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52 依然爱你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52 依然爱你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一句话,问出口,她的视线定定的盯着他,似不愿错过任何一个他的神情。

    可是,这句话,硬生生刺中了夜枭心底最深的难堪。

    “滚!”他冷喝一声。

    曾经所有的付出,如今看起来,都像是一个又一个扇着他的巴掌。

    可是,此刻,她却执拗的握着枪口,双目泛红的盯紧他,“夜枭,是还是不是?”

    夜枭怒火中烧,把枪猛地收起来,扔到虞安手上。下一瞬,冷沉的吩咐:“把房间门打开!”

    虞安应一声,立刻去开门。

    白粟叶没等回过神来,双手已经被夜枭拿领带缠住了。他暴跳如雷的扛着她进了房间,一进去直接将她狠狠甩在床上。原本铺得好好的床单,因为两人的侵入,而皱成一团。里面的工作人员被突如其来的他们吓一大跳,再看夜枭暴戾的神色,皆是惊得纷纷起身,屏住了呼吸。

    “都给我滚!”夜枭厉喝一声,所有人匆匆离去。

    一瞬间,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存在。

    “你到底来干什么的!”夜枭扣住她的手,将她死死摁在床上,“杀了我的孩子,还特意跑过来看我的笑话?我被你玩弄在鼓掌之上,不但拿你没半点办法,还愚蠢的数次以死救你,你觉得愉悦,是吗?!”

    提到那已经不存在的孩子,夜枭心底依然如千刀万剐一样痛。

    越痛,心底盘踞的怒火便也越烧越旺。

    他双目赤红,盯着身下的女人,不甘心的咬牙:“让你生一个我的孩子,我们俩的孩子,对你来说,真的就那么难?难到你连一句话都可以不问,就直接给他判了死刑?白粟叶,你到底有什么资格杀我夜枭的孩子?!”

    白粟叶眼眶一红,眼里蒙上了一层雾气,一滴泪从眼眶里滚落。失去孩子的痛,像井喷,痛得她连觉得五脏六腑都在抽搐。

    眼泪,打湿了枕头。

    夜枭含着沉痛的眼眶里,赤红一片,他更紧的握住她的手腕,像是要把她捏碎了一样,“收起你这些虚伪的眼泪,杀人凶手,有什么资格掉眼泪?!”

    而且……

    该死的,最让他气恼的是……

    这些鳄鱼的眼泪掉下来,他居然还是会心疼!她凭什么?到底凭什么让他如此疯狂又如此犯贱?

    像是永远被她抓住了命门,只有她奈何得了他,他却连真正的报复都做不到!这种感觉,要多糟糕有多糟糕!

    “我没有,我没有……”白粟叶哽咽出声,将脸别开去,不愿意看他,“我问过你的,我给你打过电话……是你让我把孩子拿掉,你让我拿掉的!”

    她声音沙哑,眼泪越流越多。

    夜枭盯着身下的女人,眼里是失望。良久,扯唇笑,像是听到了一个巨大的笑话,“为了给自己脱罪,你连这种可笑的谎言也敢编?怎么?又想接近我,然后弄死我来达成你们的目的?”

    他对她,始终提防着。

    越是拿她没办法,越是防范。世界上,最能伤自己的人,莫过于自己最爱的。

    “是谁在编谎言?”白粟叶转过脸来看他,早已经是泪流满面,“夜枭,真真假假,你翻翻我的手机。你给我的信息,我们的通话记录,都做不了假!”

    夜枭俯身盯着她。

    她的痛楚,让他恍惚间觉得她似乎不像是在撒谎。

    可是,她真撒谎,其实,他夜枭也是看不出来的。十年前的谎言,她照样把他骗得很苦。

    良久,他松开她,往后退了一步。他觉得自己很可笑,这种不可能的谎言,他心里居然还下意识的想要去相信。

    他将她掉落在地上的手包抓起,把她的手机拿出来。

    白粟叶幽幽的开口:“你结婚的前一天,我给你打过电话……我告诉你我有了你的孩子,你却告诉我,你在彩排。而且……”

    说到这,她没有再说下去。

    因为……

    夜枭显然已经看到了那条消息。

    他眼里的震惊、愤怒,像暴风骤雨侵袭而来。

    那一瞬,白粟叶便明白了。

    她轻笑一声,笑得悲凉,“如果我没猜错,这条信息,应该你是未婚妻发的吧?你冲我发的火,是不是该冲她再去发一次?”

    她语气里的酸意,连自己都听得出来。话说完,咬了咬唇,忍住更多的眼泪。

    她还是很介意……

    介意他一次两次的要和纳兰结婚。

    夜枭良久都盯着那条信息,眼底各种情绪都浮了出来。有胆量敢耍他的,除却白粟叶,绝不可能有第二个人!他不允许这种人活着!

    他转头,看一眼床上因为悲切而缩成一团的女人。单膝跪到床上,神色沉痛的将她抱起来,用力的把她抱在怀里。男人宽厚的怀抱席卷而来,她再忍不住,‘呜咽’一声,委屈的将脸埋进他胸口。

    “夜枭……你相信我,我已经尽力了……”她哭得像个孩子。

    他呼吸加重,单手将她的头重重的摁进怀里。

    “如果留得住,我不会让孩子弃我而去……我尽力了……”

    夜枭低头,吻她的头顶,薄唇,在发抖。

    从头到尾,他始终一语不发,神色酷寒、阴沉,似撒旦。只是,更用力、更用力的把她抱紧。

    不知道过了多久……

    门,被从外面敲响。

    “先生。”虞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该换衣服了。”

    “让服装师进来!”夜枭终于开口。

    虞安这才将门打开,服装师纷纷进来。夜枭正低头给她解手上的领带,因为刚刚绑得太紧,她手腕上已经勒出一片红痕。夜枭沉目看了一眼,手指在那道红痕上缓缓摩挲了下,薄唇抿紧,却是什么都没说。

    而后……

    白粟叶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自己面前任服装师换上属于新郎的礼服。

    她坐在床上,怔忡的看着他。泪眼,朦胧。

    他……这是还要去结婚吗?

    一会儿后,他着装完毕。很帅。

    即便冷酷得浑身上下一点温度都没有,但是……他也绝对是今天最出众的一个男人。

    他沉步走到门口。

    白粟叶心口一疼,“夜枭……”

    她从床上下来,往他的方向紧走了两步。

    夜枭悠远的目光看她一眼,转头看向虞安,“给她一张请柬。”

    剩下的一更,明天白天更。今晚不要等~~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