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22 生死相依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22 生死相依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一瞬间便让她原本绷紧的心,陡然松懈了下来。

    她想

    自己如果此时此刻就死在了这儿,也再也没有遗憾了

    夜枭

    好久不见

    几声枪响后,绿地周围的几个大胡子全部一枪倒地。

    直升机,缓缓从空中降下来。夜枭踏着高筒皮靴,一步步冷沉的朝她走来。头上阳光刺目,他浑身上下被镀上了一层金色光圈,可是,身上迸射出来的却是让人不寒而栗的森冷。

    一路过来,他的目光始终凶狠的瞪着她,片刻不曾偏移,像是要将她千刀万剐了一样。

    白粟叶真担心他是不是下一瞬就会端起枪来把自己杀了。

    果不其然,夜枭一靠近她,便是将她狠狠甩在身后的树干上。他的身体,牢牢的桎梏着她,把她压得连喘息的空间都没有,“白粟叶,你真就那么想死你知不知道,刚刚我要是晚来一步,你现在就已经被打成筛子了”

    他的质问声,冷厉刺骨,声线却隐约有些变了调,沙哑了几分。

    他冷冷盯着她的锐利目光里,从刚刚的恼恨、愤怒,渐渐分离出几丝惊魂未定的恐惧来。

    白粟叶探寻的眼深深的看着他,心头震颤。

    恐惧

    他夜枭,从小就接受各种残酷的训练。在自己的死亡面前,都不会有任何畏惧之色。今天这样的场面,对身经百战的他来说,根本就是小儿科的把戏。

    可是

    此时此刻,他眼里却分明有着恐惧。很深很深的恐惧。

    他在怕什么

    “夜枭,你在怕什么”

    夜枭身形狠狠一震。

    空出的一手,突然捏住她的下颔,将她一把拽了过去。动作,粗暴。

    两个人的脸,贴得很近很近,她被他抬起的小脸上,还沾着尘土,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她从未有过这样的狼狈姿态

    夜枭凝神看着,只觉得胸口一恸。回忆起刚刚凶险的画面,眼眶里浮出一抹赤红,继而,他恨极的俯身下去狠狠咬在她唇上。他是真的恨极了,用了好大的力气,她疼得喘息一声,手下意识扣住他的手臂,鼻尖泛酸的呢喃:“夜枭”

    本以为他要把自己唇咬破了才会罢手。可是,对于这个女人,夜枭到底是狠不下那样的心。半晌,松开唇齿,贴着她的唇,恶狠狠的低语:“你下次要再敢不自量力的接这种任务,就算他们不杀了你,我也要弄死你”

    他的话落下,白粟叶眼前变得一片模糊。她就那样抬着头看他,眼眶里一颗泪毫无预警的掉下来。

    那颗泪,让夜枭狠狠一震。

    他怔忡的看着,竟觉无措。

    恍惚间,像是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那会在他面前撒娇,会在他面前示弱掉泪的白粟叶

    可是,他竟然忘了要怎么哄一个会掉眼泪的女人。十年了,这十年里,他从未把他的温柔,他的诱哄,给过任何一个不属于她之外的女人。所以,生疏了,是不是也值得原谅

    “哭什么”夜枭回过神来,低低的问。神色缓和了许多,可是,还是那样板着脸的样子。

    白粟叶很想忍住眼泪,可是,此时此刻,眼泪就像是开了闸的龙头。在他面前示了弱后,就再伪装不来坚强。至少,此刻,她没办法

    夜枭发现自己还是如十年前那样,根本看不得她掉眼泪的样子他曾经渴望这女人在他面前可以像十年前那样服软,在他怀里哭泣,可是,当她的眼泪真正落下来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比想象的还要在乎的眼泪。

    手足无措,心慌意乱。他索性长臂一揽,把她用力抱到胸口前。

    “是不是怕了”他声音压低,下颔抵在她发顶上,“现在有我在,你不必害怕。就算是入了鬼门关,你也绝不会是孤身一人。”

    他不说还好,他一说,白粟叶反倒是哭得更厉害了。两手紧紧捏着他身上的迷彩服,眼泪打湿了他胸口的衣服,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身子抖得厉害。

    “夜枭,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你问我要问,也是我该问你”夜枭有些火大,“好好的s国你不待,你跑来这里送死”

    “是,你明知道这里有多危险,明知道你来了我们可能都走不出去了,为什么你还要来”白粟叶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如果她知道夜枭会来这里,她绝不会让自己冒这样的险。

    她的问题,让夜枭沉默,薄唇抿紧了,没说话。

    “你怎么这么笨”白粟叶还在呢喃,佝偻着身子,双手紧紧拽着他的衣服,眼泪打湿了自己的手背。情绪根本无法压抑和克制。

    “是,我就是这么笨一个十年前把我玩成傻子一样的女人,现在要死了,我没有买鞭炮庆祝居然还跟着她一起跑来送死,我自己也觉得我真是蠢得可以不过”夜枭说到这停顿一瞬,垂首目光沉沉的锁定她,咬着牙道:“你要敢死,我会把地狱都给掀了”

    白粟叶张开双臂将他抱紧了。

    她不该来的

    不该连累他

    夜枭,大傻瓜

    虞安站在飞机旁,看着不远处相拥的两人,心里一时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来。

    夜枭对她的感情,他其实比谁都清楚。可是,曾经那25条人命,谁都没法当做完全没有发生过。况且,哪怕就是此时此刻,对白粟叶他也依然不得不提防。

    擅长演戏的女人,在欺骗感情上,也是老手。她曾经欺骗的,不只是夜枭,还有他们这一群把她当真朋友的人

    就在他正出神之际,听到一阵动静声。虞安回头一看,立刻出声打断他们,“先生,得立刻走幽冥的人,已经过来了”

    夜枭亦回头看了一眼,神情严肃起来。

    他垂首看了眼怀里已经哭得像是个泪人一样的女人,二话没说,直接将她从地上一把抱起。男人的胸膛,似她最安稳的港湾,白粟叶下意识揽住他的脖子,由他抱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