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78 迟到的表白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78 迟到的表白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打算一直这么盯着我看到电影结束?”夜枭率先开口,他的语气里有几分戏谑。

    她这才回过神来,“你……你不是要明天才回来的吗?”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

    “嗯,原本是明天才回来。临时提前了一天。”夜枭躺下去,双手交叉,叠在小腹上。姿态闲散,悠然自得。

    白粟叶问:“为什么?你之前不是说你们很忙?”

    夜枭掀起眼,看她一眼,而后,闭上眼去,只酷酷的撂下一句话,“自己想。”

    想念一个人的感觉,不是只有她有。

    白粟叶明白过来,一瞬间,所有的思念,像是都找到了安然摆放的位置。没什么比连思念都可以收到回应最让人畅快的事了。

    低落了三天的心情,到此刻彻底结束。她把牛奶挪到一边,手肘支着在他们中间的小桌板上,撑着精致的下颔,双眼低垂,看着他,打趣的明知故问:“夜枭,你不会是为了我才提前回来的吧?”

    夜枭躺在那,看着她。原本白粟叶觉得以这人冷冰冰的性子是绝对不会说实话的,可是,他却没有否认。只是睁开眼,隔着黑暗,双目灼灼的凝着他。

    那眼神,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看进眼里、心里去……

    白粟叶被他看得莫名的心跳加快,好像人都要融化在他的眼神里。原本是打算逗弄他,结果反倒是自己没招架得住。她轻咳一声,淡红着脸,放下手准备学他的样子躺回去。

    手,却被他握住。

    她看他。

    “睡过来。”夜枭的声音,在影院里被压低,别有一种性感。

    白粟叶沉吟一瞬,最终敌不过他那眼神,起身,和前面许多小情侣一样,小心翼翼的弓着身子挪到他躺着的那张椅子上。

    vip厅的沙发,虽然大,可是,夜枭长手长脚的,容纳他也只是刚刚好。现在白粟叶过来,两个人躺在一起,有些拥挤。可是,谁也不在乎。热恋中的男女,坐个椅子都恨不能能拼在一块儿呢!

    她整个人几乎是缩在他的臂弯里。嗅到他身上清新冷冽的气息,心里安稳许多。

    “我睡会儿,电影散场的时候,叫醒我。”夜枭和她耳语,压在耳边的性感声线,让她浑身发软。

    “昨晚没睡好?”

    “嗯。”赶着回来,几乎一夜没有合眼。下了飞机,直接去酒店,本想着可以好好抱着她睡上一觉,结果小宋说她一个人来了电影院。他便临时又赶来了这边。

    “那你睡吧,我晚些时候叫你。”白粟叶心疼他的疲倦,说话声都柔软了许多。他不一会儿就真的睡着了,她拿过他的外套轻轻披在他身上。无意识的把玩着他的耳垂,被他握住了手,扣在他脸旁。她莞尔一笑,觉得这样的相处,说不出的舒服。

    渐渐的,注意力集中到前面的电影上。还好,没有叫她失望,结局是一出喜剧。只不过,电影结束的时候,他依然没有醒来。

    白粟叶终究是不忍心中途把他叫醒,又连续买了两场电影,同样的厅,同样的位置,让他一次睡足。

    ……………………

    醒过来的时候,夜枭迷迷糊糊的。他下意识的搂紧双臂,确定怀里的她还在,便松口气。

    “醒了?”白粟叶也睡了一觉,刚醒过来。

    夜枭懒懒的“嗯”一声,又闭上眼,下颔贴着她的头顶感慨,“我们有大床不睡,跑来睡影院,什么毛病?”

    白粟叶直乐,“我和你不一样,我是来看电影的。”

    “嗯,是不一样。”夜枭自然而然的接了一句:“我是来看你的。”

    他的嗓音里没有多的情绪,甚至语气听起来也是一如既往的清清淡淡,可是,却让她心头悸动得厉害,丝丝缕缕的甜在心里扩散。

    大概,这就是恋爱的感觉……

    他随便的一句话,都能轻而易举的牵动自己的心。

    “现在几点了?”夜枭问。

    白粟叶撩开衣袖看了一下,“五点多。”

    夜枭眼皮掀开,扫了眼面前的电影。很显然是换过了,之前还是国内电影,现在已经是国外的了。

    “我睡太久了。”夜枭摸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些,大掌在她臀上拍了一下,“起床。”

    两个人睡足了从影院里出来,里面很温暖,乍然出来,外面冷得让她直往夜枭身边缩。夜枭把她揽住,脚下快了些,大步往停车的方向去。

    “我们晚上还在酒店里吃饭吗?”白粟叶系上安全带后,呵了呵冰冷的手心。

    夜枭把车内的暖气打开,将她的手抓过去,搁在风口上。一边倒车,一边回:“去费宅吃晚饭。”

    白粟叶抬目看了夜枭一眼,沉吟一瞬,问:“你义父回了吗?”

    “嗯。”夜枭回她,视线还落在后视镜上。他倒车利落干脆,样子也是很好看。

    白粟叶有一会儿没有说话。

    夜枭将车驶上正路,才看她,“不想去?”

    “去吧。如果,你不怕我给你惹麻烦的话。”

    他不以为意,“你给我惹的麻烦,也不差这一个了。”

    只是……

    哪怕麻烦再多,他也不过是甘之如饴。

    只要……她能安然的呆在自己身边……

    白粟叶有些歉疚。夜枭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握了握她冻红的手。虽然他什么都没说,可是,那一握已经是安抚。白粟叶心里清楚。

    —————

    费伦斯离开了快一个月才回来,这会儿就等着和儿子吃晚饭,还是觉得挺开心的。

    可结果……

    夜枭一进门,费伦斯见到他后面牵着的人时,脸就沉了沉。

    “义父。”夜枭打招呼。

    白粟叶看一眼正板着脸的费伦斯,也没有退缩,淡淡一笑,落落大方的打招呼:“费先生。”

    又转而和一旁的夜母打招呼:“伯母。”

    “外面冷吧?快进来坐。”相较于费伦斯的脸色,夜母和蔼得多。她起身,接过夜枭身上的外套,又朝夜枭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安抚好他义父。

    “粟粟,听夜枭说,你手艺一直不错的。不如和我一起去厨房,你下个厨,让费先生也尝尝你的手艺?”夜母好心的把她带离风暴中心。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