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91 虔诚的爱 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91 虔诚的爱 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这一天,已经是一个月后。

    雨下得很大。整个世界,都是Y沉的。

    Y沉得像是比黑夜还要暗。大风刮着,压抑得叫人喘不过气。

    墓地下方,立着一道颀长的身影。男人一袭黑色长风衣,肃穆而立,旁边的人替他撑着黑色的大伞。

    他用力吸着烟,并不上前,不去那墓碑前看上一眼。

    一会儿后,虞安从上面走下来。

    神色,凝重。

    夜枭沉沉的看他一眼,什么都没问。只听到虞安低低的开口:“是她的墓……没错。”

    捏着烟头的手,抖了抖。烟头烫伤夜枭的手,他却是怔忡的僵立在那,久久没有反应。

    那天……

    他再不愿回想的那天,她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他就因为心悸而昏厥了。栽倒在地,完全没了意识。

    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

    迎接他的,是一场葬礼。

    她走了……

    一并,将他的灵魂,他的心,都带走了……

    未来,他跟着死去的那天,毫无疑问,一定会长眠在她身边……

    …………

    夜枭连夜赶回t国。他刚落地犹城,唐宋的电话就冲了进来,很激动。

    “夜枭,我找到方法了!我找到可以救你,可以把你胸口子弹取出来的方法了!”

    唐宋很兴奋。

    可是,那份兴奋,却是丝毫感染不到他。

    “如果这颗子弹不取出来,我大概还可以活多久?”他平静的问。

    “……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

    “是吗?”夜枭的语气很淡,“那让它留着吧,不用取了。”

    唐宋一怔。

    其实是意料之中的答案,可是,乍然从他嘴里听到,而且还是这样平静得一点情绪都没有的说出来的,唐宋立刻炸毛。

    “夜枭,你特么就这么没出息,为了个女人,你就不想活了?我告诉你啊,本少爷可是费尽了心思才顺利把模拟手术做得熟练的。你特么要是敢辜负我,我——我丨C!”

    唐宋其实是拿他没半点儿办法的,最后只得恨恨的咒出声。

    “我挂了,你哥来电话了。”夜枭没再和唐宋说下去,把电话挂了。唐珏的电话进来,他接了。

    “夜枭,合作得不错。等账一到,我直接划到你账上。”

    “不用了。”夜枭道:“那笔钱,算我送你的。”

    唐珏愣了一愣。

    而后,沉默良久。他似猜到了夜枭的心思。

    “夜枭……”

    最终,只是唤他一声。想安慰,可似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他。

    “不是白送你。”夜枭顿了顿,“有一件事,我想拜托你。”

    “你说。”

    “一个月后,替我好好照顾我妈。我知道,以你的实力,护她周全,一定没有问题。”

    “……”唐珏沉默了,胸口闷得有些透不过气。良久,他才再开口:“照顾她,没有问题。既是你亲妈,也是我亲妈。不过……夜枭,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谢了!”夜枭没有再接话,把电话挂了。

    ————————

    半个月后,费伦斯大寿。

    早在半个月前,大半个犹城几乎就已经在讨论这件事。而整个犹城的所有绅士名流,几乎都会参加。

    所有人都在为送礼物而头疼。

    而城北一家新开的画廊里,有人却在为即将要送出去的画而头痛得要命。

    “你们有没有搞错?这一副画价值20多万,你们居然把水倒在上面!”买家叫嚣着,抓狂不已。

    “对不起,对不起,先生,这是我们不小心。但是……我们已经做了特别的处理,水迹干了后一定看不出来的。”店员一个劲的道歉。

    “看不出来我就能当你们没有做过了?你们现在,给我把你们老板叫出来!”

    “先生,您要是不喜欢这幅画了,那要不……您再看看其他的画?其他画也许就有您中意的?”

    对方哼了一声,在单人沙发上坐下,“换画不可能!叫你们老板来,亲自给我赔礼道歉,并且,直接给我打个半折。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否则,你们休想我会善罢甘休!况且,你们这还是个新店呢,把我送费先生的画毁了,你们还想不想在犹城开下去了?”

    两个店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是为难。

    她们的老板,其实她们也就见过一两次而已。若不是真的非常特殊的情况,老板通常是不会出现在这儿的。

    “还杵着干什么?还不快去!”那人一催,对方只得慢吞吞的去打电话了。

    一会儿后,那人便折回来,像是松口气的样子。

    “先生,请您等一等,我们老板刚下课,马上就过来了。”

    “我只剩下15分钟。过了15分钟,你们老板要是还没出现,你们就赶紧关门滚蛋!”

    店员唯唯诺诺的,不敢说话。

    12分钟后。

    画廊的门,被人从外推开。

    一个年轻女子,戴着黑框眼镜进门。长长的卷发,慵懒的束在脑后。后面背着一个画板。

    身上穿的白色棉裙上各种颜色的水彩都有,看起来和一道靓丽的彩虹似的。

    “不好意思,是有客人找我吗?”声音很好听。

    那位买家原本只以为是个学生,也没多打量她。现在听到这话,才抬起头来,“你就是这画廊的老板?”

    “抱歉,我换身衣服,马上出来,您坐一会儿。”

    年轻女子微微一笑,倒是很从容。嘱咐服务生倒了杯茶给客人,自己则进另外一个小房间随意的收拾了下。

    仅仅是两分钟的时间后,她再走出来,不但让店员愣住,刚刚的客人整个人都傻眼了。

    女人原本束起的长发已经放了下来,慵懒披在背后。白色棉裙也换成了一套优雅的黑色套裙,平底鞋被高跟鞋取代。边框大眼镜取下来,露出一张叫人惊艳得挪不开眼的脸。

    这……

    对方眯起眼,“我们……是在哪里见过吗?”

    为什么,他就觉得这女人,这么眼熟呢?

    “也许吧。犹城不大也不小,同是爱画的人,见过也不稀奇的。”女人坐下,微微一笑,“客人是有什么麻烦的问题需要我处理吗?”

    对方的视线,一直在她脸上打量。好一会儿,脑海里划过一张熟悉的脸。这……这不是夜枭的女人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