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90 虔诚的爱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90 虔诚的爱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不用选!根本就不用让你选!”夜枭沉痛的低吼,眼眶里,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湿润。

    他已经让唐珏用最新研发的武器去吸引另外双方的注意。所以,这边的合同被另外双方一推再推。以后,能不能成行,根本还有待商榷。

    他是不想让她为难,所以搬了唐珏出来,哪怕损失巨大。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

    一旁。

    虞安看着血泊中的两人,心下震颤,亦是于心不忍。

    这两个人,爱对方爱到都可以不要命,都可以把自己的命交到对方手上,死活皆甘愿;爱到都在默默的用自己的方式为对方牺牲,为对方成全。

    却偏偏……

    他们却在不断的错过再错过……

    曾经的伤痛和裂痕,让他们始终不敢并肩前行。如今在这场你死我活里,曾经的仇恨,曾经的耿耿于怀,一瞬间都变得不再重要,只是……后知后觉的他们,又还有以后吗?

    ——————

    “夜枭……我冷……好冷……”

    白粟叶身子往夜枭怀里缩了缩。夜枭当机立断的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裹住她,转头失声低吼:“救护车!救护车呢?!”

    “已经在过来的路上。马上就到!”

    虞安回过神来,赶紧回。李时刚刚已经在第一时间就拨过电话。

    夜枭将白粟叶一把从地上抱起来。殷红的血,一滴一滴洒在地毯上,看起来触目惊心。也染红了他的眼眶,浸透了他的心。

    白粟叶两手揽着他的脖子,脸贴在他颈项里。

    “夜枭……”

    “我在,我在……”夜枭的声音,抖得厉害。

    她脸上已经越来越没有血色,“你……会想我吗?”

    他声音沙哑,“我现在已经在想了……已经开始在想了……”

    她笑,唇贴着他脖子,他能感觉到她唇上已经没有了半点热度,她的声音,虚弱的在他耳边响着,“我也已经在想你了……”

    怎么办?

    其实……

    真的好舍不得……

    好舍不得就这样离开他……

    他们,真的还有好多好多事情都没有做……

    “十年前……我并不知道……我们的人会要他们的命……”白粟叶还在说着话,却是已经气若游丝,“我不想他们死的……可是,我却救不了他们……”

    “粟粟,别说了……乖,留点力气,留点力气撑久一点!”夜枭抱着她大步往外走。

    所有人,都自然而然的让出一条道来。虞安一行人跟在后面,看着那悲仓的一双背影,谁也不敢多说什么,也不忍多说什么。

    “对不起……夜枭……”白粟叶轻轻呢喃着。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夜枭把她用力抱紧,紧到想是要勒进骨头里去,“我只要你活下来!活下来陪着我!你说过,你永远不会离开我的!我不准你离开我!你听明白了吗?”

    白粟叶却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重到,渐渐的……渐渐的,完全闭上了……

    重到,眼前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夜枭……

    夜枭……

    她痴痴的唤着这个烙在她心底最深处的名字,可是……谁都听不到声音了……

    “粟粟!”崩溃的嘶吼声响起,悲仓而绝望。

    往日刚强而又硬朗,仿佛永远无坚不摧的夜枭,再忍不住,一颗眼泪眼眶落下来,砸在她冰冷的肌肤上。

    夜枭,不要哭……

    她好想好想抬起手来给他擦擦眼泪,可是……没有力气……再没有力气了……

    她面上很安详,眼角,却是一颗一颗止也止不住的泪。

    脑海里,全是十年前的画面,想放电影一样不断的跳跃着,闪烁着……

    ——夜枭,外面又是下雨,又是打雷的,好恐怖。

    她耳边,好像听到了自己十年前的声音。清脆而又俏皮。

    ——所以呢?

    十年前,他也和现在一样,永远都是那么冷酷。

    ——借你的床睡一睡,好不好?

    她记得那时候的自己,会抱着抱枕在他面前撒娇。

    ——不好。

    ——小气,那我回去睡了。可怜我一个孤女,晚上被噩梦吓死好了!

    ——等等,你回来!

    他一松口,她便笑眯眯的爬到他床上睡好。那时候的夜枭,总拿她没有半点办法。

    ……

    ——夜枭,你别乱动。

    那时候的她,还很喜欢画画,更喜欢画他。她把他拖到画板前坐着,他翻着文件资料,一坐就一下午。

    ——都几个小时了?不准画了。把东西都收起来。

    他一如既往的霸道,而且,超级没有耐心。

    ——不行,就差一点儿。差一点。你再坐一会儿,好不好?

    ——不好。

    ——我……那我大不了亲你一下。让我把这幅画画完,行吗?

    她赖皮的恳求。那时候的她,还不稳重,也不成熟,还只是个孩子。

    ——嗯,可以考虑一下。

    她红着脸,有些难为情。还是在他脸上贴了个吻。

    结果,转身想回去重新画的时候,却被他直接拦腰抱起。

    ——不准再画!

    一把就夺走了她手上的笔。

    ——夜枭,你赖皮!骗我的吻!

    她气急败坏。

    ——我只说过考虑一下。现在考虑完了,还是不准再画。

    ——哼!不画你就不画你,你放我下来,我去拉虞安当模特。

    ——也不准。你都坐了几个小时了?出去走走再回来。

    他不是没有耐心,而是,怕她坐得太久,眼睛使用率太高,对身体不好。

    ……

    ——夜枭,以后你会娶我吗?

    ——你这是在和我求婚?

    ——想得美!

    ——那……以后你会嫁给我吗?

    ——你这是在和我求婚?

    ——算吧。

    ——不嫁!有你这样敷衍求婚的吗?

    ——不嫁也要嫁!再敷衍也得嫁!

    ——夜枭,你专丨制、独裁。

    嗔怪着他,她却笑了。

    终于,连十年前的画面,也在脑海里渐渐的模糊起来……

    白粟叶闭着眼,眼泪却越流越多……越流越多……

    到底,还是没有机会嫁给他了……

    夜枭。

    那就下辈子吧!

    答应我,下辈子……再不要这样百转千回,也不要如此轰轰烈烈……

    她只想要平淡一些,再平淡一些……

    执手相牵,白头偕老,如此,就好。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