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92 缘来是你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92 缘来是你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客人?”见对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年轻女子又轻唤一声。

    对方回神,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可又忍不住问了一句:“请问,你和以前夜枭先生的未婚妻纳兰小姐是什么关系?哦,我问得冒昧了,只是,你们看起来真是很像。”

    女人嫣然一笑,“我和夜枭是老朋友。”

    ——————

    三个小时后。

    宴会正式开始。

    费宅,一片热闹。

    夜枭站在楼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神里,一丝光泽都没有。

    即使现在整个屋子里热闹非凡,可是,他却只觉得到处都是空荡荡的,空得叫人心惊。

    隔着生与死的另外一个世界,又是什么样子?她身上的伤,有没有好?到了那边,可还会痛?她一向不喜欢穿太多衣服的,但是,在Y冷的另一个世界里,会冷吧?

    她已经喝过孟婆汤了吗?又是否还会想起他?又知不知道,远在这边的他,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曾忘记过她……

    胸口,痛起来。

    他用力喘口气,将酒一口抿干,吞下。

    唐宋从外面冲进来,气急败坏的一把抓过他手里的杯子砸在地上,“能多活一天,你就不快活,是吧?”

    “下去吧,宴会马上开始了。”

    夜枭面上连多的波动都没有,所有的情绪,也已经在唐宋冲进来的这一刻,全部敛藏住。

    他往外走,只留给唐宋一个孤落的背影。

    “靠!越来郁闷,越来越无趣!”唐宋恨其不争的低咒。要是可以,真恨不能现在去挖了白粟叶的坟,将她从里面拖出来救活了!

    夜枭是个足够隐忍的人。出事的那天,是他唯一情绪崩溃的一天。唐宋从s国赶过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昏厥,可是,嘴里却一直在念着她的名字。他紧闭着眼,眼角有泪痕。

    唐宋从未见过这样的他,虞安和李时也一样没有见过。当时,所有人,都看着难受。连费伦斯,都不敢再他面前提‘白粟叶’这三个字。那就好似一个魔咒,轻轻一碰,都是致命的痛。

    后来,他醒过来,面对的是葬礼,是她冷冰冰的墓碑,所有人都以为他会疯狂,可是,出乎意料的却是,他竟然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至少,表面上是平静的。

    后来,唐宋知道了——他之所以如此平静,仅仅是因为他马上要去找她了。此后,在那个没有纷争没有仇恨的世界里,他们可以再不分离,可以执手相牵;所以,他反而平静了,安详了,开始憧憬了……

    这样的夜枭,其实是残酷到了极点。

    ————

    “这是送给费先生的礼物。一点点小意思,不成敬意。”楼下,客人将一幅画递给一旁收礼物的人。

    “谢谢厉先生。您请进。”对方招呼着厉先生进去。

    “那个……我想问一下,虞安先生在哪里?”

    对方指了个方向。那位客人便见到了正忙碌着的虞安,他连忙过去。

    “虞先生。”

    虞安转过脸来,便认出对方来,“原来是厉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虞安的态度却是不冷不热。这位厉先生,他认识,最近想和夜枭做点生意,但是,人品不怎么样,夜枭没搭理过他。这会儿找到他这儿来,恐怕也是和生意上的事脱不了关系。

    “虞先生,客气话,我们也不说了。我今天找你,是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谈谈。”

    “抱歉,厉先生。今天是费先生的生日,我们有规矩,生日会上绝不谈公事。”

    虞安拒绝和对方对谈下去,转身准备走。

    “虞先生,这话我可只说一次,您要不听,说不定就要后悔了。”厉先生把身体挺直了。

    虞安转过身来,打量他一会儿,而后,哼笑一声,“行啊,既然厉先生这么说了,那我也就听听。不过,这事儿要是不如我想的那么重要,以后,你的任何话可就再难入我的耳了,就更别提我们先生那儿了。”

    言下之意,就是以后再想和夜枭合作,也基本是0可能了。

    对方却是丝毫没觉得慌,只覆到虞安耳边说了几句。

    虞安一震,几乎是不敢相信,“你没有耍我?”

    “借我10个胆,也不敢拿这事儿乱说。她长得确实就是和纳兰小姐很像。但是,看起来是比纳兰小姐成熟一些,不过也大不了几岁吧。好像还是个学生……”

    “大不了几岁?学生?”虞安脑子里一团雾水,就这两条件看来,就根本不是白粟叶了。也是,她人都埋了,还怎么可能是她呢?

    不过……

    真能长得和纳兰想象,那也就说明和白粟叶也是有几分像的。

    要是真能把她再弄回来,搁夜枭身边摆着,说不定,夜枭还能重燃对生活的信心呢?

    这么一想,虞安倒是激动起来。他立刻道:“那地址呢?画廊的地址给我。”

    “虞先生,我这也算是立大功了吧?”

    “我去看了才知道立功没立功。要是不像……”虞安本性暴露,手掌在脖子上划了一下,“你死定了!”

    对方吓得浑身一抖,不敢再多言,赶紧把画廊的地址给说了。

    ……………………………………

    虞安顾不上李时的追问,直接开着车,往市中心那家叫‘dark’的画廊去。一般来说,城市里画廊的名字其实都取得比较文艺,但是,dark似乎是偏黑暗系。虞安本以为是一家个性或者黑暗系的画廊,可是,车停在外面,却愣住了。

    他还没有进去,只是远远的看着橱窗上挂着的画就怔坐在车内,没有下来。

    那些是alex的名画。

    alex是他唯一知道的画家。因为,十年前,白粟叶去看alex的画展时,都是他在旁边当保镖当陪同。每一次,总是被那些看不懂的画折磨得痛苦不堪,但每一次还不得不陪她去。去的次数多了,他不但习惯了,还因为她的‘教育’而多少受了点熏陶,一眼就能认alex的笔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