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816 夜粟终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816 夜粟终章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白粟叶是典型的慈母。

    而夜枭,就是唱黑脸的那个。但是,他虽然表面上很严肃,对儿子其实还是相当上心的。

    他四岁生日那天,夜枭特别给他准备了生日,满屋子打扮得五彩缤纷。

    大白和小小白都来了,还有一群他在幼儿园交的小朋友。唐宋唐珏人没到,但还是让人送了礼物过来。

    满屋子热热闹闹的,夜晏也是特别开心,和一群孩子在楼下疯闹。

    白粟叶正在厨房给孩子们切水果,夜枭走进去,从后揽着她。

    “累不累?这么多孩子要招呼。”

    “有妈帮忙,一点都不累。而且,看着他们开心,我也开心。”再辛苦,其实也甘之如饴。“现在孩子们都在干什么呢?”

    “虞安和李时刚送了一整车礼物过来,现在他们拆到手软。”

    白粟叶无奈,“每年都这样,要把夜晏给惯坏了。”

    夜枭咬了下她的耳垂,“是谁先把他给惯坏的?”

    要说惯,她绝对是第一个。

    白粟叶觉得自己确实该好好反省反省。她侧目看夜枭,拿了块水果,喂在他嘴里,忽然问,“夜枭,你会不会怪我?”

    “怪你什么?”

    “自从夜晏出生后,我的重心都偏到他身上了。我怕我对你有所忽略。”

    “嗯。原来你还会自我反省。”虽然吃醋,但也可以理解。

    白粟叶身子轻轻靠在他怀里,“明天晚上,我们不回来,好不好?把夜晏让妈妈带一晚。”

    “你舍得?”

    她点头,“我想和你过一过二人世界。”

    他眸色深了些。

    “好,你想去哪?”

    “我们去看烟花。还是老房间,好吗?”

    “……求之不得。”

    她笑,转过身来,重新靠近他怀里,双手滑到他腰上,将他抱紧。

    “夜枭……”

    “嗯?”

    “我好庆幸,遇见的是你……”

    夜枭心里悸动的厉害,“我也是。”

    他们的人生,如若没有彼此,也许,就是一片黑白幕布。了无生趣。

    ——————

    再后来,夜晏长大了。

    应该是继承了他老爸的‘优良’血统。义气顶天,在学校里不好好念书,却征服了一大帮的小弟。当然,之所以能征服小弟,也是由于他在学校里一战成名。

    他们班最弱的一男生,让高年级的同学给欺负了,打得鼻青脸肿的,还不敢告老师。夜晏就看不得别人莫名其妙的受欺负,所以单枪匹马跑去别人阵营里那把几个高年级学生拖出来,硬是把他们一个个打得和猪头似的,拉回自己教室给那挨揍的男生道了歉才罢手。

    最后,他还很体贴的给他们打了急救电话,让医院的人来将他们拉过去处理了伤口。

    自此以后,无人敢招惹夜晏,崇拜他的却是一群又一群。

    不过,他虽然做事特别高调,但其实又是个低调的人,前呼后拥一口一个叫他‘晏哥’的人,他通常都不怎么搭理。

    平时给他写情书的女孩子,能从他们学校排到隔壁学校,又从隔壁学校拐个弯出来排他们学校了,但他从没正眼瞧过一个,那些情书通常都让他无聊的时候折纸飞机不知道飞学校哪个角落去了。当然,偶尔,还会飞教务老师手上。

    以至于……

    夜枭和白粟叶时常被老师请去开家长会。

    当然,第一次的家长会,是夜枭去的。

    结果……

    那场家长会,开得很‘愉悦’。

    他冷酷的往那一站,老师一句夜晏的不是都不敢说。反而一直在夸夜晏有创造性,有组织性,情商高,智商高。

    其实……

    言下之意是:平时不好好上课,创造性的专折纸飞机。组织性?每回打架一大帮子人,没有组织性还真组织不起来。情商高,确实啊,天天念那么多情书,再低的情商都变成高情商了。智商高?这是老师最痛心疾首的地方。智商测试那次,他分明就是班上得分最高的,不,是全市得分最高的,高到让人惊讶。可他偏偏就是不念书,考试的时候随便写几笔,得个及格分后,剩下的时间统统倒头就睡。真是暴殄天物啊!!

