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82 最后的仁慈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82 最后的仁慈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这天。

    白粟叶在酒店厨房里熬汤的时候,夜枭的手机在厅里响着,可是迟迟没有人接。

    “夜枭?”白粟叶唤他一声。

    没有声音。

    她走过去,拿了夜枭的电话。上面闪烁着的是虞安的号码,她在房间里找了一圈,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她敲门,“夜枭,你的手机一直在响。”

    “是谁?”

    “虞安。”

    “你帮我听了吧,告诉他,晚些我再回复他。”

    “嗯。”

    白粟叶接了电话,边往厅里走。她还没开口,只听到那边虞安先开口:“先生,签约的具体时间和地址都已经发送到您邮箱了。”

    白粟叶呼吸一重,握着手机的手隐隐抖了一下。

    签约?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军火合同的事。事实上,离他们原定的时间,也确实是差不了几天了。

    她想说什么,但是,虞安那边很忙。他把话说完后,就直接挂了电话。

    白粟叶心里一时间有些乱,脑海里全是邮箱的事。她沉吟一瞬,下一秒,转身往书房走。

    书桌上,夜枭的电脑就在那。

    这段时间,他早已经将工作地点搬到了她这儿……

    她坐在书桌前,手压在盖着的笔记本上,手指有些发凉。身体每一处都在发凉……

    连着深吸好几口气,她到底还是将电脑打开。第一次发现笔记本盖如此的沉重,抖了两下才将电脑摆弄好。她点进他的邮箱,他的邮箱一直都设置了繁琐的密码,白粟叶是特工出身,这些解锁工程自然是难不倒她。

    最后一道密码她输进去的时候,那一串数字,竟然是她的生日……

    心酸,那种酸胀的感觉一直汹涌而上,直*鼻尖、眼眶。

    但是,此时此刻,她已经没有退缩的余地了。

    邮箱里,虞安发的邮件果然在。但是,内容里的时间和地址,是用专业密码写的,短时间内一定解不开。她快速的拿了自己的手机拍下来,而后,将邮箱重新标注为“未读”,又重新关上电脑。

    做完这一连串的事,整个人心里都沉甸甸的,一下子就像是被人抽空了力气一样,她无力的瘫软在软椅里,背过身去,看着窗外,目光艰涩。

    ————

    浴室里,水声,还在‘哗啦啦’的响着。

    可是,喷头下,早已经没有人。

    书房的门,被人悄然从外拉开了一条细小的缝。就那小小的缝,也已经足够将外面的她所有的举动看得清清楚楚。

    夜枭僵立在原地,眼神直勾勾的落在床边那背影上,那双暗沉得没有一丝光的双眼,渐渐泛出一抹赤红来。

    垂在身侧的双手,绷得紧紧的。紧到,骨关节都发了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

    夜枭又折回卧室。等他将一切都整理好的时候,厅里已经香味弥漫。J汤应该是熬好了。

    “你怎么洗了这么久?”她穿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若无其事的冲他笑。

    真是一个擅长演戏的女人。

    她曾经哭着说,这辈子再不会骗他……

    可事实上,她到底什么时候说过一句真话?

    “夜枭?”白粟叶没有听到回答,又唤他一声。

    他回过神来,神色已经很冷,却只是学着她的样子,若无其事的拿毛巾擦着头发,若无其事的问:“刚刚虞安说什么了?”

    “他就说了一句话,我没听清楚他就给挂了。”

    夜枭点点头,也不看她,只是扔掉毛巾,捞了手机过去。摁下那串再熟悉不过的号码,不出一会儿,虞安便听了。

    “先生。”

    “嗯。”

    “那封邮箱,果然被动过了。”

    “……”夜枭沉默,手里的手机快被他握碎了。良久,他才道:“我知道。按照原计划不变。”

    虞安沉默一瞬,想说什么,可是,又终究是什么都没说。

    夜枭把电话挂了。靠在沙发上,抬手摁了摁疼得厉害的眉心。

    “你……没事吧?”白粟叶看到他这副样子,有些担心的问。

    “没事,就是头有些疼。”

    “我帮你按按。”

    夜枭点头,没有多的话。

    白粟叶绕到他沙发后面去。他仰躺在沙发靠上,她给他按摩,动作轻缓,适宜。她一低头,长长的头发全部洒在他脸上。那发尾扫在他鼻尖上,他揪了一缕,拿在鼻端下轻轻嗅着。

    那味道,很好闻。好闻到让他觉得钻心的疼。

    “夜枭,你有心事?”白粟叶按摩的动作顿了一下,眸色幽深的看着他。

    听到她的话,夜枭掀开眼,深深的看她。她的脸,倒映在自己眼里,是那么熟悉,可是,又那么陌生……

    怎么不陌生呢?

    永远……永远都在他面前戴了一个面具……

    哪怕,他夜枭一次一次的愿意掏心挖肺……

    夜枭只觉得心口疼得像是要裂开了一样,他拍了拍自己的腿,“过来,让我抱抱你。”

    那语气……

    那神情……

    白粟叶心里一酸,差点掉下泪来。她没有多问,不敢问。从沙发后绕回去,侧身,在男人腿上坐下。夜枭长臂一揽,箍住了她的腰。

    两个人……

    在这个房间里,就这样安静的拥抱着彼此。很多话想问,很多话想说,可是,彼此之间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他们之间,隔阂太多,离得太远……

    曾经看似触手可及,可其实……过去的这一个多月,经历的所有温馨甜蜜,都不过是海市蜃楼……

    虚假的。

    而现在……

    终于要醒了。

    终于……

    终于所有的面具,都要撕开了……

    终于……

    要结束了……

    想到这些,夜枭呼吸一重,扣住她的下颔,俯身重重的照着她的唇吻下去。白粟叶眼眶一涩,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她几乎是本能的环住他的脖子,痴狂的回应他的吻。

    两个人,那样用力的吻着对方,就像是要把对方嵌进彼此的生命中去一样。

    可是……

    明知道,已经不可能了……

    再不可能了……

    ………………

    夜枭在房间里狠狠要了她,这一次,像是疯了那样。是发泄,也是惩罚,又或者……是一种自我惩罚……

    总之,这一次的欢丨爱,谁也没有比谁好过。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