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968 夫妻生活顺利吗?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968 夫妻生活顺利吗?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向夫人一走,向沐阳就坐不住了。满脑子都是刚刚母亲和自己说过的话。原本他也觉得夜晏应该不至于会喜欢上一个结了婚的女人,可是,现在看来……

    这夜晏摆明了是心思不纯。

    他那样的大少爷,说不定就是寻求刺激,随便玩玩,也不是不可能。但这万一,舒年把持不住的话……

    毕竟,夜晏不是一般人,无论是外表,还是家世背景来说,他都是万里挑一。哪怕是现在手上自己的事业,他不太经手,但也做得如火如荼,风生水起,可谓是年轻有为。

    如此一想,向沐阳便越发觉得糟心起来。他要是个女人,他恐怕也会把持不住。

    ——————

    夜晏在VIP病房里住了两天后走了。舒年的工作瞬间忙碌起来,开始经受各方面的培训。

    楼层负责人找了人过来教她一些注意事项和礼仪,巡视整个楼层,紧接着便是记所有VIP病人的资料。

    这些资料又厚又多,从病史到家族史,一路顺下来也要好几天。

    晚上,舒年依旧像往常那样上夜课。

    她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见过夜晏,几乎快要把这位老同学忘记了。

    不过,最近向沐阳却是很奇怪。他待她,再不像过去那样冷嘲热讽,而是温柔体贴。

    除却每天晚上都会回家以外,甚至每次她去夜校上课时,他还会负责接送。

    这一晚,舒年照常坐在向沐阳的车里,由他接着回来。车,行到半路,她侧目看一眼向沐阳,到底是没忍住,开口:“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这句话,早就想问了,已经忍了好几天。

    “什么怎么打算?”向沐阳握着方向盘,目光落在前方的路况上。

    舒年深吸口气,看着窗外,一会儿,又把目光转回来,淡淡的看着他,“你突然改变对我的态度,应该是心里有所打算。趁着现在说清楚吧,不然,我总觉得背后发凉,很不自在。”

    向沐阳沉默一瞬,而后,幽幽的开口:“舒年,我想对你好。这也让你不自在吗?”

    “为什么?突然想对我,总得有个理由。”她很理智。

    “理由很简单,你是我妻子。”遇上红灯,向沐阳将车停下。他深目看了眼舒年,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锦盒来。舒年一怔。锦盒打开来,里面是一个璀璨的钻戒。

    “这是我欠你的。今天是我们俩结婚两年的结婚纪念日,所以,我特意去订了这个。”

    舒年愣在那,看着那戒指,又看看向沐阳,一时间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来。很复杂。

    手,被他牵住,戒指套进她的无名指上。

    她手指绷得很紧。

    “向沐阳,你想清楚了吗?”舒年终于开口:“你还想和我把这段荒唐的婚姻继续下去?”

    “我原本也想过,和你结束这段婚姻,可是,每次只要想起,我都这儿疼……”向沐阳将她的手握紧,压在自己胸口上,“舒年,我是真爱你。因为爱你,所以我才介意那么多……我也是真的怕再这么下去,你就真的爱上了别人……我怕我们之间会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舒年苦笑。

    原本以为,她和向沐阳之间早就走到山穷水尽了。原来,在他眼里,他们的婚姻还有挽回的空间。

    舒年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把手抽了出来。最终只是淡淡的道:“开车吧。”

    向沐阳很是开心。她虽然还是冷冷淡淡的态度,但是,至少没有拒绝。他将车发动,舒年低头看了眼手指上的戒指。

    原本一直光溜溜的手指,现在突然多了个这么奢华的东西,她还真是不适应。

    车子,一路往向家开。

    舒年一路都很沉静,和向沐阳之间无话。很快的,车开到了向家的别墅,舒年率先下车。

    “等一下。”向沐阳绕到后备箱去。

    舒年顺着视线看去,只见他抱着一大束玫瑰送过来。

    舒年看着这样的他,神思有些恍惚。恍然间,好似又看到了两年前和自己求婚的向沐阳……

    “谢谢。”她将花抱了个满怀。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的秘书,我已经把她辞退了。”向沐阳的语气里有几分讨好。

    舒年没有接话。其实,他身边围绕的,又岂止是一个秘书而已?

    “进去吧。外面有些凉了。”向沐阳揽着她的肩,一起进去。

    家里的保姆见到这画面,错愕不已,感觉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什么时候太太和先生关系好成这样了?平时可都是水火不容。

    “老婆,我先去洗澡。”向沐阳低头在舒年脸颊上亲吻了一下。

    舒年还是绷了绷身体,好在,向沐阳并没有更进一步,率先松开她上楼去。

    “帮我把花插起来吧。”舒年将花递给家里的保姆,换下鞋子。

    保姆嗅了嗅,笑,“太太,这花真漂亮,先生其实对您也是挺好的。”

    “是吗?”舒年淡淡一笑,看不出多的情绪。她其实对花粉过敏,可惜,无心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

    ————

    舒年洗过澡,靠坐在床上翻书的时候,门,被人从外推开来。

    她呼吸一紧,握着书的手也跟着绷紧了些。

    下一瞬,向沐阳已经推门而入。他身上只穿了套浴袍,露出一半胸膛。舒年浑身越绷越紧。

    “这么晚,还在念书吗?”向沐阳在她床边上坐下。

    她面上很努力的维持着镇定,“我今晚还有很多重点要念,你早点睡吧。”

    向沐阳就像感觉不出这是逐客令,将她手上的书抽开,放到一边去。舒年这才抬目看他,他的手,伸过去,扣住她的下颔,将她轻轻拉向自己。

    “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不用这么用功。或者说……我们是不是应该用功做点其他什么事?”

    这样的暗示,很明白。舒年揪紧身下的床单,目光直直的看着他,“你不嫌弃我吗?”

    “……”被她的话刺到,一抹暗色,从向沐阳面上掠过。但是,转瞬即逝,下一瞬,他有些痛楚的道:“我只是太没有安全感,所以才会这么在意。舒年,只要我们什么都做了,你坦然的接受了我,我什么都可以不再计较!”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