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47 恩断义绝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47 恩断义绝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第恩断义绝(2)

    “白粟叶,我再问你一次——我、的、孩、子、呢?”夜枭每一个字都很重,一字一顿。

    垂在身侧的拳头绷紧了,紧到发抖,紧到露出来的半截手臂青筋突突直跳。

    这一切,都彰显着他此刻压抑而隐忍的怒火。

    “流了……”半晌,白粟叶才轻飘飘的吐出这两个字,目光落在地上,没有一丝丝亮光。那声音,更像是一缕轻烟,仿佛风一吹,就会散。

    可是,又分明是一把锋刃的、直插夜枭胸膛的利剑。他狠狠一震,“你……你再说一次!”

    “流了!已经做了流产手术!孩子没了!你满意吗?”她情绪有些失控,说到后面,声音沙哑,几乎是嘶声力竭。好似所有苦苦压抑着无从宣泄的情绪,到这一刻,面对夜枭的质问,彻底爆发出来。“夜枭,你尽管去结你的婚,我不会去打扰你们……永远都不会……”

    ‘拿掉’那两个字,不断的戳着她的心,不比孩子弃她而去时的难过要轻到哪里去……

    夜枭眼眶赤红,大掌一下子就扼住了她纤瘦的脖子,将她一把重重的推倒在墙上。他额上的青筋在突突的跳,神情暴戾而狰狞,“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他激愤得连声音都在发抖,手上更是没有留余力。这女人,居然敢杀了他的孩子!如此冷静理智的杀了他们俩的孩子!第一个孩子!

    白粟叶只觉得自己要死在他手上了,小脸被憋得一片青紫。可是,她亦没有挣扎,只是面如死灰的任他这样掐着自己。

    周围路过的人,看着这一幕,都不敢出声。直到唐宋跑过来,把他的手抓住,“夜枭,你赶紧松手,想弄出人命来吗?!”

    夜枭却是什么都听不到。

    赤红的双目盯紧了白粟叶,渐渐的,渐渐的,眼眶里浮上了一层沉痛的水雾。

    白粟叶看在眼里,顿觉心脏被什么利器重重一击,巨恸让她疼得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抽搐。

    眼泪不知不觉也跟着从眼眶里滚落下来。

    “白粟叶……我夜枭,是真的疯了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把心挖出来,捧到你手上,任你蹂丨躏,任你糟践!”他的声音破碎而残败,一贯习惯掌控一切、睥睨天下的他,这一次,却是从未有过的颓然和挫败。他的唇,快贴到她鼻尖上,她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凉薄得刺骨,唇瓣在发抖,声音也抖得厉害,“你又让我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他的手,缓缓的,缓缓的从她脖子上松开。人也往后退了一步,身形有些不稳。

    她得到了畅快的呼吸,双腿却是发软,贴着墙壁都站不稳。

    只呼吸一重,整个人沿着墙壁滑下去,跌在冰冷的地上。

    夜枭眼底的雾气,已经散去,只剩下一片冰冷。他从上而下的睥睨着她,神色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酷无情,“从今天起,你和我之间,彻底恩断义绝!以后,无论你白粟叶是生是死,和我夜枭也再无瓜葛!”

    白粟叶重重的喘息,她泪眼朦胧,凄楚的望着夜枭,想说什么,可是,胸口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夜枭最后看她一眼,下一瞬,绝然转身,只留下一道背影。

    “夜枭!”唐宋唤他一声,又看了眼跌在地上的白粟叶。

    弯下身,将她从地上扶起来,沉目看她一眼,“虽然不管你们怎么折腾都是你们的事,不过……这次,你是真伤到了夜枭。”

    白粟叶贴着墙而立,只觉得晕眩。她根本没有将唐宋的话听进脑海里,只是来来回回都是夜枭那句‘恩断义绝’……

    他曾说:

    ——你要敢死,我会把地狱都给掀了!

    现在,他说的却是:

    ——以后,无论你白粟叶是生是死,和我夜枭也再无瓜葛!

    再无瓜葛……

    字字,都是在凌迟着她的心。

    她拖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跌跌撞撞的往病房里走。好几次,差点摔倒,被经过的好心人扶住。

    “小姐,你没事吧?”有人担心的问。

    她摇头,很想很想说‘没事’。

    能有什么事呢?最痛苦的莫过于昨晚大出血时,自己独身躺在那冰冷的床上,被分开双腿任刮宫仪器在体内无情的搅动。

    那样的痛,都承受过来了,又还有什么是她不能忍受的?

    可是……即便如此,那样简单的两个字,她却已经失去了说完整的力气。苍白的唇翕动着,发出的却是沙哑的哭声。

    “小姐?小姐,你怎么样了?”

    最后,听到的是陌生人的声音。她眼前发黑,昏了过去,再没有了知觉。

    那一瞬……

    她想,不如就这样睡着吧,一直这样睡过去……至少,不会太疼……

    ……………………

    一天的时间,夜枭从T国飞回S国,又从S国飞回T国。

    他将自己锁在屋子里,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都再没有出来过。

    唐宋坐在沙发上,好几次抬头看楼上。他确实很担心这件事对他冲击太大,直接影响他那脆弱的心脏。夜母在楼下亦是坐立难安,在厅里来来回回的走了几十趟。等到凌晨12点的时候,到底是等不及,拿了钥匙直接上楼。

    “夜枭。”她敲门。

    里面,毫无动静。

    “夜枭,是妈,你开门。”

    “……”里面,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安静。

    夜母再忍不住,拿了钥匙,将门打开。

    房间里,一片黑暗。

    每一个窗子的窗帘,都拉得紧紧的,外面的皎洁月光都透不进一丝丝来。仿佛,房间里的世界,只剩下暗无天日……

    空气里,除了烟味,就是漫天的酒精味。

    夜母站在门口,借着外面投射进来的光,依稀可以看到夜枭正颓然的坐在地毯上。身边,是已经空了的洋酒瓶,还有……装着许多许多烟头的烟灰缸。

    夜母看得眼眶泛红。

    轻轻将门带上,什么都没说,只静静的走过去,将酒瓶和烟灰缸收到一边去。

    蹲下身,将儿子紧紧拥入怀里。

    “儿子,有什么难受的,你别闷着,和妈妈说说~”夜母沉痛的开口,声音哽咽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