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83 最后的仁慈 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83 最后的仁慈 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白粟叶清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只剩下一片冷清。那种冷清,特别的可怕。好像全世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存在一般……

    他所有的东西,都被搬走了,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就好像……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一段短暂的时间里,一切,都不过是她的幻觉……

    ……

    床头,放着一张机票。犹城飞t国的机票,机票上是她的名字。

    今天晚上的时间。

    白粟叶怔忡的看着那张机票,眼泪,一瞬间模糊了眼眶。

    所以……

    他这是最后在放她一条生路吗?

    她扯唇,凄苦一笑,将机票收起。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她早已经没有了生路……

    白粟叶将手机拿过来,打了电话给白狼。

    “部长,情况怎么样了?”

    白粟叶强撑着身体坐起身来,摸了摸颓然的脸,好半晌,才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我给你一个密码,立刻破译给我。一秒钟都不要耽误。”

    “好。你发给我就行。不过……”白狼顿了一下,“你的语气听起来似乎不是很好,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先挂了。”

    白粟叶没有回答,把电话挂了。她重新颓然的躺回床上去,目光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夜枭给她设了个套,试探着她,提防着她。而他不知道的是,早已经没有退路的她,唯有义无反顾的往这个套里钻……

    只是,恐怕又要辜负了他最后给予自己的仁慈……

    她没有其他选择……

    她看一眼那张机票,眼眶里,又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

    夜枭……

    在很远很远的未来,有一天,有那么一刻,他是不是还会记起曾经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她……

    哪怕是带着沉沉的恨……

    ——

    白狼很快发了消息过来。

    时间是明天晚上8点半,而地址是在犹城最北边穆斯公爵的城堡里。

    “明晚是穆斯公爵的生日宴会,到时候会有很多绅士名流出现。他们应该是选在宴会时签约,以掩人耳目。”白狼分析。

    白粟叶道:“给我弄一张请柬。不要声张。”

    “你……想一个人单独行动?”

    “嗯。”

    “不行!那些都是武装分子,你一个人根本……”

    “这是命令。今晚,让人把请柬送到酒店来。”白粟叶打断白狼的话。

    白狼沉默一瞬,而后,幽幽的问:“我想知道你的计划。”

    白粟叶有一会儿没有出声,呼吸幽沉而又沉重。白狼莫名的心慌起来,想再问什么,可是,还没等开口,她已经将电话挂了。

    白粟叶深吸口气,平静好情绪从床上下来,换上衣服。

    手机,疯狂的响。

    她拿过来,看了眼上面的号码,有片刻的诧异。

    是费伦斯。

    “喂,你好。”她打起精神来听电话。

    “白小姐吧?是费先生让我给你打电话的。”明叔的声音从那端响起。

    白粟叶扯扯唇,尽量不让人听出来她的反常,“是有什么事吗?”

    “有什么事?你就这么没有时间观念的?”那边,手机被夺了过去,费伦斯气急败坏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过来,“你要不想来,你就再也别来了!你自己看看,这都几点了,我看你是想饿死我。”

    都说,年纪越大的老人越难相处。

    平时她过去的时候,费伦斯总是百般不愿看到她,有精神就赶她走。现在却……

    这算不算,其实他对自己的态度有所改善了?

    若真如此,这真是一件好事。

    只可惜……

    “喂,喂?”没听到回答,费伦斯连声唤了两声,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

    “我在。”白粟叶应声,“汤已经熬好了,我马上给您送过来。”

    “这还差不多!”

    费伦斯满意了,语气一下子就好了不少。没有再和她说什么,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

    另一边。

    成明有些好笑。费伦斯瞪他,“你笑什么?”

    “没,没笑。”成明咳一声,把笑容收敛,只道:“费先生,您赶紧吃午餐吧。白小姐从酒店过来也还要一段时间,您现在可不能饿。”

    费伦斯看一眼医院里那些餐点,只觉得没什么胃口。还真有点想念她给自己做的香芋排骨。

    “明天得让那丫头给我做香芋送过来,每天都是些清淡的东西,吃烦了。”

    “您不是说她厨艺太差了吗?”

    “是挺差,真差。”费伦斯皱着眉,嫌弃的道:“以后夜枭要真娶了她,我看,得好好把她送厨师学校去好好培养几个月,不然,哪里有当人妻子的样子?”

    成明听着他说的话,没有出声点破。

    看来,白小姐三番四次的过来,还真是有点成效的。

    白粟叶打了车到医院,费伦斯其实已经吃过午饭了,但还是很给面子的喝了她送过来的J汤。

    今天的她,没什么多的话,进门打了招呼后,就没声音了,只静默的拿碗给他盛汤。

    连一旁的成明,都隐隐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你这J炖得这么烂,真以为我老了,嚼不动了,是吧?”费伦斯瞅着她的脸色,故意挑刺。

    “今天时间没把握好,中途出了点事。”白粟叶淡淡的解释。中途是让夜枭给抱到了床上,忘了关火。

    费伦斯见她仍旧是那副平淡的样子,更不爽了,“这汤也是!这么淡,让我怎么喝?”

    白粟叶这下子倒是没有出声了,只是点了下头,也不知道是不是把他的话听进去了。

    费伦斯觉得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似的,得不到回应,有些讪讪。那份找她麻烦的快丨感自然是没有了。

    喝了两口汤,瞅了她一眼,只见她正坐在床边上,给他削水果——因为前面几天,他一直骂她笨手笨脚,所以,她还真有下苦功夫练过这个,现在削皮很熟练。但是,最后却差点削到手指。

    费伦斯皱着眉,“你怎么又这么笨手笨脚的了?”

    白粟叶扯了扯唇,“意外。我去洗洗。”

    她起身,去洗水果。

    费伦斯的眼神一直盯着她的背影。成明也看着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