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835 你是想要我吗?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835 你是想要我吗?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他的话,问出来,让柒柒微怔一瞬。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他这话里,似隐有几分悲伤。好像她是一个负心人那般。

    “我不知道你所谓的我给你许过一辈子,是不是真有其事。如果是真有……”柒柒说到这,停顿了下,也学着他那样,静静的看着他的眼睛,“唐珏,那一定是我胡言乱语。至少,绝不会是我真心诚意。”

    唐珏心口狠狠痛了一下。

    好一句,胡言乱语!

    也好一句,绝不会是真心诚意!

    可就她这样一句话,他却记了八年。

    “我对莫循的承诺,却是真心的。只要他不和我离婚,我可以一辈子不和他离婚。”是,与其被唐珏纠缠,她宁可和莫循在一起。这也是她的真心话。

    “你敢!”唐珏的手,捏着她的下颔,加重了力道,像是要将脆弱却又倔强的她捏碎了一样。“超过我的期限,你们敢不离婚,尽管试试看!不过,我奉劝你,别挑战我的耐性。我会做什么,恐怕连我唐珏都不确定。”

    柒柒睫毛抖了抖,他这话里,是赤丨L丨L的威胁。

    他看着她,眼神像慢火,在苦苦煎熬着她,“柒柒,八年前的话,你就算假意,八年后的今天,我也得把它变成真心!”

    这是宣告。所以,她没有拒绝的余地,只有接受。

    “唐珏!”柒柒有些急躁,握住唐珏的手腕,“你这样纠缠我,煎熬我,到底是想怎么样?你的仇人忘记仇恨而爱上你这种游戏,你觉得很好玩,还是会让你有成就感?”

    他眼有邪魅,“好玩不好玩,玩过了才知道。至少,我对这个游戏很有兴趣。”

    “可我永远不会爱上你。”柒柒语态尽可能的平静,“我花了将近八年的时间,才说服自己从仇恨里走出来,不再执拗,不再成天想着要怎么杀了你。所以,我请你……不要再把我带进仇恨的深渊。以后,你依然理直气壮的干你那些伤天害理的事,而我依旧平安顺遂的过我安生的日子,我们只当彼此从未见过,从未有过交集,难道,就连这样也不可以吗?”

    唐珏妖娆的眸子蓦地缩紧,怒火毕露,“在你眼里,我唐珏到底是多么不堪?”

    他唐珏,多少女人求而不得,可面前这个他非要不可的女人,却避他如蛇蝎!

    柒柒害怕唐珏,他愤怒的样子,尤其像一头要将人撕成碎片的野兽。在他面前,她根本就不堪一击。

    可是,此时此刻,她已经顾不得其他——和他把话说清楚,好过一天天的煎熬。

    “其实,在我眼里,你唐珏比不堪还不堪。”她深吸口气,用最柔软的嗓音说着最无情最刺人心的话。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下,她的眼垂下,落在唐珏的手上,“你这双手,沾过多少人的血,背负过多少人的命,又造过多少孽,我想,恐怕连你自己都已经心中没数了。你强大,所以你可以理直气壮;你杀再多人,也可以连愧疚都不会有。但那是你的世界,是你的价值观。在我柒柒眼里,你就是个肮脏又嗜血的恶魔——你好看的皮囊,是魔鬼的面具;你敌国的财富,是无辜人的血骨;你傲视一切的权利,更是杀人的武器。这一切,我只觉得龌龊和恶心。”

    唐珏从未被人这样挑衅过。

    每一个字,几乎都触到了他的底线。尤其,从她这张他吻过两次还觉得意犹未尽的小嘴里说出来。

    他呼吸一窒,大掌已经扼住了她脆弱的脖子。

    他那么冷漠的看着她,眼底迸S出来的暴戾和Y沉,像是能将她生生劈开一样。

    柒柒胆颤,手指绷直了,往后抠住墙面。她整个人被他像小J一样卡着脖子拎了起来,她丝毫不怀疑,自己今天就可能死在他手上。

    但是……

    这些话,她早已经想说。在胸口里藏了整整12年,直到这一刻,才生生的憋了出来。

    “柒柒,我要是能杀你,我现在真就会杀了你!”他牙关紧紧绷着,面上青筋也在突突的跳。杀谁,他都不会手软,可她是例外。

    她能感觉到他的手在发抖,这是用了12分的克制力,才强忍着,没有真正拧断她的脖子。

    他的手一松。她虚软的身子滑下,却被唐珏长臂抱在怀里。

    她闻到他身上很好闻的香味,整个人有些恍惚。下一瞬,他冰凉的长指爬到了她脖子上拨开了她的长发,他俯首,在她雪白的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

    咬得很重。仿佛带着报复和惩罚的恨意,留了一排清楚的齿痕。

    她甚至能感觉到男人嵌进自己皮肤下的白齿,有些颤抖。不知是气的,还是……当真被她刚刚那些话有些伤到。

    可是,他唐珏,不像那种会轻易就被伤到的人。他是没有心的。

    “今天这些话,我唐珏都记下了!”他的脸,埋在她长发间,让她看不穿情绪,“柒柒,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记着……”

    最后一句话说完,柒柒被他冷漠的推开。而后,他绷着俊颜,转身离去。僵冷的背影,隐匿在光影中。

    柒柒怔忡的靠在墙上看着那越走越远的身影,眼底,不由得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

    所以……

    他如今离开的意思是表示……从此,再不会来缠她了吗?

    她抬手,摸了摸脖子,那儿,还在隐隐作痛。

    ——————

    唐珏从洗手间里出来,经过温心坐的那桌后,连一步都没有停顿,只冷冷的沉步离开。

    “珏,等等我。”温心疾呼一声,提过包,追上去,挽住唐珏的胳膊,“珏,晚上去我那坐坐,好不好?”

    “松手!”冷硬的两个字,让周围的空气顿时都凝结了一样。温心骇得脸色惨白,手僵了一瞬,而后,手指一寸一寸从男人手臂上移开。

    他推开餐厅的门,独身踏入漫天的夜色中。

    他未曾回头去看一眼,上了车,轰一声,车子再次像来时那样,疯狂的冲进黑暗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