    但是,这些话,老师不敢和夜枭说,校长也不敢说。所以,当天,夜晏仰着头,非常骄傲的回去了。

    自此之后,夜枭再也不去开家长会了,而是换了白粟叶去。

    然后……

    白粟叶从学校回来后,夜晏就会被修理。通常是被夜枭罚跑。围着整栋别墅跑,跑不够100圈不用回来。

    夜晏半途会装虚弱,装肚子痛,各种手段用尽,都没有任何效果。直到,小妹妹夜阑去求情,夜枭脸色才会缓和一些,很给妹妹面子。

    说起夜阑,夜枭是最疼她的。她出生的那年,是夜晏8岁的时候。

    夜阑却比夜晏要懂事得多。

    有一年,夜枭生日,夜阑特意下厨给他做了碗面条。夜枭看得满眼感动,将她抱在自己腿上,慈父一样摸着她两边的小蝴蝶辫子,满目温情。

    最后,那碗面,却递到了夜晏面前。

    “这是我们澜澜的心意,来,把他吃了。”

    夜晏:“……”

    自此之后,老爸生日的时候,夜阑若再说要下厨,夜晏一定拼死阻止。省得又被老爸那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所虐待。

    ——

    夜晏18岁那年又犯了个错,一向很好脾气的白粟叶都生气了,也不罚跑,就罚他顶着书包在地上跪着。

    夜枭回来见到这画面,很是奇怪。

    “怎么了?”她难得这样生气。

    “你儿子干了很好的事。”白粟叶闷了半晌,闷出一句:“妹妹说,他昨晚……昨晚睡了一个他们班的小女孩。”

    夜晏骂夜阑叛徒。夜枭一张脸铁青。

    夜晏倒是还理直气壮,“爸,您也别生气,我是听了您的敦敦教诲才这么做的。”

    “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教过你做这种事了?”

    “不您三岁就和我说了吗?想要女人,自己睡去。我现在还不就自己睡了一……”

    夜晏话还没说完,直接被夜枭给推了出去,“跑,给我滚出去跑300圈。”

    真是个混账小子!还有没有半点羞耻心了?!

    夜晏脸皮厚得和城墙似的,在外面跑着,一想到昨晚自己睡了一女孩的事儿,还笑得满面春风,意犹未尽。当然,跑到100圈的时候,浑身发软,就是想再多的春梦,也给不了他力量。

    最后只得巴巴儿回去求饶,又跪了大半夜。

    ——

    晚上。

    白粟叶让夜阑给夜晏送了药膏过去,敷敷跪破的膝盖。

    “他怎么样了?”夜枭洗完澡出来,拿毛巾擦头发。

    “还不就那样。也不知道性子是像谁,这么调皮捣蛋。”白粟叶对自己的儿子相当的头疼。

    夜枭把她搂在怀里,安抚着:“好了,别C心,先睡。明天周末,我和他好好谈谈。”

    白粟叶枕着夜枭的胳膊,睡在他怀里。这么多年,他们始终恩爱。日子缓缓流逝,他们之间没有七年之痒,没有激情退去,反而是越来越依赖对方,越来越需要对方,也越来越体贴对方。

    爱情,终究在婚姻中,开出了花。

    ——————【完】————————

    附送两则分开的那十年内的小番外:

    番外1:

    在夜枭正式出现在s国的前半个月……

    夜枭在犹城,接见从s国来的商会负责人。对方商会会长是位中年男人,姓云,叫云慕天。

    夜枭陪同他们一行人用餐。晚饭后,又在私人会所喝了些酒。

    买单的时候,云慕天非要买单。夜枭的人和他抢着买单,几番下来,云慕天的钱包掉在地上。夜枭垂目看去,钱包里,一张照片,让他拧起了眉。

    有那么一瞬,以为是眼花。

    他弯身,将钱包捡起来。

    “谢谢,谢谢。”云慕天和他道谢,要把钱包接过去。

    可是,夜枭却迟迟没动。

    视线,一直凝在那张照片上,眼神,几番变化。

    “夜先生?”云慕天狐疑的看着他的神色,“您认识她?”

