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65 温馨一家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65 温馨一家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白粟叶不知道夜夫人找自己的具体目的,但是,想来一定是和夜枭有关的。

    她换了身得体大方的衣服,想在夜枭的母亲面前留个好的印象。

    夜母脸上始终都挂着浅浅淡淡的笑,看起来特别的平易近人,非常好相处。

    “夫人,不知道您找我是有什么特别的事吗?”

    和夜夫人并肩往电梯走的时候,白粟叶率先问。

    “其实特别的事是真没有,不过是听虞安他们聊天才知道你还没离开犹城,今天正好从酒店路过,所以想着上来看看你。”夜夫人欣慰的目光从白粟叶身上逡巡而过。她心底挺喜欢这孩子,能叫他儿子看得上的,自然是顶好的女孩。而且,从两个人见面开始,她面上始终淡定从容,又彬彬有礼,就这一点相较而言,纳兰就显得稚嫩些。许是太想好好表现,纳兰第一次见到她时,紧张得连话都不太会说,很局促。

    “其实应该是我先去拜访您才是。只是……”白粟叶轻轻开口,说到这,顿了顿,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了。

    夜夫人道:“能理解。”

    费宅还真不是那么好进的。不过……“也不急着这一会儿,以后啊,我们有的是机会好好儿说说话。”

    两个人聊着天,一路从88楼下来了。到酒店门口的时候,车已经侯在门口了。

    “白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不如陪我一起吃晚饭?我其实一直就很想见见你,想好好了解了解你。”儿子喜欢的女人,她自然也很好奇。

    白粟叶没有理由拒绝一位长辈善意的邀请,便也没有推脱,颔首答应了。

    保镖拉开车门,白粟叶便跟着夜夫人一起坐进车内。

    ………………

    “我听说,你以前就和我们夜枭谈过恋爱,是吗?”夜夫人笑着问。

    以前……

    那应该算吧。至少,在她心里,她一直觉得那一段时光是最美好的恋爱。

    她点点头,“嗯,很多年以前了。那时候,我和夜枭就是在犹城遇见的——十年前。”

    “原来这么久了……”夜夫人感慨:“这么说来,你们俩都是长情之人。十年可不短,你们还能再遇上,这种缘分,真得要好好珍惜。人生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你们年轻人去蹉跎。”

    白粟叶苦涩一笑。

    如果可以,她也多想好好珍惜啊……

    “我们夜枭,马上就31岁了,别的年轻人到他这个年纪,一个个的孩子都不知道多大了。可他啊……连这成婚的事,都让我头痛得不行。”

    白粟叶只是笑笑,并不接话。

    能不头痛吗?

    和纳兰就结婚了两次,到最后也不过是落个悲惨结局。

    “白小姐,你别看我们夜枭之前和纳兰走得近,其实啊,他心里上下里外装的都是你。这话从我这么一个外人嘴里说出来,也许没什么说服力,可是,那孩子就是个闷葫芦,我要不替他说,他肯定是一句也不说的。我就是看着他难过的样子,心疼得很,所以才忍不住冒昧的来找你,和你说这番话。”

    白粟叶其实是明白夜枭的心思的。夜枭那个人,真正喜欢一个人,不会用嘴上说,可是,行为上总是会让你知道。当他为了自己冒死进入萨炎沙漠的时候,她便对他的心思清清楚楚了。

    只是,如今听夜夫人这么说出来的时候,心里,还是掠过暖暖的激流。

    之后……

    两个人坐在车内,夜夫人和她聊了许多夜枭小时候的事。夜夫人说得很开心,白粟叶也听得非常有兴致。但是,他们的话题里,从来都没有夜枭的父亲。那是夜夫人一辈子的痛,白粟叶自然不会去触碰,总是善意又小心的避开。

    车,一路开,到正式停下的时候,白粟叶看着外面的建筑,整个人愣了愣。

    “夫人?”她狐疑的偏头看一眼夜夫人。

    原本以为她会领着自己去犹城的哪家餐馆才对。

    可是……竟然来了费宅。

    “没提前和你说,就擅自做主把你带到这儿来,是冒昧了点。不过,我也是想让白小姐亲自尝尝我做的菜。白小姐应该不会介意的吧?”夜夫人莞尔一笑,又补充道:“你放心,他义父最近这段时间在国外休养,暂时不会回来。”

    白粟叶确实是不想和费伦斯打照面,不愿给夜枭或者夜母带来什么麻烦。

    夜母的盛情邀请,她没有拒绝。跟着夜夫人下了车,往费宅的副楼走。

    ……………………

    到费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

    夜母换了身变装出来,和她道:“白小姐,你坐一会儿吧,我去厨房准备晚饭。”

    “夫人,您叫我粟粟吧,别这么客气了。”

    夜夫人笑得更是欢畅些,“其实我也想叫你粟粟,亲密。你啊,也别夫人夫人的叫了,别人这么叫,我都不太习惯。你就叫我伯母吧!”

    白粟叶微微一笑,也没扭捏,“伯母。”

    “诶!”夜夫人清脆的应一声,对落落大方的她更添好感,“你上夜枭房间去坐坐吧,晚些让人上楼叫你吃饭。”

    “我能进去吗?”白粟叶想起夜枭那冷酷的脸,“他房间一向不喜欢被人碰,我要是这么进去了,他要知道恐怕该和我生气了。”

    夜母笑,“别人我还真不敢随便让人进房间,但是你——你大可放心,他脾气都发不出来。”

    听夜夫人这话,白粟叶忍不住轻笑出声。其实,对于夜枭的脾气,她也是有办法的。

    她不怕他。

    ……

    她上楼,推开夜枭房间的门,缓步进去。空气里,有淡淡的薄荷的清香味。

    摆设很简单,装潢也很简单。

    灰色和白色条纹的床单,整洁的铺在大床上。白粟叶长指从床上掠过,想像着他每一个晚上在这张床上入眠的画面,情难自禁的在床上坐下。

    好像……

    这样便离得他更近一些。

    可是,下一瞬,脑海里又不自觉的蹦出纳兰那张脸来。在犹城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和纳兰住在一起,这张床上,是不是纳兰也睡过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