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795 缘来是你 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95 缘来是你 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为什么不呢?”

    轻盈‘啧’一声,“刚还说我呢,原来你也一样没节C嘛。”

    “好了,我不和你说了。明天上课再见!”白粟叶只觉得自己的心根本就已经从教室里飞远了,跟着刚刚离开的人,早就飞到了门口。

    轻盈笑着打趣,“白小姐,你脸上的春光都要漾出来了,一会儿在对方面前记得收敛一点啊~”

    “你行了你!”

    白粟叶不再搭理她,背着画板匆匆出去。

    原本还想着自己再出现在他面前,一定要工工整整,漂漂亮亮的样子,所以这几天经常出现在画廊。而且,每一次出现都是精心打扮的。可是,谁想得到夜枭偏偏不按常理出牌。居然直接来了画室。

    而且,她现在的形象,还是要多糟糕有多糟糕啊!

    浑身上下让水彩弄得脏脏的也就算了,头发也就是随便拿了个发簪别在脑后的,一天的课上下来,恐怕也乱了。

    她真想找个地方把自己收拾一下,可是,显然是来不及。夜枭的车,已经开了过来,副驾驶的车门被他从里面打开。

    她将画板取下来,搁在后座上,才坐进副驾驶座。

    带上车门,车上,狭窄的空间里,只有两个人。夜枭转过身来,给她扣安全带。脸离得她很近、很近,近到两个人的呼吸都纠缠在一起,近到她的睫毛几乎都要刷过他的鼻端。两个人的呼吸,都绷紧了,他也迟迟没有退开去,只是俯身深深的凝望着她。

    眼神,灼热,像是要把她看穿了一样。

    这样的眼神,让她有些难以招架。心跳又快又乱,呼吸也跟着乱了许多。

    她想说什么,可是,还没开口,夜枭的手突然朝她胸口袭来。

    “夜枭,喂,你干什么呀?”

    她身上穿着的是一条背带牛仔裤,里面是一件衬衫。这会儿,他直接拿下她肩上的带子,就解她的衬衫纽扣。

    “你别闹了,这里是学校,一会儿同学们都出来了。”她抓着他的手。

    “把手拿开。”

    “不行。哪有你这样的,满脑子都只想些乱七八糟的事!”白粟叶气死了。她觉得夜枭完全没有按自己的剧本来,哪有生离死别后,一上来就脱衣服的?至少,也该彼此好好说说话吧?

    夜枭掀目看她一眼,“是谁在想乱七八糟的事了?”

    “你!你现在在剥我衣服,不是想乱七八糟的事是什么?”

    “嗯,我就是想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白粟叶还真是无话可说。

    夜枭要干什么,一向是随心所欲的。她的拒绝,完全无效。手被他推开,他解了两颗扣子被她打乱得没了耐心,直接扯了。

    白粟叶真想咬他。

    可是,原本以为他想干什么的时候,他却顿住了动作。目光,久久的停在她胸口上。

    她身体一直都很漂亮,肌肤雪白,娇嫩。可是……如今,美中不足的是,胸口上,有两个很明显的伤疤。枪伤。即使是已经过了一个半月,可是,那伤疤还是很明显,没有褪色,依旧触目惊心。

    那天的画面,还清晰得像放电影一样在他脑海里回荡。

    他胸口一恸,指腹缓缓落到她伤口上,怜惜的摩挲着。

    动作,不敢太大,好像怕自己只要稍微重一点点,就会弄疼了她。

    他真以为她弃自己而去了,那样的墓碑,那样的葬礼……都是他不愿去深入调查,更不愿意去面对的痛苦。

    如今……

    她却又活过来了。

    就这样鲜活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不似之前那样干练理智的打扮,而是年轻活力,像个学生。

    怎么样都好。

    怎么样都行。

    只要她还活着,只要她还在,这就好……这样就好……

    “……还痛不痛?”夜枭一开口,嗓音都哑了。

    天知道,这段时间,他是怎么过来的。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于他来说,都是种绝望的煎熬。不愿回想那天的悲剧,可是,一到晚上,那些事却翻来覆去的在脑海里上演,像是千万把刀一齐狠狠凌迟他。

    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孤身一人在漫长的人世苦苦煎熬……

    “嗯,痛……”白粟叶鼻尖也有些泛酸。手轻轻抓着他的长指,“很痛,痛了一个月那么久。”

    当时肋骨被震碎了,加上肺部受伤严重,大出血,她整个人几乎是已经一只半的脚踏进了鬼门关。在t国做了处理后,立刻转回s国,动用了整个s国的精英医疗团队,才勉强将她从鬼门关拉回来,但即使如此也还是昏睡了许多天。

    想到她经受的这种痛楚,夜枭心痛难当,再难以克制,将她一把抱紧在怀里。抱得那么紧,紧到像是要将她整个人都扣进身体里去。

    “……我以为你真的走了……”

    夜枭的声音,有些发抖。薄唇,亦是。他吻着她的发顶,喃喃着,“天知道,我有多希望你还活着……”

    白粟叶眼泪落了下来,她将脸深埋在他肩上,任眼泪打湿了他的衬衫。她哽咽得厉害,说不出话来回应他,只能张开双臂用力将他抱紧,用以回应他。

    ……………………

    两个人,很多话想说,也很多话想问。

    比如,她既然还活着,为什么又是葬礼,又是墓碑?什么时候来的犹城,为什么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来找他?不曾联系他?可是因为……在生他的气?

    是,她是该生气的。当初如若他愿意给她一点点信任,没有设下圈套试探她,这一切,根本都不会发生。

    各种问题,各种情绪,都在夜枭心里盘旋着。可是,此刻,却是什么都问不出口,只是想抱着她,一刻都不愿意松开。

    “夜枭,你先松开我。”率先回过神来的是白粟叶。她拍了拍他的手臂,“我同学都在外面看着了,赶紧走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车外真聚着三三两两的人。

    尤其那轻盈,在外面瞪得一双眼和灯泡似的了。

    白粟叶无语,明天肯定要被她说掉节C。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