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802 思念成疾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802 思念成疾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白粟叶上完今天最后一节课,才下午三点多。背着颜料盒,正准备回自己住的小区,可是,还没走出校门,轻盈就拿肘子拐了她两下。

    “喂!快看快看!夜枭!”

    白粟叶抬起头来,只见夜枭那辆防弹车就停在学校门口。他站在那,双手兜在风衣口袋里,身姿挺拔,浑身上下都是凛冽的气魄。

    虽然冷冷的脸上摆明了写着‘生人勿近’,可依旧足够吸引眼球。

    只这样远远的看着,她眼底的笑意加深。

    “我先过去了。”白粟叶和轻盈挥挥手,“明天再见。”

    不管对方如何吐槽,她已经快步朝夜枭过去。

    夜枭远远的看到她,目光里多了几分柔软。

    白粟叶走到他面前,站定了,问:“你怎么来了?”

    “带你去做检查。”

    “去哪?”

    “昨天义父说,让凯宾给你做个全身检查,忘了?”夜枭边说着,边将她的颜料盒提过去,顺手放进后备箱。

    “那颜料有点脏,别蹭到你车上了。”她提醒,坐在副驾驶座上,回过头去和还在车后的他说着话,“费先生是也就随便那么一说吧?不是说凯宾医生,不会随便给人看诊的吗?”

    夜枭从后面回来,上了车,边扣安全带,边回:“义父今天一早就打电话通知过凯宾,所以,他是认真说的。”

    说到最后那句,夜枭微微侧过目来看她,眸色深邃了些,“我义父现在好像很喜欢你。”

    “是吗?”白粟叶笑了一下。其实,她也深有同感。

    不过,要让那个倔强的老人家改变看法,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啊,不但要任劳任怨,予取予求,还得不卑不亢。不然,根本都入不了他老人家的眼。

    “粟粟。”正想着的时候,夜枭忽然唤她一声。

    “嗯?”她翻着手里的画集,随意的应着。

    “我明天要出差,可能要去好几天。”

    白粟叶翻画集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一瞬,有些不舍,又有些担心,“就不能先把手术做了,把子弹取出来吗?”

    他出差,她没办法放心。

    “这次出差刚好是去s国,所以,等忙完,我会直接过去找唐宋,在那边就把手术做了。”

    原来如此。

    白粟叶想也没想,“那我跟你一起去。”

    听着她的话,夜枭心情很好。嗯,他其实也正有此意。可是,嘴上却说:“你不是课很多吗?”

    “没关系,我请假就好了。反正我学习,只是为了培养兴趣。”

    “那你的画廊那边?”

    “画廊都交给店长了,我只负责挑画,原本就不太去。”

    夜枭满意的点头,而后,又看她一眼,“你要有心理准备,这次过去,我是打算把所有的事情都一并办了。”

    说到这,他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我想快一点见到你父母,当面和他们道歉。”

    白粟叶沉吟一瞬,点头。这一天,迟早要来的。

    “要做心理准备的恐怕是你了。”白粟叶想,到时候一定要搬夜擎当救兵,拦一拦脾气暴躁的老爷子。

    ——————

    夜枭到s国后,前两天一直在忙工作上的事。

    白粟叶住在钟山,两个人也不太有机会见得上面,只是偶尔会通个电话。

    老爷子老太太见她突然从犹城回来了,原本还以为又是夜枭把她怎么了,老爷子气得脸都是青色的,她解释了半天,又看她情绪确实没有半点不对,两位长辈才缓和了情绪。

    回s国的第三天晚上,她刚准备上楼去睡觉,原本在摆弄自己那些宝贝盆栽的老太太开口:“粟粟,你坐下,妈有话得和你谈谈。”

    白粟叶见老太太神色严肃,便折回来在沙发上坐下。

    老太太把花摆弄好,放下浇花的水壶,在她对面坐下,只问:“你们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嗯?什么?”老太太的话,没头没脑的,白粟叶有些没懂。

    “嗯什么,我说你和夜枭。之前那么要死要活的要和他在一起,现在你们俩明明都在市里,倒也没见你出去约会。怎么,你们俩是不是在谈恋爱啊?有你们这么谈恋爱的吗?”

    听老太太这么说,其实她心里还真是有些失落的。之前她也以为,他们在s国一定会出去约约会,可是,这都一起回来三天了,就别提约会了,连见一个面都没有。

    他似乎很忙。

    忙得每次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都在开会。到后面两天,白粟叶也就不会再主动给他打电话了,只等他来找自己。

    “发什么呆呀?”

    “妈,年轻人谈恋爱才要每天腻在一块,我和他都多大了?”白粟叶可不敢说穿自己的心思,反倒是安慰老太太,“他来这儿是为了工作的,工作忙,过两天就好了。”

    “工作忙就能把女朋友丢下不管不顾了?以后你要真跟了他,万一结婚后,成天忙工作,对你置之不理怎么办?我看你最好是就呆在国内,别去什么犹城了。”经历了她好几次死里求生后,老太太现在就是个惊弓之鸟,生怕自己的女儿受了什么委屈。

    “妈……夜枭不是那样的人。”

    “不是那样的人?”老太太哼一声,“都来这里这么多天了,也没见他来拜访过我们长辈。我看,他就是没这份心思。”

    “您对他有偏见。”白粟叶心疼夜枭被这样误解,解释:“他早就想来了,是我不许他过来。他最近要动一个大手术,等手术过了,一定会来的。”

    老太太原本是对他挺有意见的。现在听她这样说,脸色倒是缓和了许多,改而又关心起来,“什么手术?严重吗?有没有生命危险啊?”

    白粟叶总是提醒自己不要去担心他的手术。毕竟,唐宋的技术是信得过的,可是,如今听老太太这样问起来,心里还是很多不确定,很多忧心。

    唐宋对于这个手术的把握也并非百分百。只要有所偏移一点点,都可能……

    她不敢再往下想去。

    “粟粟?”

    老太太见她脸色不好看,拍她一下,“看你这脸色这么难看,难道是很严重的手术不成?”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