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36 痴缠绝恋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36 痴缠绝恋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第痴缠绝恋(3)

    女孩的表白,字字哀婉,可是,却始终无法打动他。

    对于除了那个女人以外的其他任何一个女人,他都没有了动情或者动心的能力。

    面无表情的,把手从她胸口上抽回来,他只凉凉的道:“你回去吧,以后,没事不要再过来。”

    他撇开纳兰,往前走了一步。几乎是无意识的,抬头。

    窗口站着的身影,让他愣住。

    隔了很远很远的距离,两个人的视线,在半空中对上。

    彼此,皆怔。

    而后,率先回过神来的,是窗户里的人。

    她冲他淡淡一笑,收回头,将窗户关了。

    白粟叶靠在玻璃上,呆呆的站了良久,一股凉意,从脚底,一直窜上来,将她整个人淹没。

    手指,几乎掐进了手心里去。

    刚刚,心里有多期待,如今……心里就有多失望……

    可是,越失望,才越清醒……

    她差点要忘了,他是有未婚妻的……

    她再对这个男人念念不忘,便是可耻的在惦记属于别的女人的男人……

    那是第三者才会做的事!

    “你没事吧?”唐宋担心的眼神看她一眼,轻问。

    她回神。

    牵强的扯了扯唇,笑着摇头,“没事。算了,外面太冷,我不出去了。”

    她放下外套,掀开病床上的被子,重新躺回去。目光,别到唐宋看不到的那边,只觉得眼眶里有些酸胀难受。

    唐宋沉默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想说什么,可是,终究是欲言又止。

    只给她做了检查后,便拉开门准备出去。

    “唐宋。”白粟叶突然出声,把他叫住。

    声音是轻幽的,有些飘。

    唐宋走到门口的身影顿住,回头看她。她半靠在病床上,长发披肩,小脸看起来有些苍白。

    “我……能提早走吗?”

    唐宋摇头,“没办法,至少得巩固了病情才能离开。夜枭过几天就要结婚了,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不过,不要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他……要结婚了?

    白粟叶抓住的重点,却是唐宋说出来的这几个字。她睫毛颤了下,有些失魂落魄。

    却是什么都没有再多问,只是佯装若无其事的点点头,说了声“好”重新躺回被子里去。

    门,轻轻的被带上了。

    她挪动着沉重而空洞的躯体,侧过身去,背对着门口。

    眼神痴痴的看着窗外。

    不知不觉,枕头湿了一片。

    她知道他迟早要结婚的,可是……

    原来……

    做再多的心理准备,当这一天,真的到的时候……所有的心理防线,也不过是被轻而易举击得溃不成军……

    …………………………

    唐宋走出房间,越过长廊,一抬头,就看到他。

    正靠在墙上,抽烟。

    唐宋皱眉,伸手过去,就把他手里的烟头抓过去,扔了,丢得远远的。

    “想死呢?”

    “想,但还不能死。”夜枭幽声低语。他得活下去,他至少得保他母亲安然无恙。

    唐宋沉沉的看他一眼,“刚刚你和纳兰在花园里,又揉又捏的,她在上面全看到了。”

    “又揉又捏?”

    “你不但摸她脸,还摸她胸上去了。还不算又揉又捏啊?”

    夜枭没有解释。他本就不擅长解释。

    唐宋道:“你和纳兰要结婚的事,我也和她说了。”

    夜枭怔了一瞬,良久,暗沉的问:“她……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都没有,平平静静的,一句多的都没问就睡了。”他边说着,边觑了眼夜枭的神色。

    夜枭又从口袋里摸了烟出来,但是这一次没有再点上,只是夹在双指间。他神色黯淡得不能再暗。

    唐宋叹口气,摇头感慨,“也不知道你这拼死救她,到底值不值。”

    “没有什么值不值,从来只有我愿不愿。”

    唐宋笑,“以前只以为我哥是个情圣,人家都结婚了,他却还对人念念不忘。你夜枭恰恰相反,自己都要结婚了,还对人念念不忘。明知道没有结果,你们俩还坚守着,都是自找折磨!”

    “她什么时候可以痊愈?”夜枭把话题扯开。

    “你都已经痊愈了,她当然也已经痊愈了。这不是你说想让她多留几天,所以,一直让她在这儿住着。真要走,今天就能走。”

    “过了周六吧。”夜枭道。

    “周六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夜枭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开。步伐,沉重。背影,落寞。

    ……………………

    白粟叶又在研究室里呆了几天。外面的天,越来越凉,凉得让人连走出去都不一定有勇气。

    可是,她却觉得闷在室内的每一天都是一种煎熬。

    她总以为只要出去透透气,一切都会转好,但试过几次后,才发现,不过是徒劳……

    胸口,郁结的那团阴霾,无论怎么努力,都始终不散。

    离开犹城的前一天。

    她又似平常那样,迎着风,不死心的裹着外套,在研究室的院内走着。

    走着走着……

    一辆车,豁然停在她面前。

    她脚步一顿,看着从车上缓步走下来的男人,那一瞬,连呼吸都屏住了。

    原来,竟是十多天,没有再这么近的看过他了……

    也许……

    过了今天,过了此刻,以后,便再也没这样的机会了……

    夜枭也看着她。

    两个人,就这样静默的凝望着彼此。

    “上车。”最终,他率先开口,拉开后排的车门。

    白粟叶没有多问,只顺着他的话,上了车。这一刻,其实没有必要多问,能和他多待哪怕一秒,都已经是奢侈,又何必管他们将去向何处?

    开车的是虞安。

    夜枭和白粟叶并肩坐在后排,两个人,皆是无话。

    车厢里,气氛沉闷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虞安一双眼只敢专注的看着前面,不敢乱看,连呼吸都秉着。

    车,一路往前开。

    开到帆船酒店,骤然停下。

    酒店里,大堂的员工远远就认出夜枭的车来,赶忙放下手里的事出来迎接。

    “少主!”

    “忙你们的事,不必管我。”夜枭淡声吩咐。

    经理挥挥手,所有人便都转身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少主,您的房间已经准备在那了。”经理最后一个离开,离开前,和夜枭低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