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81 最后的仁慈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81 最后的仁慈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到医院的时候,整个医院都已经被封锁了。

    “少主。”所有人打了招呼。虞安和李时他们也都在人群中。

    成明匆匆在大厅里相迎,“少主,费先生的情况不是很好。”

    夜枭神色一沉,“凯宾怎么说?”

    “恐怕……时日无多。大家都要有心理准备。”

    夜枭呼吸重了些,没有说话。

    “现在什么都不说了,先上去吧。”成明又看了眼白粟叶,“白小姐,费先生现在情况非常不稳定,我担心见到你,恐怕会引起他太大的情绪波动。所以……麻烦你就在楼下等吧。”

    夜枭紧了紧白粟叶的手,回头看她,“让虞安先送你回酒店,医院冷,别在这待着。”

    “好。你别担心我,先去看看你义父要紧。”

    夜枭点了点头,又交代了虞安一声,才跟着成明上楼。

    ………………

    夜枭站在病房里看着躺在病床上,浑身都C满管子的义父,突然觉得,这是一代枭雄的落没。往日的辉煌在此时此刻,都看不到半点踪影,躺在那的,就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老人。

    而且,还是一位孤独的老人。

    夜枭走近了,能看到他依稀睁开的眼里,有几分闪烁的光。看起来,有些悲凉。

    成明叹口气,低声道:“费先生最近常常梦到他以前的爱人,身体也是每况愈下。”

    夜枭没出声。

    “其实费先生多少是有些后悔了。当初亲手杀了那女孩的时候,他不知道女孩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当初费先生若是没有出手,如今,也是儿孙环绕吧!”

    夜枭也是第一次听说孩子这件事,一贯不显山露水的面上,也有几分震惊。

    “不过,人呐,总得有取舍。若是当初没有那么做,现在这些富可敌国的财富也不是费先生的。”成明沉吟一瞬,看向夜枭,“少主,你还年轻,人生的抉择,每一步你都得想清楚了。以前费先生更希望你走他这条路,可现在……这条路,恐怕连他都觉得走得辛苦了。”

    成明是看着夜枭长大的,也知道夜枭现在的处境,所以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夜枭神色沉静,眼神幽深,最终,只是淡淡的道:“我永远也不会走义父这条路。”

    因为,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她真的再次背叛自己,他会和她一起下地狱!

    他终究不是义父,这长长久久孤苦的一生,他无法独自忍受。

    ………………

    凌晨四点。

    夜枭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见到医院大厅里站着的人时,心头一紧,继而,一抹难言的复杂情愫直冲他心底最深处。

    都这个点了,而且,这么冷的天气,她竟然还没走。

    里面穿着风衣,外面套着他买的那件棉衣。高挑的倩影在大厅里轻步来回走着,只看到她的背影,可是,那抹背影都似一道很好看的风景线,让他不由得有些迷了眼。

    “粟粟。”他开口,声线有些暗哑。

    听到他的声音,她这才回过头来。见到他,她站在原地,牵唇笑了笑,“没事吧?”

    夜枭深目看着她。

    医院的大厅里,很冷。她虽然围着围巾,但是,脸蛋还是被冻得通红。

    夜枭沉步过去,将她的手握在手心里。果然,凉得没有半点温度。

    “我不是让虞安送你走的吗?”夜枭皱着眉,“他怎么办事的?”

    “你别怪他,也别急着生气,是我自己不肯走。他也不能把我扛出去。”

    夜枭沉目看她一眼,握着她的手,塞进他衬衫里去。她冰冷的手,贴着他火热的皮肤,白粟叶怕冻着了他,手缩了缩,被他握紧了,“放着,别动。”

    白粟叶也就没有再挣扎了,只是抬目心疼的看他。

    他面上全是疲惫之色。

    昨晚一夜没睡,今晚又在医院耗到现在,身体自然是有些吃不消。

    “怎么不走?”

    “反正我回去一个人也睡不着,在这陪你更好。”

    “好什么?都冻成这样了。”夜枭神色有些不快。

    白粟叶吸了吸鼻子,“我们还要在这这么站到天亮吗?”

    “回酒店。”

    白粟叶将手从他衣服里抽出来,揉了揉自己的膝盖,“膝盖冻得有些不太灵活了……”

    夜枭二话不说,直接把她打横抱了起来。她轻呼一声,两手把他的脖子抱紧了,“你这么抱着我,外面你那些兄弟……”

    “他们心里其实都有数。”

    只是……

    这些事,还没有摊开来谈。但是,也是迟早的事。

    白粟叶将冰冷的脸贴在他胸膛上,听着他沉稳的心跳,感受着他的温度,才觉得身体在渐渐的回暖。

    “费先生怎么样了?”上了车,她问。

    夜枭坐在驾驶座上给她扣安全带,听到她问,抬目看她一眼,“你希望他怎么样?”

    白粟叶知道夜枭是认真的在问自己,“如果是以前,我不会怜悯他,现在……”

    她顿了顿,目光认真的看向夜枭,“我不希望他有事,仅仅是因为他是你义父,你对他有感情。我在试着努力的爱屋及乌。”

    夜枭心头颤动,眼里划过一抹流光。他紧紧握住她的手,拇指在她手背上轻轻摩挲着,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一时间却又什么都没说。

    他知道,她在很努力的迁就自己。

    她在试着接受,她曾经不可能接受的人和事。

    如果……

    这一切,都是发自她内心,而不是演戏的话。

    “夜枭?”见他发呆,她唤了他一声。

    他回神,摇头,“义父还能撑一段时间。不过,要想长时间撑下去,恐怕很难。”

    白粟叶无话可安慰,夜枭经历过太多生离死别,他一向很懂得如何调试自己。而她能做的,就是陪着他。

    ——————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白粟叶有空会去医院看费伦斯,亲自熬了汤送过去。

    起先两天,费伦斯一有精神就和她作对,把她带来的汤洒得满地都是。白粟叶也不放弃,还是一如既往的去。

    再后来两天,也不知道是他是不是没了找她茬的力气,还是败在了她的执拗下,反正他不再对她那么凶巴巴的,还会给面子的喝几口汤。心情好的时候,也会对她的汤提各种各样的要求。

    白粟叶有耐心,任他挑刺,第二天改进就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