    “不认识。”夜枭回神,冰冷的回了对方三个字。他将钱包合拢,递还给云慕天,不动声色的道:“没听说云先生还有女儿。”

    “是啊,我就一个儿子。这个不是我女儿。”

    “那么……”夜枭接了话去。

    云慕天察觉到夜枭似乎对照片上的人很有兴趣,只如实回道:“我和她父亲是很好的朋友。这孩子和我儿子一般大,所以,我们两家在想着,撮合撮合他们,让他们恋个爱,知根知底的,要真喜结连理,就是最好的事。”

    喜结连理。

    夜枭静默许久,无语。

    云慕天感觉到他情绪似乎不对,场面变得有些尴尬,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道:“抱歉,是我啰嗦了,说这么一大堆有的没的话。夜先生一定听烦了。”

    “没有。”夜枭摸了支烟点燃,看了云慕天一眼,淡声道:“夜某先提前恭喜你了。”

    云慕天一愣。

    是自己的错觉吗?总觉得……夜枭听到他说那些话后,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那一声‘恭喜’,听起来一点都没有‘喜’气啊。

    ————

    两个小时后。

    虞安接到夜枭的通知:“s国那边的业务,我亲自过去处理。”

    “……”虞安诧异。

    s国那边的业务,相对来说都是些小项目。按理来说,不该由他亲自去处理才是。

    “那边,犹城这边……”

    “先交给李时。”

    “好。”

    夜枭手指敲着桌面,目光,投S到窗外黑沉的夜里。沉静了一会儿,又补了一句:“通知s国的国安局,让他们知道我的行踪。”

    “……”虞安隐隐约约觉得懂了,看来,这趟去s国,是冲着某个女人去的。

    是报仇吧。

    这个仇晚了十年,是该报了。

    ————————————

    番外2:

    几天后,夜枭终于带着满腔的仇恨,又或者说满腔的不甘,到了s国。

    招惹国安部,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或者说,吸引她的注意力。

    就在刚刚,他将一直默默跟着自己的白粟叶压在车身上,那样蛮横的公然强要了她。

    他坐在车上,闭着眼,久久还在回想刚刚的画面。明明只在她身体里停留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可是,直到此刻,他内心依旧还有些激荡。

    出乎意料,她竟然还是……处。

    也就是说,这十年来,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碰过她。她始终守身如玉,如他一般。

    这个认知,让夜枭闷了许久的心,照进了一道久违的光。

    前面,虞安和开车的司机,都不约而同的看了眼后视镜。

    司机道:“先生看起来心情好像很好的样子。”

    “……嗯。”

    “我跟他这么多年,都没见过他这样。那女人,就是和纳兰小姐很像的那女人……是什么人?”

    虞安瞥了对方一眼,“不该问的别问。”

    什么人?

    克星呗。夜枭的克星。

    翌日。

    夜枭去枪库。

    进去的时候,两个手下正蹲在地上边擦枪边笑着聊着些女人的话题。

    “昨儿先生上的那女人,你是没看见!虽然长得和纳兰小姐很像,不过,那可比纳兰小姐看起来就带劲多了~”

    “怎么个带劲法?”

    “勾人啊~和个妖精似的。那身材,那表情……露出来的腿,白嫩嫩的,一看就让人想上去好好摸一把。难怪先生没忍住,这要是我……嗷……”

    更下流的话,没说出来,被人从后猛地踹了一脚,狼狈的在地上跌了个狗吃屎。

    另外一人见到来人,骇得立刻站得笔直,“先……先生。”

    夜枭看也不看他一眼,只一脚踩在那已经吓得P滚N流的人身上,居高临下,冷酷的俯视着对方,“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先……先生,……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夜枭又是一脚踹过去。他没留余力,对方一脚被踹飞出去。

    惨叫连连。

    外面,虞安听到动静,连忙冲进来。

    看一眼地上已经被踢得嘴角出血的人,赶忙替他向夜枭求情。

    “谁带他进来的?”夜枭神色森冷。

    虞安说了名字,夜枭毫不留情的道:“让他给我滚蛋!连带着他,明天之前,在我面前彻底消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