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68 恋爱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68 恋爱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她转过身来,被夜枭卷进怀里,对上他幽深的视线,“照片呢?”

    白粟叶这才晃过神来。

    他这般要把自己生吞活剥了的样子,不是因为他文件的关系,而是因为那张她的证件照?

    她抬起头来,“夜枭,那张照片上是我。”

    夜枭沉默一瞬,复又理直气壮,“所以呢?是你,你就可以不问自取?”

    “你当时拿走我这张照片的时候,不也是不问自取的?”

    “你现在是想和我讨论物品所有权?”夜枭空出的另一手已经摸进了她的风衣口袋。她把他的手抓住,“你要拿走我的照片可以,不过……我要交换。”

    “交换?”

    “你得给我一张你的照片才行。”

    夜枭显然是没想到她是提出这样的要求,微惊讶一瞬,一时间面色缓和了许多,“你要我的照片干什么?”

    白粟叶没有回答,只是问:“那你给不给?你要是不给,这张照片我也不给你了。”

    她说着,揣在风衣口袋里的手,收紧,真的把照片揣紧在手心里。

    夜枭哪是任她随便威胁的?手指一勾,轻而易举将她握紧的手掰开来,照片直接到了他手上。

    白粟叶想拿回来,但夜枭比她更快一步,转身将照片放回了抽屉,摁了密码,锁住了。

    白粟叶盯着夜枭,不满的抱怨,“你这是明抢。”

    “你还没回答我——你要我的照片干什么。”重复问一次,夜枭眼神将她盯紧了,他心底隐隐有份期待。

    自己拿他的照片这么多年,就像是一味药那般。总是在最难受的时候,会将她的照片翻出来看看以寻求安慰。

    可是,每每那时候,便会有更难以承受的思念剜他的心。以至于后来,他把照片压在了最深处的角落里,连同她一起。

    白粟叶沉默一瞬,眸光复杂的看着他,心里,有些微的惆怅,“如果是……留着做纪念,可以吗?”

    “纪念?”因为这两个字,夜枭心里莫名升起一股无名之火。

    什么样才需要留做纪念?每每都是分离的时候,甚至是,不知道下一次再见会是哪一天的时候,才需要‘纪念’这两个字!所以,她现在呆在这儿,依旧是打算着,随时都从他的世界里抽离吗?!

    可他就在刚刚的饭桌上却还在幻想着他们未来一家三口的画面……

    这样的一厢情愿,自作多情,显得特别的愚蠢。简直是愚不可及!

    夜枭什么都没说,他怕一出口,情绪会莫名的失控。

    点了支烟,站在窗口,重重的抽了两口。白粟叶看着他冷酷的背影,想说什么,可是,又是什么都没说。

    等了一会儿,夜枭将烟头重重的熄灭,转过脸来,“走吧,我送你回去。”

    每个字,说出口,都是冷漠无比。

    说完,和她擦肩而过,看都不曾看她一眼。

    看着这样的夜枭,白粟叶心里紧涩的疼了一下。她发现最近的自己,越来越受不了他对自己冷漠的样子。

    和他重逢后,她觉得自己的心是金刚钻,他怎么讽刺她,羞辱她,再难过她都能忍。可是,现在,却越来越容易玻璃心,越来越容易觉得委屈……

    “夜枭……”

    她站在房间里没动,唤他一声。

    夜枭没搭理,没回头。

    刚刚明明是他生气,可现在,他这样的态度,反倒是让她更气起来,“夜枭,我在叫你。”

    夜枭依旧沉默,往楼下走。

    白粟叶心里更是难受起来,倔强的绷着小脸,不肯出去,反倒是在他房间里的沙发上抱着抱枕气冲冲的坐了下来。大有他不上来请自己,她就赖在这儿不走的架势!

    她浑然不知道,她这样的举动,其实真有些幼稚,就和平时和男朋友吵架的小女人没什么两样。

    等了一会儿,只听到夜枭的脚步声又折了回来。他从外面沉步进来,将门一把重重的甩上,目光冷沉的看向沙发上的她。白粟叶扭过脸去,本想板着脸以显示自己的怒气,可是,下一瞬……

    对上他夹杂着怒火的眼神,一时间,更多的委屈漫上来。

    鼻尖一酸,眼眶一下子就不受控制的泛了红。

    她发现一件很糟糕的事——自己不但变得更玻璃心,甚至……真的更爱掉眼泪了,而且,只在这个男人面前……

    她的眼泪,来得毫无预兆,让夜枭怔愣的片刻,心口闷疼。

    所有的怒火,像是遇上一桶冷水,瞬间被浇灭掉。

    “你……哭什么?”他艰难的开口,比起刚刚的冷漠,这会儿多了几分不自觉的柔软。对于她的眼泪,他总是毫无反击的能力。

    白粟叶吸了吸鼻子,将眼泪吞回去。没搭理他,扔了抱枕,起身就要走。

    经过他的时候,意料之中的被他拦住。

    “你松开我!”她佯装气恼的推他,可其实根本就没用几分力。

    夜枭把她抱紧了。

    良久,沉沉贴在她耳边,有些心疼,又有些无奈的问:“哭什么?”

    她一哭,他的心,就会彻底的乱掉。什么脾气都会发不出来,到最后反倒会变成他的错,变成他无底限的自我检讨。

    “你赶我走。”白粟叶委屈的控诉,“我是你母亲请过来的客人,你却一直赶我走。”

    “是,我是赶你走。我们什么关系都不是,我留你干什么?”

    白粟叶愣了愣。

    抬起头来,呆呆的看着夜枭。意识到他在说什么之后,刚刚忍下去的眼泪,再无法克制的掉落下来。

    可是……

    他说的,却是实话。

    现在,他们真的什么关系都不是。

    “不如你告诉我,一个我永远都留不住的女人,我为什么还要一直留?一个随时都预备从我生命里潇洒抽身离去的女人,我难道不该趁着自己还有几分理智的时候,叫她给我滚得远远的?”

    他执起她的下颔,眼神幽深,手上的力道加重,彰显出他此刻的怒火,以及他心底因爱而不得而衍生的痛苦,“我折磨自己折磨得够久了,你还希望我继续折磨自己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余生?这样,你会很开心,还是会洋洋得意?”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