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45 何去何从 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45 何去何从 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第何去何从(4)

    “我累了,先不和你说了。”白粟叶挂断电话,将手机也一并关了。她觉得好累……累到不想和任何一个人再多说一个字……

    她近乎自虐的看着电视画面,但是,婚礼的报道并没有太多,很快画面就转到了其他新闻上。

    她关上电视,没有再继续看。

    闭上眼,躺在床上,胸口变得空荡荡的,像是被人无情的把一切都挖空了一样……

    ………………

    此刻,犹城。

    酒店房间外,轮椅声,由远而近。

    佣人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外,冲由成明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老先生微微鞠躬,“费先生,少主在里面还没有换衣服。”

    “把门打开。”费伦斯回头看了眼成明。

    “是,先生。”成明拿了卡,将房间刷开。

    酒店,厚重的门推开,里面烟雾熏天,呛得人连肺都在痛。

    一片阴霾中,今天的新郎,坐在沙发上,背对着门口。

    “怎么?愿赌还不服输?这可不是你夜枭的气量!”费伦斯推着轮椅进去,皱着眉,吩咐佣人,“去把窗户打开,抽这么多烟,像什么样子!”

    夜枭这才缓缓站起身来,把手上的烟头灭了。他淡淡的看了眼费伦斯,“您出去吧,我换衣服。”

    这会儿,夜母从外面进来。

    里面的烟雾熏天,也让她轻轻蹙了蹙眉,不由得轻声责备,“怎么又抽烟了?妈不是和你说了,让你少抽烟吗?”

    “这儿子啊,是拿自己的身体当儿戏,我管不了,只能交给你来管了。”费伦斯回头看了眼夜母,脸色不是很好看。

    夜母看他一眼,没说什么。费伦斯确认他不曾反悔,自然也没有再多留。

    一会儿后,整个酒店的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母子俩。夜母沉目看他一眼,将床上的西服抱起来,抬头看着自己的儿子,“要不要妈帮你换?”

    夜枭没有答话,只是机械的解着上衣纽扣。面上,淡得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

    夜母叹口气,“夜枭,你心里这样难受,是为了另外一个女孩子吧?”

    提到她,那原本没有任何情绪的眸子,紧缩了下,眼底划过一抹暗流。

    “既然那么喜欢她,怎么反倒忍心和别的女人结婚,不去试着把她找回来?”

    “找回来?”夜枭自嘲一笑,“我在她心里算什么?如果她真的对我有哪怕一点在乎,我们也不至于走到如今这无法挽回的一步……”

    “妈虽然没有和她面对面见过,但是,也看得出来,她对你是有情有义的。”

    “您不必安慰我。”有些话,他连自己都骗不过自己……

    何况,十年前,他也觉得她对自己有情有义。可是……结果呢?

    “妈可不是安慰你。上次,你订婚的那天,妈其实就和她见过了,你义父拿着我的命威胁她。当时我就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紧张我。如果不是真心爱你,她又何必因为我受你义父威胁?你义父逼着她,不准再和你见面,我想……她不曾来找你,总归是有她自己的思量,但一定不是因为不够爱你。”

    “妈,你说什么?”夜枭怔忡的问:“你说……义父曾经拿您威胁过她?”

    “嗯。之前我没说是不知道你对她到底是有多重的情意,也不想你和你义父闹矛盾。后来,我看出来了,你根本就对纳兰没有意思。既然如此,又何必让自己那么辛苦?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理由没有来找你,你都该和她把话问清楚。”夜母将他搁在一旁的手机拿起来,“给她打个电话问问看吧,别回头留了一辈子的遗憾。妈也不忍心看你难受……”

    夜枭心里巨大波动。

    她从未和自己说过,她受过他义父的威胁。

    那么,是不是,她不来找自己,真的有她的苦衷?她的担忧?

    夜枭拿过手机,迟疑一瞬,正要按下那串再熟悉不过的号码时,房间的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踢开来。

    “夜枭,出事儿了!你赶紧的!赶紧!”

    唐宋显然是急匆匆的跑过来的,跑得满头是汗,气息直喘。

    “什么事?”夜枭皱了皱眉,“好好说,别吓着我妈。”

    “我没事。”夜母摇摇头,也跟着担心的问唐宋,“怎么了?”

    唐宋大喘气的道:“你……你赶紧接电话。是那什么白狼打过来的!”

    夜枭面色冷凝,几乎是立刻就把电话给接了过去。难不成,她又出什么事了?!

    “你们俩聊,我现在去让虞安准备车和飞机,我们赶紧去机场。”

    唐宋说着,已经从房间里跑出去了。

    夜枭心底一根弦绷得紧紧的。把手机贴在耳边,还没开口说话,就听得白狼在那边低吼:“夜枭,你他丨妈就是个孬种!我还以为你是什么好人,我呸!”

    夜枭面无表情,“有事说事。”

    “说事儿?行啊,我先祝你和我们部长的替身……”

    “白狼,你要再给我废话,小心我废了你!”夜枭根本就没有耐心,顿了顿,他才又沉声问:“是不是她出什么事了?”

    “原来你还关心我们部长啊。是,她确实出事儿了,她现在正躺在医院里,准备做人丨流手术。夜枭,你根本就不配给孩子当爸爸,所以,字呢,我去签!你好好的,继续结你的婚吧!”

    白狼的话,落下,夜枭脑子里只觉得一片空白。

    什么人丨流?

    什么不配当孩子的爸爸?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打这个电话过来呢就是为了给你在大喜的日子添点儿堵!我现在就去医院,给她签字动手术去!祝你和你那位,早生贵子,我挂了!”白狼打抱不平的咬牙切齿。

    “你敢!”夜枭陡然回过神来,厉喝一声,眼里浮出一片骇人的赤红,“白狼,你要敢写一个字,我砍你一只手!你敢写两个字,我让你活不过明天!”

    【如果有想掐死我,蒸了我,煮了我的,我也只能受着了~~但是……我真的没法说服自己,粟粟服那么多药后,BABY还是健康的啊!这不符合科学逻辑~~~嘤嘤嘤~玩儿微博的记得关注我,云起—南音音,方便我发各种通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