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75 深爱 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75 深爱 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夜枭递了张黑卡过去。

    “夜枭,不用买三件,只要最厚的这件外套就行。”白粟叶把他手里的黑卡从中截走,“太浪费了。”

    夜枭目光深邃些,“你在给我省钱?”

    白粟叶哼了一声,把那张黑卡揣进自己口袋里,“你比以前更败家了,谁教你的啊?”

    夜枭眸光深了几许。

    这样的白粟叶,还真是有一些……女朋友的样子了……

    十年前,他宠着她的时候,但凡是她看上的,他也总会买回来好些。

    原本是想着讨她欢心,可是最后她都会被气到板着脸教育他。

    有过几次那样的经历,他便也不再乱买。以至于,生日那天,他直接送给她一张存着他全身家当的卡。可是,却惹得她勃然大怒。

    女人的心思,很难猜。十年前,他就已经深有体会。

    收回心神,他递了另外一张卡给对方,“刷这张吧。”

    “夜枭。”白粟叶有些气急败坏。

    “行了,我知道我败家,下不为例。”夜枭把她的手拦截下来,握进自己手心里。这样的举动,是安抚,“今天一大早我妈就打电话给我和我说你穿得太少,勒令我必须给你买几件厚衣服。你说,我该听你的,还是听她的?”

    白粟叶道:“这是你败家的借口。”

    “小姐,这不叫败家。男人挣钱,本来就是用来讨女朋友的欢心的嘛。女孩子,哪个不想要这样的男朋友啊!”收银员边刷卡边接他们的话。眼神时不时的朝夜枭看过去,再克制,都藏不住眼神里的倾慕之色。

    不过……

    夜枭完全就是个绝缘体,手牵着身边的女人,饶有兴致的把玩她的指尖。

    眼神也只落在她身上,其他人和事在他眼里,完全就是不存在的。

    白粟叶心里百般的满足,她想,只怕夜枭根本都不知道别的女孩子对他放S出来的眼波。

    想想,就觉得好笑。

    “笑什么?”夜枭看她。

    她摇头,不肯说。

    夜枭喜欢她的笑容,凝神看着她,眸光里有流光溢彩。

    “先生,您的衣服。”对方将衣服递到夜枭手上,夜枭接过去,也没正眼看一眼对方。

    “您的卡。”女孩子又甜甜一笑,双手将卡递过去。

    白粟叶替夜枭伸手接了,淡淡的道了谢。她更亲昵的挽着夜枭的手,从店里走出来。

    “怎么了?”夜枭垂首看她。总觉得她有些不对劲。

    “你就没看出来,刚刚那女孩子在给你暗送秋波?”

    “有吗?”

    “有。”

    “什么样子是暗送秋波?”夜枭淡淡的问。

    说实话,其他女人,他根本没有正眼看过。就似纳兰,若非那张脸和她相似,怎么会入他的眼?

    “……”白粟叶想了一下,认真的道:“就是眼里写着‘我很想睡你’五个字。”

    “哦。”夜枭点点头,看她,认真的问:“那你给我送过吗?”

    “……”白粟叶无语。而后,眯起漂亮的眸子,诱惑的冲他挑唇一笑,逗他,“我现在就在给你送。你看得出来吗?”

    夜枭眸色加深,“勉强可以。不过,如果我身体都在写‘很想睡你’,那又算什么?”

    白粟叶明白过来,脸红心跳,“那叫耍流氓。”

    ————

    “夜枭,钱包给我一下。”车上,白粟叶同他开口。

    夜枭边开车,边将钱包扔给她。她将之前截走的那张黑卡塞进他钱包里,正要将钱包交回去的时候,视线一顿,一张特殊的卡乍然落入她眼里。

    那是一张旧卡。

    在他的钱包里放着,显得特别的醒目。

    “看什么?”夜枭用余光看她。

    她将那张卡抽了出来,仔细打量一番,才发现果然是曾经的那张卡。

    白粟叶眼眶有些发烫,“你还留着?”

    夜枭侧过目来,看看那张卡,又看看她,好一会儿才‘嗯’了一声。

    “那……这是我的生日礼物,我要拿回去。”白粟叶说着,合上他的钱包,留了那张卡。

    “你不是很讨厌这张卡?为了这卡,和我闹过几天的脾气。”

    原来,从前的那些画面,两个人都还记得那么清晰。

    白粟叶笑起来,“以前年纪小不太懂事,现在我学聪明了。你要送我钱,我会很开心。”

    “上次你生日,哭着打电话过来只要听我说一句‘生日快乐’,这才没多久,你就改要钱了?”

    白粟叶怔了一瞬。

    “我什么时候……打电话给你过?”

    “所以,你都忘了?”夜枭眼神瞥过来,神色清凉了很多。

    记性好的,都是自己吗?

    上次,她一个电话打过来,就搅得他心里一片混乱,可结果……始作俑者,居然全忘了个干干净净。

    “忘了就算了。”夜枭语气少了之前的明快。

    “……”白粟叶沉吟了半晌,“你说打电话给你,不会是说,最近这次生日吧?”

    “之前,你打过吗?”

    “……没有。”白粟叶摇头,很坦诚。当时,任凭自己的思念发了狂,都不敢去碰触那串数字。试都不敢试。她怕,怕一旦有了第一次,所有的思念会再次卷土重来,又一次将她带进地狱深渊。要知道,当初她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深渊里露出个头来,苟延残喘。

    夜枭没再说话。

    似乎是同样沉浸在那一段日子的回忆里,情绪有些低迷。

    白粟叶看了他好一会儿,“夜枭,我生日那次,喝醉酒,给你打电话,不是在做梦吗?”

    夜枭没有回答,反倒是转过脸来,看她,“我有入过你的梦吗?”

    顿了顿,又补上一句:“除了你那些噩梦之外。”

    语气,有几分涩然和伤感。

    又有几分不自觉的期盼。

    他其实不太敢妄想。

    从来就没有把握她对自己的爱情,有几分重量。

    白粟叶能感觉得出来他语气里的怅然,眼眶不由得有些发热。

    其实,又岂止是只是入了她的梦而已?早已是浸透了她每个呼吸……

    十年前就是。

    十年后,更是……

    她默然的伸手将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扣紧了。柔软的掌心,温暖的热度,让夜枭心下微微一震,但没转头,只是将视线落在前方的路况上。

    今天更新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