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58 疼惜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58 疼惜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夜枭在医院等了一个多小时,唐宋的电话才回过来。

    “怎么这么久?”

    “靠!别提了,家里来了个女人,从今天起,我得和女人同居了。”

    夜枭没有多问,关于女人的事,他一向不太过问。反正,唐宋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没有一个是他见过两次的。想必,这次也不会意外。

    “查到了吗?”

    “嗯,还真是小产。”

    “具体的。”

    “我看她病历上,是写的孩子一开始在她肚子里就没发育。怀上孩子的时候,自己没发觉,每天都吞了不少药。那孩子哪会健康?”

    “什么药,病历上有写吗?”

    “有。”唐宋顿了一顿,才道:“是抗抑郁和安眠药。这两个牌子的药,我都不敢随便给人开。吃久了,要人命的。真不知道她从哪里悄悄买来的。”

    夜枭听着唐宋的话,呼吸重了许多,握着手机的手绷紧。

    除了安眠药,她真在吃抗抑郁的药?

    “这药……她吃了多久了?”

    “病历上是说几个月了。”

    “……”夜枭沉默良久,才道:“我心里有数了,你去睡吧。”

    “那行,我睡了啊。”末了唐宋又补了一句:“不过,作为医生,我再啰嗦两句——那药呢你让她以后别再吃了。再吃下去,你别说她怀不上一个健康孩子,就是对自己的身体也很大影响。吃多了,能引起多个器官衰竭……还有啊,要是方便,你带她去做个全身体检。免得有什么后遗症。早检查,早知道。”

    “……嗯。”

    夜枭的呼吸,沉了许多。

    唐宋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把电话挂断。

    夜枭没有立刻进去,只是在长廊上安静的坐了好一会儿。胸口,闷得厉害,像是压着一块巨石,让他觉得喘不过气。

    安眠药。

    抗抑郁药。

    这几个月,她到底禁受了什么,需要她这么大剂量的吃这种药?

    坐了许久,久到护士进病房去拔针头的时候,他才回过神,跟着护士一起进病房去。

    …………

    护士拔了针头,要给她验体温,拿出温度计来。在她唇边试了几下,她皱着眉,都撇开去,睡着了也很不配合。

    夜枭担心护士把她给弄疼了,伸手,道:“给我吧。”

    护士愣了一瞬,有些惊讶,还是赶紧把温度计递到他手上。

    夜枭垂目看着躺在床上的她,一贯冷酷的神情间夹杂着许多怜惜。他靠坐在床头,长臂小心翼翼的将睡着的她揽进怀里去。白粟叶也不知道是有知觉的还是没知觉,但是,她倒是没有乱动,只乖乖的任他抱着。

    她真是难得的如此听话。也难得……可以这样枕在他怀里……

    “粟粟。”

    夜枭唤她一声。

    她睫毛抖了抖,也没有睁眼。

    “量一下T温,把嘴张开。”他再次开口。

    白粟叶半梦半醒的,只觉得自己眼皮很重,艰难的睁开一点点,入眼的是那张让她魂牵梦绕的冷峻的酷颜。可是,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夜枭这会儿是在国外……

    她知道他有意的在晾着她。

    “醒了?”夜枭把她抱着,靠在自己肩膀上,“醒了就把嘴张开,只要一会儿。”

    即使是在梦里,他的声音,他的怀抱,也像是能治愈她的一味药。身体的难受、绞痛,到这会儿像是已经无从感觉了……

    她喜欢这样靠在他身边的感觉,如果是梦,她真想就这样一直睡着梦着不醒过来……

    她没有应声,倒是乖乖的把嘴稍稍张了一些。唇瓣没有血色,可是,那一开一合间,偏偏还那么诱人。

    夜枭是真想好好吻吻她。

    真是好久好久没有好好吻过她了……

    久到,那份**,有些难以克制。

    不过,现在真不是时候。

    他把温度计压在她舌头底下。她含住了,唇角勾起,轻轻一笑。突然伸手把他的腰环住。脸,靠到他胸口上去。

    夜枭高大的身子僵了僵。

    呼吸,陡然加重。

    眼底多了几分波动。

    他目光深邃的凝望着她许久,最终,收紧双臂,将她抱得更紧。

    抬目,看一眼等在一旁的护士,“你出去吧,把门带上。”

    “那……温度计……”

    “我来看就行,如果还有发烧,我会再通知你。”

    “好。那我就不打扰了。”护士说着,也不敢多留,匆匆从病房里退出去。

    带****的那一刻,还不忘回头多看了一眼。

    这……真的不是自己的错觉吗?他们的幕后老板夜枭先生可是有名的冷酷无情啊~之前虽然没有真正见过他本人,但是在订婚和婚礼的转播上,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完全就是个不苟言笑的男人。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都说他是禁欲系男神啊!女人,包括他那个没结婚成功的新娘在内,显然都不是他的菜啊!

    当时,医院里那些腐女小护士们都开玩笑说,他可能是个>

    可现在看来……

    夜枭先生不但不是gay,还是个蛮会疼女人的男人啊~~

    一会儿后。

    夜枭把她小嘴里含着的温度计拔了。对着光看了眼温度,确定没有发烧,才松口气。

    把温度计放到一边去。

    也没敢侧身有太大的动作,怕把刚刚重新睡过去的她吵醒了。

    垂目,深深的看一眼怀里的她,把被子拉高,将她卷住,抱在了自己怀里。

    ………………

    这一整夜,白粟叶睡得很安静,难得的深沉。

    翌日。

    夜枭是被浑身上下的酸疼给疼醒来的。

    他昨晚是坐了一整夜,还抱着她,姿势非常的难受。但是,一整晚也都没敢动一动胳膊。

    看她还没醒,他才小心的把她重新放倒在床上。那张小脸上的气色,和昨晚比起来,已经要好看了很多。

    “先生。”就在这会儿,虞安推开门进来。

    “嘘。”夜枭比了个手势,边揉着胳膊,边压低了声音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问的小宋。”小宋就是一直在帆船酒店里盯着她的人。

    夜枭‘嗯’了一声,“有事?”

    “今天有个早会,时间也差不多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