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70 恋爱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70 恋爱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她才套上衬衫,想扣扣子的时候,又被男人给轻而易举的扒了下来。

    “夜枭!”

    她怒目而视。

    夜枭将她一把放倒在床上,把她卷得紧紧的。白粟叶恼起来,抡着拳头捶他肩膀,他哑着声,“别乱动,我心脏里有颗子弹,你是知道的。”

    “……”提起这事儿,白粟叶当即就像是被人点了X似的,一动不敢乱动了。

    而后,又委屈的低头就在他肩膀上咬起来。不能打他,咬他总不是问题吧?

    “你什么时候变成小狗了?”夜枭将她从肩上扒下来,语气里,竟然有几分笑意。

    “我现在不但能变成小狗,我还能变成狼狗!”她生气的样子,也非常的好看。

    夜枭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看得她觉得很不自在。

    “你看什么?”

    “你在嫉妒。”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白粟叶一窘,“我没有。”

    “也是。”夜枭感慨,“骗人一向是你的专长。也许,你又不过是在我面前演戏而已。所以说,刚刚说以后再也不骗我这种话,你说……我能信吗?”

    白粟叶彻底无语。

    让夜枭这么一说,她现在不管怎么回答,最终占个没理。

    可是……

    “夜枭,你在混淆主题。”白粟叶望着他,心里,有些酸,“是不是你真的和纳兰……睡过,真的带她去看过烟花,所以你才转移话题?”

    明知道过去的已经过去,甚至,纳兰已经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了,可是,她还是没法不在意啊……

    很早很早以前就想问清楚了,只是,总是时机不对,没有资格,问不出口。

    “没有。我没有睡过她,所以,我们根本不需要避孕。”

    “那……你没睡她,是不是因为她还小?”白粟叶吸吸鼻子,眼神飘开去,酸酸的道:“你以前,就是因为我年纪小,所以才一直没要我的……”

    嗯,她心眼好像真的变得越来越小了……

    夜枭想,当初不要她,那是因为年纪小吗?

    那是因为太爱,将她视若珍宝,所以,始终小心的把她捧在手心里,不敢太早要了她。

    只是……

    “我这辈子,最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有早在那时候要了你!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见到你的第一天,我就应该上了你!”

    “你胡说什么呢!”白粟叶脸蛋晕出一圈红。

    “我没睡过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睡她。”夜枭低语,将她的手抓过去,摁在自己反应强烈的某处。那滚烫的热度,让她的手下意识往回缩了一下,可是,被他摁紧了,动不了。“我这里只有在睡你的时候,才有反应……”

    白粟叶觉得夜枭的话,应该是有夸张的成分在。

    他每次要自己的时候,都是如狼似虎,恨不能把她吞了似的,可想而知****是有多强烈。这种男人,真的只有在自己面前才硬得起来吗?她不确定,可是,她却希望真是如此。

    “可是,现在……我们没有那个……”白粟叶手心里的灼热和坚硬,都让她声音有些发颤。

    “我去买。或者,我们直接回酒店?”

    “直接回酒店吧。”

    夜枭‘嗯’一声,又缠绵的吻了下她的唇,在失控前,翻身从她身上下来。

    “穿衣服。马上。”否则,他怕他真的会忍不住就在这里要了她。

    白粟叶知道他忍得很难受,也知道他再耽误一会儿可能真的会兽性大发,所以不敢怠慢,赶紧将衣服套上。

    ………………

    晚上,夜枭穿得很简单。

    一件白色衬衫,外面套了件藏青色的套头针织衫。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年轻,只是,那份与生俱来的冷酷是如何都敛藏不了的。

    白粟叶穿着风衣还不够,夜枭又从更衣室里取了条灰色羊绒围巾给她围上。

    她看着他低下头专注的给她卷围巾的样子,只觉得心悸得厉害。外面,风雪交加,可是,她心里却觉得暖洋洋的。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泛着温暖。

    “看什么?”夜枭将围巾卷好后抬起头来。

    “什么都没看,就是想了些事情。”

    “想什么?”他问。

    想十年前的他们……

    白粟叶不敢提那时候的事,只牵着他的手,“别问了,我们回酒店,已经很晚了。”

    夜枭觉得她这是暗示,目光深了些。

    白粟叶脸蛋泛红。被误会了,可是,误会就误会吧!反正,有感觉的从来也就不是夜枭一个人。

    ……………………

    外面。

    风很大。

    晚上的街道上,在外面走着的,只有一些正在恋爱中的小情侣。

    他们一口一个吃着路边上冻得硬硬的糖葫芦。

    白粟叶坐在副驾驶座上羡慕的看着他们,再偏头,看到自己身边迷人的男人,想起今晚的种种,只觉得连呼吸里都透着甜蜜。如果,不去想那些惹她心烦的事的话……

    她好像有种在恋爱的感觉。

    “夜枭。”她忍不住唤他一声。

    “嗯。”他应。

    “夜枭。”

    “嗯?”他偏过脸来。

    “没事。”她摇头,笑,“就是想叫叫你。”

    她笑容很迷人,像是冬日里的暖阳,让他很想要牢牢抓住。她的话,更叫他心下动情得厉害。

    脸,板了板,“别这样冲我笑。”

    这是在路上,在车里,很危险!

    她一怔,呆呆的看着他。下一瞬,像是受了伤,将脸别到另一边去,紧紧的盯着窗外。

    以前,他就说过,不准她在他面前笑。他讨厌她的笑容。

    刚刚还觉得他们俩像是在恋爱。可是,他那一句话,就似当头一棒,让她失落到了极点。这种滋味,很不好受!

    夜枭感觉到了她的不开心,三番两次转过脸来探寻的看她,她都没有回头。

    她又生气了。

    果然,她还是和十年前一样爱生气。其实,这十年间性子没半点儿变化。

    只是……

    他也没有太多变化。哄女人,他十年前不擅长,十年后,自然就更不擅长了。

    这一下,车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冷凝许多。

    “转过脸来。”一会儿后,夜枭到底是忍不住,率先开口。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