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808 睡你,天经地义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808 睡你,天经地义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没有下次了。”夜枭看着她通红的眼眶,心里也揪着疼。想起什么,又拧了拧眉,“听唐宋说,你也伤得不轻。怎么跑下床了?”

    “没有伤得不轻,现在也能走。”

    “回去好好躺着。”夜枭将目光投向跟着她身后进来的护士,“带她回病房。”

    他的语气,一向就是不容置喙,让人不敢说个‘不’字,加上他那对别人一贯冷漠的表情,护士还是相当怕他的。

    “白小姐,那我们就回病房去打针吧。”护士探寻的看着她。

    “不用,就在这儿打就好。”护士怕他,她不怕。绕了个圈,突然掀开被子,躺进他的病床上去。特护病房里的床是两米多宽,很宽敞。一定有她的空间。

    夜枭怔了一瞬,被子下,冰冷的手,被她柔然的手握住了。

    她并没有靠近他,怕不小心碰到他的伤口,只是离了些距离牵着他的手。

    他喜欢这样,没有再赶她,反而紧了紧她的手,和护士道:“给她打针吧。”

    “好的。”

    护士看着这温馨的一幕,心里也变得柔软许多。以前偶尔见到夜枭,只觉得他冷酷到了极点,但是没想到在独特的一个女人面前,他也有别样的一幕。

    护士给她C上针,便出去了。

    病房里,只剩下两个人。她转了下身子侧过来看他,夜枭提醒:“手别乱动,小心碰到针。”

    “没关系,我有注意。”她将手,平稳的搁在枕头上,尽量不碰到。

    他这才放心。

    “夜枭。”

    “嗯?”

    “婚戒不是一对吗,还有一个呢?”

    夜枭从枕头底下摸了一个盒子出来。之前一直放在衣服口袋里,手术换衣服的时候掉了出来,被医护人员捡到送了过来。他把盒子递给她,她单手打开来,看了眼那枚男款的戒指,又深目看他一眼。而后,将戒指从盒子里取了出来。

    白粟叶心里有股热潮在翻涌,“把你的手给我。”

    夜枭把手伸过去。

    她虔诚的,沉默的,将戒指轻轻套在他的无名指上。明明只是简单的交换戒指,可是,却郑重得像是婚礼仪式。

    夜枭目光更深了些,微用力,将她的手抓住了,扣在手心里。扣得那么紧,紧到永远再不分离……

    “等我们身体恢复了,就办婚礼。你想在s国,或者犹城,都行。”夜枭充分尊重她的意见。

    她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

    她目光和他的对上,“我们去民政局签字就好。至于婚礼,就免了行吗?”

    “不都说,婚礼是你们女人最期盼的吗?”

    白粟叶将头轻轻往他的方向靠了靠。到要挨近他的时候,又停下,不敢乱碰。却被他抬手,将她的头轻轻摁在了自己肩上。他低头吻她头顶,“我们好不容易能走在一起,为什么要免了?”

    “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刚刚好。又何必再劳师动众?”

    经历了十年的煎熬,生死的离别,再盛大的婚礼仪式,于他们之间,都变得多余。

    彼此契合的心,早已经胜过十字架下那几句承诺。

    如今,她只期盼着和他平淡安宁的过下去。不再有纷扰,也不再有意外。

    ————————

    一个月后。

    夜枭顺利出院。

    出院的那天,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见白家两位长辈。白粟叶给老太太打了电话,说是带他回去吃晚饭。

    那边,老太太挂了电话,就和老爷子道:“老头子,你赶紧的,上楼换身衣服去。”

    “好端端的,换什么衣服?”

    “要见女婿了,你还穿得这么随意不成?”老太太自己已经起身,又和林婶交代一声:“林婶,你去让厨房把菜都弄清淡些。听粟粟说,他才动过手术,还在忌口。”

    “好的,老夫人,我这就去。”林婶笑着打趣,“平日里您是对他诸多不满意,这真要来了,您倒态度又不一样了。”

    “就你话多。”老太太嗔了林婶一声,但还是笑容满面的。扭头见老爷子还在喝茶,又拉了他一下,“赶紧换衣服去。”

    “我话先说在前面,我可不是和你一样这么没主意,墙头草似的东倒西歪。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老爷子起身,话说得很硬气。

    “说得好像谁稀罕你多喜欢似的。那是粟粟喜欢,要你喜欢做什么。”老太太挺不以为意。

    老爷子“哼”一声,不搭理她了,自顾自的上楼换衣服去了。

    ——

    车,一直从外面,开到主楼门口。

    白粟叶下了车,便见夜枭绕到后备箱去取了两个袋子出来。

    “这是什么?”白粟叶看了一眼。

    夜枭牵过她的手,“你以为见未来的岳父岳母,还能空着手来?”

    白粟叶笑着逗他,“我又不是你,以前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难免会有些弄不懂。”

    她在和自己翻旧账。

    这真是一件头痛的事。

    夜枭还是怕她心里多少不舒服,所以,想要解释。

    “以前和她……”

    “傻瓜,我逗你玩的。”白粟叶笑着打断他,神色认真了些,“以前的事,我们都不提了。”

    嗯,感谢她的宽容!

    夜枭松口气,把她的手握紧,“那就进去吧。”

    两个人正要进去的时候,一辆车,远远的开过来,而后,在他们的车后停下。

    白粟叶转头去看,和夜枭道:“是夜擎他们到了。”

    夜枭便停下脚步。果不其然,就见白夜擎从车上下来。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后,皆主动上前,握了握手。

    “好久不见!”白夜擎率先开口。

    夜枭颔首。以前和夜擎见面的场合也不少,但不是这样的场合。

    “姑姑!”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白谨言同学探出小脑袋来,他怀里还抱着个可爱糯糯的小不点。

    “大白,把妹妹给我,别摔着了。”夏星辰在里面要把孩子接到自己手上,但白谨言同学已经抱着妹妹挪下了车。

    白粟叶连忙过去,将小妹妹抱在怀里。

    夏星辰下车来,见到孩子在她怀里,松口气,拍了拍大白的小脑袋,“小捣蛋鬼!”

    “姐。”她和白粟叶打招呼。好久不见,比起之前的任何时候,现在她精神气色都好得多。夏星辰见她状态如此好,也深感欣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