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38 相拥而眠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38 相拥而眠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第相拥而眠(1)

    白粟叶此时此刻心里亦是酸到了极点。

    十年前夜枭帮她吹头发的画面,像是放电影一样,不断的在脑子里闪过。曾经以为已经忘记了的细节,现在才发现原来又记得那么清晰——

    “头发还是湿的,不准上床!”那时候的她,刚倒在床上,又被夜枭毫不留情的拎起来。

    “唔~让我睡吧,夜枭,求你了……我今天骑了一整天的马,好累。”她呢喃着撒娇,整个人几乎都是挂在夜枭身上。

    “上次头发没干,睡觉醒来头痛的事,已经忘了是不是?”夜枭把软成一团的她,牢牢抱着,板着脸教训。

    她却根本不怕,这会儿已经快要睡着了,一双眼半眯着,耍着赖的轻笑,“嗯,忘了,统统都忘了……”

    夜枭拿她没半点儿办法。将她抱着,往浴室里走。最后,把她放在浴室的琉璃台上,边哄着她睡,边帮她吹头发。

    ——————

    那时的夜枭,把她当孩子一样宠着。

    她想着想着,画面里那张原本是自己的脸,恍惚一下就变成了纳兰的脸。

    未来有一天,他也会和纳兰做现在所有他正在和自己做的事……

    意识到这个,心脏猛地紧缩,疼得她重重的喘息一声。

    “不要吹了。”她身子闪开去,躲开了吹风机下的风。

    夜枭神色深沉的凝着她躲避自己的样子,“过来!”

    她摇头……

    身子靠在琉璃台上,双手用力抠着台面,才勉强支撑着自己站稳。胸口的痛,迟迟无法挥散。

    如果以后再也不会有的柔情,现在,再让她沉沦,让她越陷越深,这对她来说是一件很残忍的事……

    “过来,你病刚好,不能感冒。”夜枭始终是那样平淡无温的同她说话,眼神里却是透着执拗。

    白粟叶好想逃……

    她快被过去那些甜蜜的记忆和现在这样伤感的分离折磨得肝肠寸断。

    她不管夜枭,转身就往浴室外走。可是,夜枭却比她快上一步,长臂一伸,就把她拽了回来。她整个人被摁在墙壁上,他高大的身体已经逼近过来。

    可是,还没等他开口,白粟叶眼底的一滴泪就跌了出来,“夜枭,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对我很残忍?”

    一开口,嗓音都是哑的。

    他怔住。

    她的控诉,让他不明不白。可是,心疼她,却成了本能……

    “再过不久,你马上都是别人的丈夫了,你还有什么资格来管我感冒不感冒?又还有什么资格再对我好?”她泪如雨下,“夜枭,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现在宁可你像我们刚见面那样羞辱我,虐待我……”

    那样,至少,在未来漫长的岁月里,她还可以恨他,可以劝自己放下他……

    夜枭眼底划过一抹沉痛,他将吹风机缓缓放下,眼神逼视着她,“你想就这样忘记我?”

    “……是。”她用力点着头,“我要忘记你,必须忘了你……”

    否则,她会死。不,是生不如死……

    夜枭呼吸加重。他不想让她忘了自己,无论记忆里,是好的还是坏的,他都自私的希望自己在她心里有那么一个位置,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角落都好。

    可是……

    最终,这些话,在她的眼泪下,不过是被统统收入腹中。他只沁凉的道,“既然如此,自己把头发吹干出来吧。”

    最后一句话,嗓音沙哑,透着深深的倦意。

    白粟叶靠着墙站着,很久没有动。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浴室里,门被关上,她才沿着冰冷的墙,痛苦的缓缓蹲下身。

    苍白的脸,深深的埋进膝盖。

    终究……

    这个让自己念念不忘了十年、让自己寝食难安了十年的男人,还是属于别人的了……

    从此,便真的是她抓不了,碰不着的男人了……

    白粟叶用力捂住胸口,可是,疼痛,还是不断的泛滥,汹涌而出……

    ……………………

    夜枭躺在床上,始终盯着天花板的双目里,泛出一圈红。脑海里,很久很久都是她那句‘我要忘记你,必须忘了你……’

    深吸口气,他闭上眼。

    浴室里,没有再响起电吹风的声音。

    她也久久没有出来。

    外面的天,渐渐的黑了下来。

    他在床上躺了许久,打电话从餐厅里叫了晚餐。直到餐点送到房间里来,他才推门重新步入浴室。

    这个笨女人,竟然还蹲在墙角边上,一动没动。

    披头散发。

    她至少蹲了有一两个小时!

    他眉心一跳。

    想说什么,可是,喉咙间像是被棉花堵住了一样,一个字都吐不出来。沉步进去,弯身将她从地上轻轻抱起。

    他以为她睡着了,可是,她却是在他抱她而起的那一刻,张开双臂,把他搂紧了。

    身形,一僵。

    这一刻,一向刚硬的心,不自觉柔软了许多。他垂首看着怀里她苍白的小脸,“我抱你出去吃点东西。”

    “……我没胃口。”她所有的垂死挣扎、苟延残喘,最终都抵不过她想要抓住最后一丝温情的**。没有推开他,反倒是把他抱得更紧。

    “多少吃一点。”他也一样没有胃口。

    白粟叶摇头,恳求的道:“夜枭,让我睡会儿……好不好?我头痛……”

    夜枭抬头看了眼时间,“你还能睡两个小时。”

    “好,那就只睡两个小时。”白粟叶没有多问,为什么是两个小时。其实,她心里很清楚……

    这个最熟悉的房间,亦是海上烟花最好的观赏点。

    夜枭把她放倒在床上。她双手还搂着他的脖子没有松开,眼轻轻闭着。他只听到她细声低语:“夜枭,你抱着我睡吧,好不好?”

    他眼底划过一抹幽深。

    凝望着她,最终,点头,“好。”

    他一手抱着她,一手掀开被子。两个人,一起跌进柔软的大床。他抓过被子,把两个人裹紧,裹得牢牢的。

    两具冰冷的身体,到这一刻,绝望的互相取暖。

    白粟叶蜷缩在他胸口上,不甚清醒的呢喃:“我好久都没有好好睡过了……”

    夜枭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良久,吐出三个字,“我也是。”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