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026 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26 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夜晏定定的看着她,她面上一点儿的反应,他都不愿意错过。可是,最终,直到电梯“叮——”一声响,她才过神来。

    扯了扯唇,“我们先进去吧。”

    说罢,没等夜晏说什么,她抱着湿衣服,先一步出了电梯。

    舒年到门口的时候,看着敞开的门,眉头都打成了结,“夜晏,你出去连门都没关?”

    走得急,他还记得穿拖鞋就不错了。

    夜晏光着脚进去,“你应该庆幸我没关门,否则,今晚大概得找开锁公司我们俩才进得来。”

    舒年无奈。

    跟着他身后进去,把手里的湿衣服扔进收纳筐里,一边扬声道:“你把头发和身上都擦干,把湿裤子换下来,我一会儿再给你上药。还有,你那些药也要重新打。”

    夜晏一路往卧室里走,听着她在耳边萦绕的声音,心里有种难以言说的情愫在冲击着他的心脏。她走进走出,把他先前换下来的脏衣服都收进了筐里,忙忙碌碌的身影,让夜晏微迷了眼。

    一贯骄傲自负的他,这一瞬,突然间竟然有些羡慕起向沐阳来。至少,他还拥有她;他可以那么光明正大的拥有她的一切。

    “别忙了。”在舒年再次经过自己身边时,夜晏把她拽住。

    舒年抬目看他。

    “去洗澡。”夜晏从柜子里拿了他的睡袍和浴巾来递给她,“都是新的,换上。”

    顿了顿,他又道:“今晚……就在这儿先住下。”

    就在这儿住下?舒年愣了愣。可是,自己身上湿成这样,穿着他的睡袍,肯定是哪里都去不了的。

    但是……

    她咬唇,“这里就一张床。”

    “你先去洗澡。”夜晏皱着眉,语气不是很好。都淋成这样了,还啰嗦,是想感冒吗?

    舒年到底是没再说什么,点了下头,看他一眼,“你也去擦一下,我一会儿过来给你换药。”

    ——————

    等舒年洗完澡回来的时候,夜晏已经趴在了床上。眼闭着,埋在白色枕头里。被子盖在身上,一双长长的胳膊露在外面,随意的舒展开。

    舒年一走近,能闻到他身上洗发水和沐浴乳的香味,不由得有些生气。

    “夜晏,你洗澡了?”

    “……嗯。”他应得很淡,懒懒的。

    “我刚说了,你伤口不能沾水。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反正都已经沾过了,一次两次和三次也没有分别。”夜晏回得很任性。唇角微微弯起。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居然觉得被舒年这样训斥着,特别的悦耳。

    舒年是真生气,根本不想搭理他。但是,总又不能放着他不管。

    先把针给他重新插上要紧。

    夜晏的手,被舒年软软的手握在手心里。他能感觉得出来,她多少有些紧张。

    “不敢打?”夜晏趴在床上眯着眼看她,比起之前,现在心情已经好了很多。

    她刚洗完澡,湿漉漉的头发随意的挽在头上,垂下细细碎碎的一两根,勾勒着她姣好的脸庞,将小脸衬得越发的白净透亮。身上的香味,和他的如出一辙,好似彼此融为一体。视线,再往下,触到她柔软的红唇……

    也许是刚刚在雨中那个吻,太过用力,直到现在,她唇上还嫣红,性感又迷人。

    舒年感受到他灼热的目光,下意识和他对视一眼后,被看得手抖得越发厉害了。她低下头,尽量避开他的视线,强装镇定的开口:“你能不能别一直盯着我看?实习期的医生或者护士要是遇到你这样盯着看的病人,一定找不准血管。”

    夜晏如她的意,把视线微微抽开去。和她轻松的聊天,“你以前没给人打过?”

    “……嗯。你是第一个。”

    “所以,我现在就是你的白老鼠了。”

    “你看起来可不像老鼠。”

    舒年把针头顺利的插入血管中。见了红,松口气,拆了皮管,重新收进药箱里,边叮嘱他:“别再乱动了。”

    之后,舒年给他伤口换上了药,又给自己吹了头发。等到吹干头发出来,床上,夜晏已经睡着了。之前他还大喇喇的睡在床的正中央,可是,这会儿,他只睡了一边,空出了一边来,意思再明显不过。但是舒年没睡上去,把灯光调暗了些,就在沙发上坐着,打算等针打完给他拔了针头。

    这个房子里,留了好些本杂志。舒年随意的翻着,本想靠杂志打发时间,可是一抬目看到夜晏,目光便在他脸上挪不开了。她探寻的视线,定定的凝望着他的五官。

    明明是他赶自己走的,到头来,他却又不管不顾的把她带了上来。她难以自持的想起刚刚在雨中那个彼此难舍难分的吻,心里,一时间动荡难宁。

    可是,下一瞬‘徐颖’两个字从脑海里乍然跃出来。

    舒年实在难以忘怀她今天那样理直气壮且自信张扬的宣称夜晏是她男人……

    他们俩,应该已经确实的确定关系了吧?

    心,扯着疼了一下。她把目光从夜晏身上移开去,落到窗外。

    黑沉沉的夜色里,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那些雨丝,就像下进了她的心里……

    ——————

    舒年浑浑噩噩的睡着了。隐约间,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从沙发上抱了起来。嗅到那特别香的熟悉的味道,只觉得安心又踏实。双手本能的环住男人的脖子,将脸深深埋进他胸膛去。

    男人颀长的身躯微怔。

    下一瞬……

    舒年觉得自己陷入了柔软的床榻内,被一切绵软温暖的东西包裹着,她只觉得说不出的舒服,满足得几乎要喟叹出声。

    可是,想起什么,陡然惊醒。

    “夜晏!”轻呼一声,睁开眼来。

    夜晏刚把她放倒在床上,双手还没来得及从她身下抽开,便听到她唤自己的声音,心头一荡,眼神变得出奇的柔软,“我在。做噩梦了?”

    她即便是睡着了,还在唤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另外一个男人。就单这一点,夜晏就觉得自己身上所有的伤痛、心里的难过都不算什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