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51 依然爱你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51 依然爱你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明天是夜枭的婚礼。

    整个帆船酒店,已经装点得很是喜庆。

    白粟叶特别要了8801这个房间。

    “小姐,您的房卡。”很快的,前台服务生将房卡递给她。

    她道了谢,沉吟一瞬,问:“你们……你们老板,大概明天几点会来这儿?”

    “明天早上9点的婚礼,如果没有弄错的话,8点就会过来。”

    “……哦,谢谢。”

    白粟叶和对方颔首示意。拿房卡的一瞬,抬头,无意扫到前台摆放的新年日历。日历上,印的是一双新人的婚纱照。

    男人依旧冷酷,身形挺拔,而女人……小鸟依人的偎在他怀里,很幸福的样子。

    “这是我们董事长,和我们未来的董事长夫人。很配吧?”前台服务生笑着和她解释。

    她很辛苦的提了提唇,才勉强挤出一丝笑来。

    看起来,确实很配。

    不过……

    她一眼却能看得出来,这些照片是合成的。看来,夜枭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喜欢拍照,连结婚照都如此对付。

    “不过,客人,您看起来和我们董事长夫人真的好像!”

    白粟叶戴上墨镜,挡住对方一句话招来的更多探究的眼神,什么都没有再说,提着行李,上了楼。

    ………………

    那一晚,依旧要靠安眠药入眠。

    可是……

    想到明天就是他的婚礼,她整个人就像是被放在油锅里不断的炸着那样,每一刻都过得很煎熬。

    晚上,她做了个噩梦。梦里,一直都是他那句‘恩断义绝’撕扯着她的神经。

    翌日,醒过来的时候,头痛欲裂。

    迷迷糊糊的抓过手机一看,竟然已经到了7点多。一瞬间就清醒了,立刻进洗手间洗漱。因为人看起来有些憔悴,所以上了淡淡的一层妆,好在气色一下子要好了许多。

    ………………

    夜枭是八点准到的酒店。

    身后,跟着李时、虞安一行人。

    今天虽是婚礼,但是,他神色实在是很难看。酒店里的工作人员匆匆出来打招呼,连眼都不敢抬起来和他对上。实在是大BOSS身上的寒气,太过深重。

    “董事长,这是您的房卡。服装师他们都已经在楼上等您了。”

    “嗯。”夜枭只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虞安上前一步,接了房卡过去。

    一行人,前后进了电梯,往最顶层走去。

    “先生。”虞安盯着电梯壁光滑的镜面,半晌,忍不住开口。

    夜枭淡淡的侧目,看他一眼。

    虞安咳了一声,认真的道:“您应该笑一笑。”

    “笑什么?”

    “今天毕竟是您大喜的日子。”

    喜?

    夜枭哼笑一声。这场婚礼,不过是和义父赌输的赌注罢了。输得彻彻底底的人,又何喜之有?

    要他笑?

    他想……

    这辈子,他都不见得能笑得出来了。

    电梯,一路往上升。

    直到88楼的时候,停下。‘叮——’一声响,电梯的门,缓缓打开。

    门开的那一瞬,电梯里,所有人,都是怔愣住。虞安眨了眨眼,觉得可能是自己的错觉。

    可是,仔细一看,面前穿着单薄的蓝色长裙,卷发慵懒披肩的漂亮的女人,不是白粟叶,又还能是谁?

    “虞安!”夜枭终于开口,嗓音冷沉。

    “先生。”虞安上前一步。

    “还愣着干什么?把她绑起来!之前,国安局的人怎么伤的你,现在你就给我怎么伤回来!”夜枭神色冷锐。

    虞安没动。

    若是以前,他肯定毫不犹豫的上前就绑了。

    可是,上次在萨炎沙漠,她救过自己的命。而且……他其实也不敢真绑,如果真伤了她,夜枭会是什么反应,光想想就能知道。

    “夜枭,我想和你谈谈。”白粟叶轻轻开口,目光落在男人身上,有些难以移开。

    &天不见……

    恍惚间,觉得好似已经过了许久许久……

    夜枭冷冷的瞥她一眼,不愿再多给她一个字,嫌恶的避开她,沉步往房间里走。

    他面上始终寒凉无温,可是,身侧越来越紧绷的双臂,却随时在出卖他此刻难以平静的情绪。

    很好!

    面对这个女人,他居然还是做不到心如止水!

    可是,他若再犯傻得对她心软,对她抱有一丝希望,那便是犯贱!

    她来这儿的目的,和他谈话的目的,他心里如明镜一样。如果不是他在短时间内,推动了合同的签署,她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早就想过他对自己的冷淡,可是,和他擦肩而过时,心里,还是凌迟一样的疼。

    她深吸口气,紧了紧呼吸,缓步跟上去,“夜枭。”

    夜枭呼吸一重,突然转过身来。一把枪,阴鸷的顶在她头上,“白粟叶,别以为我夜枭还是你手上能任你玩弄的傻子。你凭什么以为你想谈,我就会和你谈?”

    白粟叶只觉得额头上异常的凉。

    她喘口气,没有说话。面前,离得很近很近的看他,他神色间的沉痛、不甘依然还是那么明显。

    而且……

    她突然发现……原来,这20天里,憔悴的,其实不止是自己……

    还有他……

    夜枭几乎是咬着牙,逼近她,“国安局想派你来和我谈合同,叫他们给我滚,别不自量力!”

    他的神情,像是在咬着她的骨头一样。

    “我不是和你谈合同……”白粟叶不敢提合同的事。她太了解夜枭,这种事是他埋在心里十年的梗,他对此很敏感,也依然很介意。

    如若此刻她真站在这儿同他说,她是为了合同来的,他一定会发狂。

    而事实上……

    自己到底是为了私心而来,还是真为了合同,她心里也清楚得很。有些人,明明一次次说着诀别,明明一次次的告诉自己要忘记,可是……再多的诀别,也依然会情难自禁的想要去靠近。而需要的,不过是一个可以击溃所有理智的契机罢了……

    “不管谈什么,我都没打算要和你谈!”夜枭语气很重,面上的阴鸷没有丝毫缓和,“今天是我的婚礼,如果你不是来捣乱的,我可以送你张请柬,让你在场外好好观摩!”

    白粟叶胸口闷着疼。

    她抬手,将枪口握住,“你义父那次之所以愿意出手救我,是不是你以死相逼?”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