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024 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24 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舒年硬着头皮给他处理伤口。如傅雲溪所言,他身上的伤口,一路蜿蜒到了性感的臀上去。

    所以……

    舒年即使是再不敢看,也必须得看。还好,是棉签直接碰触到他的身体。可是,即便如此,她手还是抖得厉害,好几次都差点将棉签掉落下去。

    “行了。”夜晏看不下去了,直接拿了被子把自己盖上。

    舒年长松口气,从床上下去。

    收拾好自己,看他一眼,“你睡吧。”

    “你呢?”

    “我等你烧退了,拔了针再走。”

    夜晏听到她说的‘走’这个字,脸色又难看了些,瞥她一眼,似骄傲,似冷漠,“你走吧,现在。”

    舒年正在拿吹风机,身子背对着他,听到他赶自己走,动作微微停顿。

    “傅医生说,让我拔了针……”

    “我自己可以,这不是难事。”夜晏把她的话切断,果断又无情。

    舒年心里有些闷得难受。她怔忡的看着手里拿着的吹风机,突然间也觉得自己出现在这挺可笑的。

    她到底是以什么身份在这儿呢?

    彼此之间,其实连朋友都不算了。

    这会儿,该照顾他的,不该是她。

    这么一想,放下吹风机,她转过身来,“那我不打扰你了,你好好养伤吧。”

    说罢,看了夜晏一眼,没有再逗留,提步往外走。夜晏趴在床上,忍着,始终倔强的没有回头。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在下着。

    夜晏趴在床上,第一次觉得整个屋子里空荡荡的,安静得可怕。一声响,门,被带上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里,钝钝的响。那一瞬,夜晏只觉得连心里也空了。

    沉吟一瞬,他抓过手机,拨了一串电话出去。电话,是直接拨到小区岗亭里的。

    岗亭那边正值班的人,拿起电话来,立刻鞠躬哈腰,“夜少爷,是,您吩咐。现在离开岗亭?”

    “别让我重复。走远点!”

    “可是,万一会有人要出去或者进来……”

    “下这么大的雨,这么晚了,不会有人进出。”

    对方心里虽然很奇怪,可是,这也是夜少爷的吩咐,自然是要办到。最终,点头,“好,我这就走远点儿。”

    ——————

    夜晏料定了舒年出不去,重新悠闲的躺回床上去。手机,就在旁边搁着,等她给自己打电话。

    可是,等了五分钟,手机没有动静。等了十分钟,手机依然没有动静。再到20分钟,夜晏已经完全没了刚刚的悠然自得。

    那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他手伸到床头,按了几个按钮,小区门口的监控,被打开,画面出现在电视屏幕上。

    屏幕上,一片模糊,隐隐约约能看到雨丝里,一抹身影出现。即使很模糊,可是夜晏也一眼就认出是她来。

    她没有避雨,而是透过岗亭的窗户,不断的在往里面看着。显然是没有等到人,她又环顾一圈四周,四处走了走,最终,就贴着岗亭的门站着,执拗的等。雨下得很大,她站在屋檐下,根本不起作用,一会儿就被淋了个透湿。她略有些狼狈的环紧自己。

    哪怕是淋成这样了,哪怕是根本出不去,她都不给他打电话求助!

    夜晏神色沉下去些。

    正要把电话拨出去,却是忽然冲进来一个号码。他接了,就听到对方急急忙忙的问:“夜少爷,门口有人要出去,我是不是过去给她开门?我看她现在已经浑身都淋透了。”

    “等我再通知。”

    夜晏只给了他这一句话,就把电话干脆利落的撂了。

    而后,径自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等了好一会儿,舒年的声音,传过来。

    “喂。”

    带着淅淅沥沥的雨声,还有暴风的声音。她的声音,被风刮得有些凌乱,气息断断续续的。

    “你上来。”夜晏开口。

    舒年沉吟一瞬,“我不上去了,一会儿就走。”

    “如果门口一直没人,你打算在那站一晚上?”

    这女人,为什么这么倔,又如此犟!

    舒年疑惑,“你怎么知道门口没人?”

    “舒年,你上来还是不上来?”

    舒年咬唇,轻吁口气,“你睡吧。一会儿应该就能出去了。”

    她的话一落,夜晏再没有声音,而是电话被果断挂了。

    舒年在雨中握着电话站了一会儿,雨很大,风也很大,耳边‘嘟嘟’的机械冰冷的声音更大。她淋着雨,整个人有些恍惚。

    半晌,才将手机慢慢挂断。

    心底,缓缓升起的落寞,她不愿去深想,可是,却克制不住的越压越多,压得她呼吸有些困难。

    她又站了好一会儿。夏末初秋的时候,天气还是热的,可是,雨打在身上还是容易着凉。舒年打了个喷嚏,准备找个更好的地方躲躲雨,才往里走几步,一道身影乍然映入眼里,让她一怔,脚步僵住。

    夜晏从大厦里走出来,身上就穿着单薄的睡衣,没有打伞。

    大点的雨滴,砸在他身上,看到她,他就立在那,远远的看着。风刮过,虚弱的身子立得笔直,一动没动。暗夜里,彼此的神情其实都看不清楚,可是,舒年却隐隐能感觉得到他隐忍的怒火。

    舒年看到他,亦是急了。他还在发烧,而且,明明还在打针,为什么就下来了?身上的伤刚刚才涂了药,现在又让雨一淋……

    舒年着急,朝他快步走过去,走了两步,小跑起来。

    “你怎么把针拔了?”

    夜晏目光定定的看着她,那眼神,深邃复杂,看似寒凉,可又分明透着能把她融化的灼热。

    他不说话,舒年更有些生气,“夜晏,你不可以这么不爱惜你自己的身体。你在发烧!你身上的伤口还在发……”

    “你在乎吗?”

    她的话,还没说完,被夜晏打断。

    风雨,胡乱的打在两个人的脸上。舒年懵了一瞬,有些愣愣的看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他眼里,夹杂着深切的痛楚。那痛楚,明明是属于他的,可是,却莫名的蔓延到她的胸口上,让她也觉得疼起来。疼得太厉害,眼泪一瞬间顺着雨就不受控制的从眼眶蔓延出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