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817 宁死不屈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817 宁死不屈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疼……”

    夜深,床上,女子轻轻哼吟一声,好看的眉心皱成了一团。

    她是真的疼,眼角有点点泪痕,受伤的雪白手腕往回缩了缩。

    那一声,让远远的坐在沙发上一直不曾出声的男人蹙眉,清冽的开口:“你动作轻点!”

    “哥,你现在叫我动作轻点,是不是搞错了?把她折腾成这样的,还不是你?”唐宋往女人割破的手腕上,一圈一圈的缠着纱布,嘴上虽是抱怨,受伤的动作倒还是放轻了许多。

    唐珏看了眼床上因为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的女人,白色床单上那成片的血,让他胸口闷得厉害。

    他把手上的烟灭了,修长的身子站起,“我出去透透气,忙完来找我。”

    “嗯。”唐宋点点头,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那背影,又是摇头,又是叹气。

    ——————

    刚裹好纱布,拿剪刀剪下来,床上,虚弱的女人缓缓睁开眼。

    见到唐宋,她沉静的水瞳里划过一丝疑惑。

    “唐宋,唐珏的弟弟。”唐宋主动自我介绍。

    “……哦。”她声音很轻,很虚弱。眼神环顾了一圈四周,看他一眼,“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唐宋摇头,“你还不了解我哥的脾性?他没开口,你C翅难飞。”

    “……”她不再做声,眼睫微微垂下,眼底有一片暗沉。

    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是叫人心疼。尤其是唐宋一向很懂怜香惜玉。

    “一会儿我帮你劝劝我哥好了。说不定,他一心软就答应了。”不过,唐宋其实也就这么一说。

    唐珏是谁?

    外表妖魅无害,可是出手却是残酷无情。在他的世界里,没有退路,没有余地,没有忍让。让他心软,还不如让石头变成面团来得容易。

    她显然也是知道的,只轻轻的说了声“谢谢”,便又重新闭上眼。

    整个人,很安静,那娴静的气质让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沉静起来。

    唐宋特别鄙视唐珏,这么娇弱的女孩子,他一大男人怎么也下得去手要霸王硬上弓呢?结果差点闹出人命来。

    ——————

    露台上。

    唐珏一身烟灰色睡袍立在那,胸口微微敞开,性感的胸膛上是女人咬下的齿痕,情丨潮要散未散,满身暧昧和迷情,让他本就好看的脸,变得愈发迷情诱惑。

    唐宋沉吟一瞬后,才过去。

    “哥。”

    唐珏没有回头,只是用力吸了口烟。腾起的烟雾,将他的情绪掩埋掉。他淡声问:“怎么样了?”

    “伤口割得很深,看起来,是真没想留命。”

    “……”唐珏手上的烟头,被重重摁灭。迷人的脸上,多了几分让人不寒而栗的冷冽。

    他把她绑过来,想要她。

    很想。

    她在他的床上节节败退,到最后,竟然拿了他床头的那把只当摆设的军刀割腕自杀。

    再回想,唐珏依旧觉得有些震撼。印象里,从他们见面的12岁起,她就很温柔,像一池春水,永远被人搅不出涟漪的样子。可是,没想到,她骨子里也有如此刚烈的一面。

    他唐珏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呢?偏偏,这女人,宁死都不要他……

    “她刚醒了,说是想回去。哥,我看她挺可怜的,不如你放她走……”

    “处理完伤口就走吧。”唐珏忽然开口,打断了唐宋求情的话。语气平淡,没有情绪。

    唐宋被噎了下,讪讪的耸肩,“行,我算是尽力了。不过,哥,我提醒你,像她这样心不在你身上的女人,强留没用。人家都结婚了,你何至于?”

    何至于?人生多点儿不一样的调味剂,又何妨?

    ——————

    卧室。

    唐珏推门而入。

    她沉静的睡在那,佣人在一旁守着,怕又再出什么意外。见到他进来,连忙起身,恭恭敬敬的打招呼:“少主。”

    “都出去吧。”他声音压低,声线很好听,华丽妖冶。

    佣人都知道他今天心情不好,不敢有片刻的怠慢,匆匆往外去了。

    她没醒。

    呼吸均匀,浅淡。唯有好看的眉浅浅蹙着,显然是睡得并不太安稳。

    柒柒,好久不见……

    几年过去,他的柒柒,长大了不少……

    唐珏在床边上站了一会儿,俯身凝望着她。下一瞬,掀开被子,躺到床上去。长臂横过去,将她的头轻轻搬起来,让她枕在自己手臂上。

    他动作不重,可是,她却一下子就醒了。

    睁开眼,见到他,她明显受了惊。轻喘一声,几乎是用了全力,要坐起身。

    唐珏将她一把压下。

    “别乱动……”

    嗓音里,透着几分压抑的火气。他翻身,一手撑在她身侧,一手从后勾着她的头。

    她真的就没再动了。只是又蹙着细眉,紧张的闭上眼去,好似觉得这一切是在做梦。

    她真希望这是在做梦……

    “醒了就睁开眼。”唐珏开口,声音温柔似水,没有一点攻击力和威胁力。

    这样的他,和刚刚像野兽一样暴戾的要强上她的男人,简直不像是同一个人。若非对他的手段有所了解,她恐怕也会迷失在他这样的柔情里。

    她没动。

    手指隐忍的捏着身下的床单。

    “柒柒,看着我。我数三下,如果做不到……”

    不用他开始数数,她如扇般的睫毛缓缓掀起,黑白分明的眼睁开来,和他的对上。

    两个人,离得很近很近。他那张颠倒众生的美颜,就那样完完整整的映在她眼里,好看得让她觉得心惊。这个男人,美得连女人都不可比拟。

    “有什么想和我说的?”他忽然开口问。

    “……”她摇头。如果可以,她希望可以不用再见到他。这个男人,曾是缠着她多年的噩梦!

    “既然你无话,那就由我来说。”

    “……你说。”

    “知道我为什么养你这么多年吗?”

    柒柒看着他,打量他一会儿,而后,不确定的道:“因为愧疚?”

    他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可笑的笑话,笑得狂妄而恣意,“我唐珏,杀过无数人,什么时候愧疚过了?何况,柒衡是真该死。”

    他笑起来的时候,妖冶迷人,无害纯净;可是说出的话却分明嗜血又无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