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56 患得患失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56 患得患失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虞安的话,让夜枭沉默了两秒。最终,只是沉声道:“继续开会。”

    虞安没有再说什么,点头,重新进入会议议程。

    那一晚,白粟叶是靠在玻璃窗上睡过去的。

    接下来的两天,白粟叶没有再给夜枭打过电话。

    这一晚……

    她好不容易睡过去的时候,半夜,却被绞痛的小腹给扰醒过来。起初,刚清醒的时候,那种痛勉强还能忍受。她没有放在心上,以为只要睡着,就会没事。可是,不出一会儿,那种痛却越来越强烈。疼得她身上冷汗直冒。

    这样的情形,她必须去医院才可以!

    白粟叶掀开被子,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只穿着睡袍,捂着小腹从床上下来。她跌跌撞撞的走出房间,走几步,阵痛袭来,又停一停,呼吸重了许多。

    “小姐,你没事吧?”24小时巡逻的警卫发现她的不对劲,赶紧上前。

    “帮我……叫医生……”白粟叶喘息着,呢喃出这几个字。

    对方见她脸色惨白得好像随时都要昏倒过去一样,不敢怠慢,立刻掏出手机来,“好,您撑着点,靠着墙支撑一下。”

    对方赶紧打了急救电话。之后,白粟叶昏昏沉沉的,被闻讯赶来的服务生扶进了电梯,下楼去。

    …………………………

    夜枭刚从飞机上下来。

    李时已经开着车,等在外面。手机,就在这一刻乍然响起。

    “喂。”

    “少主!”对方急切的声音传过来,“白小姐被送进医院了!”

    夜枭神色一凛,“出什么事了?”

    “这属下也不清楚。只知道白小姐是被人从楼上扛下来的,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什么医院?”

    对方报了地址后,夜枭连行李都没有取,只快步往出口走去。神色幽凉。

    “先生!”虞安跟在后面不解的唤了一声,但是,他连头都没有回,就像根本没有听到虞安的声音。

    外面,车队已经候在那。

    李时远远的就见他从出口出来,赶紧下车将后座的车门拉开。

    “钥匙。”夜枭没进去,反倒是把他拉开的车门甩上。

    李时诧异了一瞬,夜枭耐着性子道:“车钥匙!马上给我!”

    “哦,好。”李时赶紧将车钥匙交出来,还没等他多问,只听‘轰’一声,那辆黑色轿车像子弹一样冲进夜色里。

    “时哥,这……我们要不要跟上去?”有人问,“看少主的神色,可能是遇上什么事了。”

    原本大家是来接他的,结果,他人先走了,大家都被甩在了原地。

    李时摇头,“不必跟。”

    虞安一行人推着行李从出口出来。

    “先生呢?”他问李时。

    “一个人开车走了,走得很急,可能是出了什么事。”

    虞安沉吟一瞬,心里明了了。走得那样急,恐怕,是和白粟叶有关的事吧。那个女人,到底还是时刻在牵动他的心,任他如何抵抗都无能为力。

    ………………

    夜枭飞快的速度赶到医院。

    他到病房的时候,只见她正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手腕上吊着吊瓶。穿着睡衣躺在那白色的床上,将她的小脸衬得越发的没有血色。

    她看起来很虚弱。

    那种虚弱,是带着一种病态的虚弱。这和平时能上战场的她,是截然不同的。

    一袭白衣躺在那,轻盈得就好像下一秒会消失了一样。

    夜枭在床沿边坐下,大掌,情难自禁的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很凉,凉得就像一点温度都没有。

    而且……

    又瘦了。

    就这么把她的手扣在他掌心里,他都不敢太用力。好像稍稍用力一些,她的手腕就会碎在他手心里。

    他长指轻轻拨开她散落在颊边的长发,让那张小脸完全露出来。她似乎被扰到,好看的眉心微微蹙了蹙,但是,依旧没有睁开眼来。

    他很难去想像,一个月前,她躺在手术台上,拿掉孩子的画面……

    这是他心头最大的痛。是个伤疤,哪怕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也始终没有愈合半分半毫。

    他不愿想,也不愿提。

    那么……

    她痛吗?

    是不是,其实,她也和自己一样痛着?

    就在他出神的此刻,病房的门,被从外面轻轻敲响。护士推门而入,“先生。”

    夜枭已经将刚刚的情绪收敛住,松开白粟叶的手,沉步走出病房。

    护士道:“这位就是白小姐的主治医生。”

    “先生,晚上好。”女医生忙打了招呼。夜枭是他们这家医院的老板,院长都要供着他,但是没想到他会在这样的晚上过来。

    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女人。

    “她是怎么回事?严重吗?”

    “其实也不算很严重,只是身体里有些发炎。坚持打几天消炎针,观察一下就行了。”

    “发炎?”夜枭敛眉,“怎么会发炎?由什么引起的?”

    “会诊的时候,她同我说过,刚刚才小产,动了手术。加上她每天要服许多副作用较大的药物,精神也不佳,方方面面的原因加起来,就引起了发炎。”

    夜枭呼吸一顿,抬目盯住女医生,神色幽冷,“你刚刚说什么?”

    对方被他眼神吓一跳,心底胆怯,有些不知所措。

    “你说……她是小、产?”夜枭将‘小产’两个字,咬得很重。

    “确实是。至少,她是这么告诉我的。说是不到50天的时候就流了。”

    夜枭面部线条绷紧了些,“她在服什么副作用那么大的药?”

    医生摇头,“这个白小姐就没说了。”

    夜枭呼吸沉了些,心里波动很大。

    如果真是小产,她到底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都承受了些什么?副作用很大的药又是什么?

    难道是……

    他想起上次在她行李箱里看到的那些滚出来的药,深吸口气,勉强稳定好情绪,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

    他拨了一串号码出去。

    电话,响了一会儿,就只听到唐宋的哀嚎声,“我说你,现在养成了什么破习惯啊!总是半夜给我打电话,还让不让人睡了!”

    ——

    还有亲不知道在哪参加活动,在留言区唯一置顶的一条评论里。标题是【小剧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