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88 虔诚的爱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88 虔诚的爱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白狼正诧异,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的时候,下一瞬,只见那麻醉针已经对准了自己。他本能的想躲,可是,已经来不及。白狼只觉得身体一软,浑身都没了力气。

    “部长,你……”

    “坐下。”白粟叶拉了张椅子过来,扶着他坐下。白狼脸色很难看,他几乎是用尽全力在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她的手,摁在他肩上,“别白费力气,这些剂量虽然不至于毁你身体,但是,短时间内,你想动也动不了。”

    “为什么要这样?你到底想干什么?!”白狼绷紧了牙关,双目死死盯着她,一刻都没眨。

    “还债。”两个字,她说得轻描淡写。比起他的紧张,白粟叶反倒是很平静。

    平静得异常。

    那种平静,像是敢死队身赴战场时,决然的平静,让白狼觉得害怕,觉得前所未有的恐慌。

    “还债?还什么债?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白粟叶没有再回答,只是道:“只能暂时先委屈你了。”

    说罢,一根银针轻轻在白狼脖子上摁了一下。白狼想再说什么,可是,梗着脖子‘嗯’了半晌,也‘嗯’不出一个字来。他顿时急得整个脸到脖子都红了。可是,奈何却是连动都不能动。

    这疯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一个人去挑战整个夜枭的团队?

    那不是找死吗?!

    白狼恨不能跳起来,将她打晕了拖走。可是,此时此刻,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走入人群,而后,缓缓的、决然的、义无反顾的走向夜枭……

    ……………………

    夜枭全程都没有抬过眼皮。

    眼下,一道宝蓝色的风景线出现的时候,他才冷冷的抬眼,赏给对方一个眼神。

    他只是看着她,用最冷最冷的眼神看着她。好似这个女人,他从未曾相识过。

    若是不知道他们关系的人,怎么会想得到,就在昨天……就在昨天他们才那么热切的缠绵在一起?

    又怎么会想到,就在不久之前,他们还谈着百转千回的恋爱,说着永不分离的甜言蜜语,憧憬着白头偕老的一辈子?

    世事总是变得太快,快到让人措手不及。

    “能邀你跳支舞吗?”率先开口的,是白粟叶。她站在那,冲他笑,安宁而美好。

    夜枭握着杯子的手,绷紧。他手上有伤。那晚,碎裂的杯子碎片,嵌进了他伤口里,嵌进去很深。

    深到,好似一直伤到了他心脏的位置……

    “白粟叶,你别太过分!”虞安上前一步,绷着脸。

    白粟叶权当没有听到,只是静静的看着夜枭,“可以吗?”

    虞安本觉得以夜枭的脾气,这会儿白粟叶不会死也会去掉半条命。越是深爱,越是无法忍受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

    可是,夜枭不但没有发火,反倒是缓缓放下酒杯,缓缓站起身。从容的解开西服的一颗纽扣,看向她,“可以。”

    “先生!”虞安上前一步,想说什么,可是夜枭只是扬手让她收了音。

    ……

    夜枭朝白粟叶伸出手。

    白粟叶沉吟一瞬,最终,将手轻轻搁进了他掌心里。他手掌那么凉,凉得一点温度都没有。而,她的,也是……

    舞曲,飘荡在会场的每个角落。两个人,像完全陌生的两个人,相拥着,缓缓滑入舞池。

    宝蓝色的裙摆在场中飞扬,好看得叫人迷乱了眼。

    男人羡慕的看着夜枭。

    女人则艳羡的盯着这位不知道来历的女人。夜枭拒绝了那么多人的邀请,唯独没有拒绝她,真不知道怎么会有人这么幸运!

    虞安和李时神色都绷得紧紧的。

    虞安随便抓了个女人便滑进了舞池,随时保护夜枭。

    李时则在对讲机中冷沉得不带一丝感情的吩咐:“所有狙击手,把枪口对准白粟叶!一旦她有开枪的动作,立刻出手!不要犹豫!”

    ————

    音乐,从激昂,渐渐变得悠扬。

    舞步,也缓和下来。白粟叶感受着腰间男人大掌间的热度。比起刚刚,这会儿,他掌心要暖了一些。

    她脚步往前靠了一些,身子,贴到夜枭身上。

    夜枭冷嘲的声音响起,“白小姐,你在s国部队里受了这么多年的特训,难道,就只教会了你怎么勾丨引男人?”

    “可惜,我学艺不精……只学会了怎么勾引你。”白粟叶的手从他掌心挣开来,轻轻环住了他的脖子。

    夜枭两手放下,似乎连碰都不屑再碰她。

    白粟叶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拧成了一团,她不去管男人冷漠到骨子里的态度,只趴在他肩头,贪恋的嗅着独属于他的气息。

    “夜枭……”她唤他,心里那样痛,以至于简单的两个字,都有些不稳。

    这是两个最深情的字,也是她最虔诚的守候……

    “怎么?”

    “你说……以后,你还会想起我吗?”

    他哼笑,“你有什么值得我想的?”

    她笑,否认的摇头,“你这么恨我,肯定会时常想起我。”

    “可惜了,你连让我恨都不配。”他的语气里,冷得一点波澜起伏都没有,看着她的眼神,更是没有情绪。

    好似……

    从今天起,他真的就不再恨她了……

    不止不恨,是对她,真的什么情绪都没有了……

    不爱不恨,不念不怨,不痴不嗔……

    所有的过去,在这一瞬,不过都化作了过影云烟……

    她微微一笑,眼角,泪光闪烁。

    “不恨也好。可是,夜枭……”她的嗓音在发抖,“我很爱你。十年前,我爱着你,十年后,我依然爱你……如果有来生的话,我希望下辈子……”

    “说够了吗?”夜枭突然不愿再听下去,将她的手,从自己脖子上拽下来,他看着她,哪怕她眼里泪光闪烁,他眼里也不再有一丝丝的怜惜,只清冷的咬着牙关,情绪里终于有了一丝波澜,“别说‘爱’,你的爱,让我光想想就已经觉得恶心!”

    白粟叶狠狠一震。

    那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好似随时都会倒下。

    可是,她却笑了,“既然事已至此,夜枭,那我们就下辈子再见吧……”

    她的话说完,夜枭只觉得胸口上一凉。一杆枪,用力的抵住了他。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