看。

    “夜枭,你这脸上明显写着欲求不满啊。”唐宋无奈之下,只得端着酒杯过来,一双眼瞄他,“你怎么想的呀,美人在怀你不最后抱着她好好睡上一觉,跑来我房间装深沉不会是被她给赶出来了吧”

    夜枭自嘲一笑,“再留下去,我怕我真会又强丨奸了她。”

    “啧啧,算你还有点良知,不是真禽兽。”

    夜枭哼笑一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唐宋皱眉,“你别喝猛了,要是真出什么事,分分钟能丢了命。”

    “命”夜枭好笑的咀嚼着这个字,又给自己重新倒上一杯酒,他垂目看着那橙黄色的液体,眸光幽凉,“要真能在这时候丢了命,倒也不算是什么坏事”

    至少

    在合眼之前,还能看看另一个房间的那个女人。

    而且

    “如今,我倒是真的嫌自己命太硬,活得太长。”他眼底灰暗得没有一丝光。

    余生漫长又孤苦,多活的一天都是折磨

    唐宋心口一紧,“你说什么鬼话你这命可是我给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你敢不珍惜,我弄死你”

    夜枭没有接话,根本不管他的炸毛,目光投向黑沉沉的海面。

    唐宋看不得他这副样子,胸口也闷得厉害。索性也是一口闷了一杯酒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冰凉的酒精流进喉咙管,滑进胃里,他郁闷的情绪才勉强平缓一些。侧目看了眼身边的夜枭,眼神沉了些,“你是真打算和纳兰订婚”

    没有犹豫。没有那个女人参与的黑暗到没有尽头的未来,和谁过都一样。

    唐宋没说话。

    “这不是你最希望的”

    “我也就嘴上一说,因为料定了你不可能娶她。谁知道”唐宋又道:“不过,那丫头是真喜欢你。”

    “整成和她一样跑我面前来,是真喜欢还是假喜欢”夜枭哼出一声,“不过,真真假假,和我没关系。”

    唐宋微微惊讶,“你知道她是整的”

    “你觉得,世界上的两个人,能有不管长相,就连爱好都差不多的人存在”

    “她脸上确实有小小的动过。不过,我怕你失望,所以一直没说。而且,你既然也没和她来真的,就更没说的必要了。不过,你既然已经看穿她,为什么还把她留你身边”

    “她是我义父的人。”

    唐宋倒是也不奇怪,“费伦斯生性多疑,你现在风头正盛,他提防你也不是没道理。”

    夜枭没有再接话。对于费伦斯,他不想和任何人多做任何讨论。那个人,在他儿时对父亲这两个字绝望的时候,让他重新有了崇拜之心。他敬畏他的心情,复杂又难以磨灭。

    只是,他的羽翼被他训练得丰满后,爪牙也自然跟着锋利。

    费伦斯不敢确定的是,他的爪牙,有一天是不是会对准他这个义父。

    “夜枭,如果你和纳兰订婚白粟叶怎么办”唐宋忍不住问出口。

    “她怎么办”夜枭咀嚼着这四个字,似乎觉得唐宋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可笑。他喝了口酒,酒精的味道灼得他身体里每一个器官都在疼,“你问错了。你应该问的是,以后,我怎么办。”

    唐宋深吸口气,“十年前,我只以为你的痛苦是来自于那些我们死去的兄弟;你这十年的耿耿于怀,我也以为只是你的不甘心。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是我弄错了。”

    “我也以为是不甘心。多可笑,杀人如麻的夜枭,竟然被一个18岁的小丫头给耍了。”夜枭苦涩的开口。

    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又也许是太闷,太疼,他也一样需要发泄。

    有些话,若是再闷着,他怕自己会窒息而死。

    “这十年里,我想过千万个虐待她、报复她的方法。甚至想过用十年前她用过的招数,等她爱上我,依赖我的时候,我再狠狠的抛弃她。让这十年我尝过的所有的痛,都加诸到她身上。不过,可笑的是十年后真正再碰上她,我好几次都愤怒得失去理智。凭什么我对她耿耿于怀、念念难忘,她却始终对我不冷不热又谨慎小心凭什么我把生活过得一团糟,她却一直安然无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